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8拆政府」 民眾佔領內政部

八月十八日,大埔四戶被強拆滿一個月的日子。這一個月來,學生、民間團體以游擊嗆聲方式,要求總統馬英九、副總統吳敦義、行政院長江宜樺、苗栗縣長劉政鴻「道歉賠償」、「原屋重建」,四位行政首長漠視、不悅,未曾回應民間訴求,卻出動重重警力,在燠熱不堪的天氣,圍起雙重拒馬,逼迫人民發動更高強度的抗爭。

台灣農村陣線今(18)日和各地遭遇土地徵收、不當發展及不當勞動政策之苦的民眾,在凱道訴說心聲後,隨即轉往中央聯合辦公大樓,突破警力,以靜坐的非暴力行動封鎖南、北兩側入口,預計癱瘓行政體系,要求政府回應。台北大學不動產與城鄉環境學系副教授廖本全強調:「今天只是我們和平抗爭的起點,未來的每一天,我們都要持續非暴力抗爭,直到國家變成人民的!」

台灣農村陣線在七月十八日大埔強拆事件後,立刻申請今天在凱道的「把國家還給人民」集會行動,事前發出的聲明,焦點不再只鎖定於2010年起不斷發生的農業(農村再生條例、土地徵收)問題,而將戰線拉抬至「法紀紊亂」、「政府失靈」等層次。中興大學經濟系特聘教授陳吉仲指出,這些亂象的根源,在於發展思維的僵化,政府雖然不斷高喊拚經濟,但其提出的每一項政策,都在拉開貧富差距、製造虛浮的發展數字。

陳吉仲表示,政府向來都以吸引外資作為發展經濟的令旗,但外資帶來的收入只佔一部分。「經濟發展更重要的一塊是內需。民間消費力其實佔了GDP的六成!這幾年來,台灣有四成人口支出低於所得。這些人的薪資所得不斷下降,物價卻持續飆漲,經濟怎麼可能發展得起來?」

從服務貿易協定逆推,還有WTO、GATT,立法院下個會期更將審議自由經濟示範區相關規範。陳吉仲比喻,這些政策正如兩年前台灣社會反對國光石化開發一樣,「都是沒有把外部成本內部外!政府這時候應該介入,但我們看到的是政府退縮,這個時候,連政府都失靈了!」

長久以來,政府不斷替大資本排除成本內部化的障礙,造成市場失靈,勞工未能獲得保障,水、電、土地也被廉價輸出。這些傾向財團、資本的發展思維能順利推展,正是因為規範行政的法律被徹底誤用,這三年來,台灣農村陣線高喊修改土地徵收條例,即是行政法律被誤用的一例。廖本全表示,「拆政府」要拆的是國家的體制。

「體制本來規範的是使用體制的人,今天它卻變成一種暴力!此外,我們也要拆除誤用這個體制的當權者,因為他將體制當成工具、當成武器來對付弱勢的民眾,使得台灣這塊美麗的土地,長出暴虐的政權!」

大埔之怒,不是因為七一八的強拆而點燃。三年前,劉政鴻用怪手強挖良田、導致大埔居民朱馮敏飲藥自盡,這場體制戰爭就已經開打。廖本全歸結大埔強拆事件發生後馬吳江劉四位首長的反應:「因為這個政府吃定我們!他們以為別人的傷口我們不會感到痛,但今天我們要讓政府知道,台灣這塊土地上所有生命的傷口,就是你我共同的傷口!」

台灣農村陣線統計,這場活動最高峰有兩萬名民眾參與。上台發言涉及的議題除了土地徵收,也包括都市更新、核電、勞工政策(關廠工人)、原住民發展問題(瑞穗溫泉特定區、美麗灣、能源議題(苗栗反風車),這些議題未必互相關連,但都共同指向執政缺失。蔡培慧強調,只要人夠多,拆掉拒馬很容易,但要讓這些問題真正獲得解決,還是必須拆除體制。

九月立法院開議之後,農陣將率先以大埔事件打頭陣,要求政府徹查劉政鴻炒土地弊案,並進行土地徵收條例的實質修法。同時,民間團體也會持續各種非暴力抗爭,直到政府一一回應、調整扭曲的金權發展思維,直到「國家屬於人民」,直到「體制保護人民」為止。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