颱風




甦醒之前有一段眠夢。夢裡的我正朦朧醒來,在一座無人的山谷。惺忪走出一座無門的木屋,夢中的視線如低角度特寫的鏡頭,定向空赤的雙腳隨其不斷移動。一步一步,直到望見山壁。拉long的全景定格,夢中的我,身著輕薄的襯衣,仰望。

朗空如洗。「逃!」的聲音卻不停迴盪。旋身往回,來時的平坦路全化為崩落的巨石。沒有雨,腳下卻傳來一陣涼意。水淹至腳踝、升至小腿、即上膝蓋。豔陽依然。但石塊在溪水裡滔滔撞擊如雷聲大作。

雙眼便被那雷聲擊醒。

近午,雨的味道鑽進鼻腔。風帶來哭泣的信息。那時候,正在橫越一條馬路。紅綠燈倒數計時,腳步停駐,深呼吸。潮意從鼻腔直達眼眸。

颱風來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