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好




為她買早餐。她趕我也去吃早餐。正拿著蔬果棒一口一口往嘴裡塞,電話響,是陳大哥。電話那一頭,一如往常地「含慢」講話卻急急切切,說我太見外,怎麼沒告訴他她的事?本來還笑著說沒事,聽到「妳太見外」,卻忍不住哭了出來。

盡量一如往常,雖然清楚知道實際上並沒有。不是佯裝,而是還處在未能言說的狀態與階段。還沒有整理好,對於關係,以及關係可能的斷裂。更重要的,是斷裂之前的冗長等待與折磨。我不擅長。

這兩週,許多包容層層密密覆蓋在凝凍之上,無以言謝。

並且,也在這樣的遭遇裡,看見對比,確認曾有的耗擲。

應該對自己的聲音更加篤定、更不被言語迷惑。練習不再誤會心軟。

我不怪你,這樣很好。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