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が來た





壹、

轉眼就是春天。溫度暖了,雨也下了。蟄伏的都甦醒,懶散的都勤奮,衰亡的都重生。特別是有顆埋在深深土泥裡的種子,終於也掙扎著茁壯。每日澆水、期待日曬,觀望再觀望,育養是這樣,只能這樣,急不得。

生命有生命的樣態,也有它的性格,並且牽涉照養人的耐力與愛心。例如傍晚,探視公司陽台的菜盆裡,那株箱姨送的「哪裡都可以生長的地瓜」,以為將它放在外頭,有陽光、泥土有養分,絕對比在水杯裡活得好,終究因為這兩週瘋狂地趕製專題,缺乏探望,地瓜原先長出的肥碩葉子,枯萎了。

持之以恆。不被困頓,以及生命突如其來的反擊驚嚇。相信,種子與生俱來的存活意志。透視表相的能力,從今爾後的課題。


貳、

下了決心。練習吃藥、規訓呼吸、學習睡覺。當然這些都是輔助,重要的是直視殘缺與擠壓。步伐亂了,導致有債當還還不了。即便如此,也得強迫自己,一個字一個字地寫。蟬鳴時節是承諾的底線。必須試著不延展睡眠、抵抗銷毀一切,的衝動。相信,一個字一個字地寫,就能寫完。


參、

大蟲向我告別,說牠要出發尋找一條河。
「去游泳?」
「不,我只是想看見波光粼粼。或者,聽聽它淙淙作響的聲音。」
「那條河多長?它的心音,漂亮嗎?」
「忽隱忽現,多半時候洶湧如哭嚎。」
「這樣還去?」
「去。就算知道前方是懸崖,也要攀過去。」

蟲爬得很慢,太笨重而且必須匍匐,不知道牠需不需要爬經沙漠?太陽會不會把牠融化,像小黑人童話裡的那些老虎?如果會,那麼綠洲,是不是就要長在大蟲黏膩溼滑的綠色血液上?

「如果那樣也很好。」大蟲對我微笑,「那麼我就得到了答案。」

我喜歡大蟲。

大蟲對自己的醜陋不感到自卑,從不。
牠也從不為他人的驚懼受傷。
最重要的是大蟲,不曾為了保護自己,祈求一道盔甲。


肆、

喜歡中谷美紀。喜歡「令人討厭的松子」、「自虐之詩」裡她的詮釋。一齣喜、一齣悲,談的都是境遇、選擇與重建。還有以撒辛格對於傷害的看透。

選擇與重建的基礎在看透以後纔能開展。看透不是推諉、歸責,更多是探見自己的不足與缺口。必須先能和自己相處、撫平銳角,才能懂得包容。反之,付出就只是交換,或是買賣。

那將永遠無法企及即便是海的緣線。


伍、

趁天氣還好的時候去散步。
走吧。


4 則留言:

台大意識報,議事在台大 提到...

您好,
我們是台大意識報,這學期希望能邀請您來主講一堂社課。我們是一份由台大學生所辦、也是目前台大規模最大的校園刊物,雙周出刊,目前電子版發行到第49刊,紙本則一刊發行兩千本,內容以台大校史、校園專題與新聞報導、人物專訪、社會議題等為主;若是對我們的內容有興趣的話可以參見下方的部落格網址。
我們這學期的社課安排將會在週二晚間,講題部分如果您有特別想講的主題,就請再通知我,若沒有特別明確的也歡迎再跟我討論;目前我們希望能在五月左右邀請您,不知道您五月除了第一周以外的哪個週二比較方便呢?感謝!

台大意識報 曾稚驊 敬上
2012.3.6
--

台大意識報,議事在台大 http://cpaper-blog.blogspot.com/
意識報是一份台大的校園刊物,每期20頁、雙週出刊、發行量2000。於台大活大、總圖、誠品、唐山書店等報點外供人免費取閱。內容包括校園議題、校園政策評論、社會議題、教育議題、台大校史、人物專訪等。稟持著批判反省的精神,懷抱著服務校園的熱忱,意識報從周遭的生活關心起,進而思考台大學生參與公共事務的各種可能性。

Sinead 提到...

幫我向大蟲問好,並記得,需要的時候別忘了床伴們。

Chyng 提到...

親愛的,下次換我買酒XD

Sinead 提到...

那有什麼問題呢。只是我也決定要拿一個開瓶器去妳家放了親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