國光石化區位不宜 遇沙難





世紀大案國光石化於一年內進入一階、二階環評審查,快速做完範疇界定會議後,行政院長吳敦義更下令「督促環保署快速審查」以利開發;但國光案環境調查報告書多達2百項內容調查不足,環署決定暫審,31日針對「海岸地形變遷」議題召開專家會議;與會學者一致質疑開發報告內容,甚至直言:「不符科學」。


國光:漂沙影響不大

國光公司使用Mike21海岸水理輸砂模式,以冬季東北季風與夏季的颱洪狀況為背景,模擬年度輸沙的演進過程。國光公司認為,工業區開發後將在隔離水道與南側產生淤積,至於河口淤積狀況不多;即便以颱洪的波浪狀況評估,受淤積影響區域仍是隔離水道與港口。


因工業區位於地層下陷嚴重的大城、芳苑間,工業區開發是否影響內陸排水將影響居民生活。國光石化指出,透過水工模擬分別實驗工業區開發後1、3、5年,河口雖會外移,「但只要設置足夠隔離水道(400─800公尺、深度-7米),就不影響內陸排水。


此外,國光公司認為開發後將對「濁水溪斷面有點影響,但整體來說,開發案對濁水溪洪水位幾乎不影響。」即便是異常颱洪狀況,也僅會在濁水溪第8斷面右岸產生些微壅深。


環團:報告與現況不符

但中研院生物多樣性中心研究員陳章波指出,國光石化將填海造陸,「沙源哪裡來?對海岸地形變化並無評估」;彰化環保聯盟理事長蔡嘉陽質疑,國光僅針對低潮線、潮間帶以下的海域波浪進行數值模擬,卻得出在隔離水道與二林溪口北岸的淤沙結論,「但沒有數值資料,怎麼得出結果的?」


蔡嘉陽表示,淤沙的粒徑比將改變潮間帶生態,國光石化有必要模擬剩下的灘地粒徑變化對泥灘地生產力的影響,以及開發前的預測與現況分析。此外,國光公司未能掌握濁水溪口的地形地貌,而這是保育動物中華白海豚重要棲地,缺乏評估恐貿然截斷河口等深線。


彰化環盟總幹事施月英也指出報告中的模擬與現實有落差。施月英表示,淤積後可能影響內陸排水,國光公司應提出可能淹水範圍,並提出因應對策。


媽祖魚保育聯盟成員陳秉亨感嘆,國光公司曾宣稱「白海豚可游過工業區」,但從報告來看,若未來隔離水道會淤積,白海豚勢必滅絕。「因為每年都會淤積、必須抽沙,白海豚根本沒有棲地。」他也質疑Mike21不是最好的評估模式,「Mike21用在鹽寮福隆海灘就是失敗案例,應有開發後對內陸造成影響最大的模式,才能正確評估。」


學者:報告不符科學

成大名譽教授郭金棟表示,國光公司雖引用公認評估方法,「但很多細節在報告看不到,很多地方也缺乏驗證。」郭金棟舉例,冬天的波向會在潮間帶轉彎,在接近海岸時呈垂直,因此在低潮線時會產生碎波,這些峰長造成淺海峰浪,但國光公司未加入評估,得出影響偏小的數值,「推估會出問題」。此外,在水深十米的地方不應有沿岸流,報告中卻出現,「這不合理」。


郭金棟強調,潮間帶潮差很大,可能相差兩米,不同潮位對波浪與沿岸流都有影響,而波高與海流都將影響生態棲息環境。他表示,國光公司「應在開發區做觀測點至少兩周,就有資料可比對」,但國光公司針對重要的流向、流速與流場分布都沒觀測。「若無工業區,漲退潮狀況差不多;有工業區潮流就過不去,絕影響生物擴散跟棲息環境。」


最重要的是,國光公司把地形模擬視為同一區塊,但郭金棟指出,至少應分為外海與碎波帶進行評估。「外海是沙;潮間帶是粉土或有機物淤積,流速移動跟沙不同,必須分開做地形計算,才能合理顯現地形變化。」郭金棟強調,現在的模擬要檢討,懸浮粒一改變,沉澱物的粒徑會有大影響,「底床只要沉澱1、2公分,生態影響就很大。」


港灣技術研究中心副主任黃清和直言,國光石化預定地的水工模擬很困難。他也強調「驗證很重要」,認為模擬的時間要長,光以2年的數據做推估不夠;黃清和也質疑國光公司模擬的模型比例不當,「這會讓該侵蝕的變堆積、堆積的變侵蝕」。郭金棟擔憂,若模擬不當、貿然開發,恐影響雲林縣四湖的養殖業。


師大地理系教授林宗儀進一步指出,國光石化模擬的參數無法表現輸沙狀態;而工業區開發也不是「一次完成」,每階段都對海岸有影響,應更經細評估。


中山大學海洋研究所長劉祖乾直言:「台灣在近岸海洋學與海洋工程不是第三世界國家,環評品質要提高。」劉祖乾比喻,若國光公司的開發報告是投科學界期刊的報告,首先要做文獻回顧,「這是作者對科學議題的掌握跟了解程度,但光文獻回顧就很多缺漏。」


「光是波浪的影響,資料就有29萬筆,但報告中一筆都沒有。」劉祖乾不客氣地批評,波浪對輸沙影響重大,但報告中對流場跟波浪幾乎毫無討論。劉祖乾表示,要開發必須了解當地狀況,但國光公司也缺乏實際觀測資料,「觀測只有一點、做10天,其中4天還是斷斷續續的。」

劉祖乾表示,觀測和文獻都很重要,「不要小看專家,這些都是影響環評品質的關鍵。」他婉轉地說,國光公司錯誤援引分析方式,「這就是有學問啊。但事實上是掩飾不足。」他直言,用Mike21進行模擬的漂沙狀況「絕對都不對」,應針對懸浮沉積物跟浪流濃度進行分析及現場觀測才有準確度。「這才是科學(This is science)!」他重重地說。


「基本方法都有問題,後續的當然就看下去。」劉祖乾感嘆,國光公司混淆真實(衛星影像)與虛擬(模擬)資料,好比建商的示意圖,「這在科學上是不行的。」但國光公司辯稱,「工程界能用的套裝軟體有限制,曾努力做現場調查,但機器被拖網漁船破壞。」


由於學者皆對國光公司提出的海岸問題諸多質疑,環署決議擇日召開延續會議;學者私下表示「這些問題國光石化根本做不完。其實當初區位選擇早就錯誤」。但國光公司沒有退卻打算,環評戰仍然延長。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