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止一個楊文科



楊文科被彈劾了。毫不意外。

楊文科,科學園區中部園區管理局長。5月9日,中央社的新聞爆出彈劾消息後,楊文科下台。除了中科局長楊文科,還有前中科管理局營建組長鍾文傳、投資組長王宏元。他們被彈劾的原因,是洩露了中科后里園區放流管工程的評選委員名單給有意承包的偉盟公司。依監察院彈劾文指出,得標金額超過五千萬的契約項目必須編列車輛租賃費與司機,鍾文傳以職務之便,納聘偉盟公司的徐姓女員工為司機,但徐女不需開車,反而經手標案成立的公文與招標文件等內容。

偉盟公司在2008年得標後,工程庫存量提升至上百億,由於后里園區放流管工程包含管材採購,毛利高達兩成。2008年,檢調在調查嘉義縣長陳明文案監聽時,意外得知鍾文傳涉嫌行賄,傳喚鍾文傳進行調查;鍾文傳雖否認涉法,以五十萬元交保,但後經司法判刑在案。楊文科卻僅讓鍾文傳記過一次,並且未依公務員懲戒法,將鍾文傳送監察院審查。監察院認為,楊文科是有意讓鍾文傳「順利退休」。但看過楊文科主導中科四期開發案這場爛戲便知,楊文科勢必得讓鍾文傳繼續留任,沒有鍾文傳,2012大選的彰化選情,恐怕難以擺平。

科學園區作業基金負債在2010年底,早已高達1233億,加上工業用地大量閒置,開發園區根本不具必要性。中科四期,卻在2008年以友達公司要進駐為由提出開發。只要細查,就知道友達的營運情況從2007年一路下滑,到2011年為止,友達已經七次向銀行聯貸超過2500億。中科四期環評期間,友達宣稱要投資的光電面板萎靡不振,中科管理局依舊堅持開發。

退萬步言,科學園區即便要設置,也得遵照國土規劃。但中科四期老早就由總統馬英九承諾「定址彰化二林」,政治決策逼迫營建署回頭修改國土計畫來符合開發需求。行政官僚踐踏專業,原因無他,1980年代起,透過科學園區的設置進而圈地炒作,一直是地方派系綁樁的重要手法。除了炒作,科學園區開發還涉及龐大工程利益,也就是各種公共工程。

中科四期一案涉及多項爭議,空污、水污、糧食安全、用水需求等。其中水污染和用水問題最受注目。用水需求理應在開發前就確定。但中科四期,卻以根本未通過環評的大度堰來當做可開發理由。當時大度堰爭議沸沸揚揚,想通過難上青天。明眼人都知道那是擋箭牌,真正利益在環評結論寫的:大度堰開發前,中科四期可調撥莿仔埤圳農業用水。此工程預計挖掘長達24公里的暗管,工程費用超過21億。由於引水工程將影響溪州以南農業用水,彰化居民也集結抗爭、反對搶水。

其實中科四期通過前,友達公司早已傳出不投資的風聲。開發案通過後,調撥農業用水的工程立刻由彰化農田水利會進行招標。2010年4月,即傳出招標公告不符政府採購法的違法行為;一週後二次招標,再次傳出違反採購程序的問題;6月第三次招標,彰水會限制招標,再度違法;2010年7月,中科四期環評結論經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裁定停止執行、8月廢標,但同年12月,偉盟再度得標。經手人,依舊是鍾文傳以及楊文科。

2012總統大選後,友達公開表示不願投資中科四期。國科會新任主委朱敬一以「國光石化撤案、大度堰不開發,無水可用」的理由,表示要調整中科四期計畫。由於中科四期涉及二林相思寮與台糖農地六百多公頃的土地徵收,在「開發前提破滅」的情況下,依照土地徵收條例精神,中科四期應該「砍掉重練」。也就是,不是調整,而是若要開發,得重提新的計畫。當然,引水工程,依法也應停止。

大選完,過河拆橋?立委鄭汝芬等人率眾包圍國科會要求中科四期繼續推動。本來氣勢滿滿的朱敬一縮手,和副主委賀陳弘分別向溪洲抗爭農民與地方派系扮演「黑臉白臉」,引水工程不從溪洲引水、削弱抗爭強度。不久後,中科提出變更環評結論審查,環保署審查通過。地皮繼續炒(周邊都市計劃啓動)、引水工程繼續做。糾葛其中的利益關係人,正高興天下太平,豈料監察院,放了一把火。

這把明亮之火,目前看起來將要由楊文科的彈劾下台作為滅火器。但監察院的彈劾,不只是讓社會重新檢視中科四期的機會,更是讓社會重新思考,如何遏止地方派系與惡勢力的資本,挾中央專業為自己利益服務的關鍵。下台,從來不是什麼了不起的負責形式,當利益結構動彈不得,彈劾一個楊文科,恐怕還是會有千千萬萬個楊文科。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