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




胃整整痛了三天。吃也痛、不吃也痛。像某種鈍器不輕不重地擠壓著胃,不會冷汗直流,卻有被緊緊捆吊在半空,時不時掙扎的摩擦感。


昨晚抱著胃病疲倦而洩氣地修完第三次稿,走下每天回家必經的長階梯,長狀的白色物體映入眼簾。那些白色長狀物挺立在樹穴上,像快餐店常用的塑膠湯叉。心想,誰這麼壞?在樹穴裡叉滿塑膠品!走近一看,竟是一朵又一朵野蘑菇,白胖白胖地立正站著。


左看、右看,路人行經,沒人停駐。蹲下來為蘑菇拍照,心裡吶喊:「誰都別來發現它們啊!」夜路無燈,手機只能拍出形態,無法辨識。打算今天來公司時,好好觀察。


秋高氣爽,蘑菇在陽光照耀下,變得更加白亮;這才發現,這些蘑菇長得可真大。有的還呈半球形、有的則將蕈傘張揚。圍成一小圈,只在這一長條人行道上的這個樹穴生長。


昨晚看到它們時,第一個浮現在腦中的是「馬可瓦多」。


城市的蘑菇,生活的意外。


今天採集了一株已經跌倒在地的蘑菇,仔細比對,推斷它們應該是「綠褶菇」。綠褶菇是常見的毒菇,吃了之後,會嘔吐腹瀉。中國稱為大青褶傘,因為不像一般認知的毒菇那樣鮮艷,是誤食率很高的蕈類。這下真和馬可瓦多的情節相去不遠,差別是,沒吃了它,雖然蕈類的香氣,一直往鼻心裡飄。


取下蕈柄,打算做孢子印。瞥見關於綠褶菇的小小外傳:


由於菌絲體在地表是輻射狀向四方蔓延生長,所以菇體冒出地面時就呈環狀排列。歐美傳說這是小仙女們在晚上跳舞所留下的痕跡,所以稱作「仙女環」 。



我沒中毒,但和馬可瓦多首次發現蘑菇有著一樣的心情—雨後一成不變的城市,從土裡冒出微光。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