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下一個福島?



立法院臨時會將在明天處理核四公投案,國民黨祕書長曾永權日前邀集所有不分區立委至黨中央開會,要求立委一致支持核四公投案過關,若有人缺席投票,除了罰款,還要祭出黨紀處分。由於核四存廢備受矚目,不少立委將其操作為選舉議題,為了避免影響即將來臨的七合一選舉與黨內分歧,曾永權要求行政部門在公投前提出安全評估報告,並將以附帶決議方式,在安檢報告內加入「沒有核安,不會運轉」的文字。

然而核工專家林宗堯在四月已經明白指出,「核四安檢不可能在公投前完成」,國民黨此舉根本是「頭過身就過」的陽謀。綠色和平組織與綠色公民行動聯盟今天公佈一份駭人資訊:核四廠與福島電廠在施工或設備有高度重疊!可以想見核四廠一旦運轉,台灣想不成為下一個福島都難!

國民黨強力支持核四運轉的論述極多,缺電、經濟衝擊、減碳,但這些論述都分別被綠色公民行動聯盟一一攻破,國民黨真正沒說的,是核四廠興建牽涉美國為了核電利益集團的繼續存活,所施予台灣的政經壓力。利益集團的自我鞏固,是福島核災後日本仍舊要重啓核電的關鍵。然而這些利益集團,並沒有在核災後深刻反省,依然視核安為無物。

綠色和平第一手訪談參與福島核電廠建造工程的日立工程師田中三彥,田中三彥說,70 年代初,他在廣島吳市一個由巴布考克─日立(Babcock‐Hitachi)營運的鑄造廠內協助興建福島四號機組內反應爐壓力槽。當時壓力槽內部曾經變形,嚴重危害可靠性,巴布考克─日立公司依照法律義務應該將容器作廢,但若報廢,公司將面臨破產命運,日立於是隱瞞東電與日本政府,而該反應爐壓力槽一直沿用至核災發生,現在仍然存在福島電廠四號機組核心內。無巧不巧,台灣核四廠與福島電廠的承包商,一模一樣。

前奇異員工也指出,在福島核電廠建造時,東京電力公司無視工程師提議,堅持執行奇異的設計,將發電廠的應急柴油發電機組和電池組放置於渦輪機房的地下室。導致福島核災時,柴油發電機組和電池組無法發揮備用電力的功能、引發核災。而根據立法院公報第一百卷第十九期的會議紀錄也顯示,台電內部員工檢舉台電仍堅持沿用進步型沸水式核能電廠(ABWR)的設計,將主控室、爐心緊急冷卻系統、主要機電設備設置於地下室。 這樣的決策過程,與福島第一核電廠如出一轍。

而核四建廠至今,至少被原能會判定有512 件違規事件,其中17 件為重大違規、46 件一般違規、449 件注意改進。許多包商私下表示:「只要把它蓋好,大家拿到錢就好了,根本不可能運轉。」林宗堯曾一再表示,核四若要有救,必須進行嚴格的試運轉,重新檢驗核四廠的每個部分。但原能會副主委黃慶東卻說:「「全世界三十幾個國家在用核電廠,但台灣很厲害。你一項漏查(沒關係),電廠不會這麼脆弱的。」

目前為止,福島核災讓日本付出至少16兆9千億日元(台幣5兆864億)的巨大代價。但東電無力支付這些龐大代價,最後由日本政府認賠,東電轉為國有化;換句話說,是日本全民為利益集團償付核災代價。

然而,福島核災的龐大代價已經被嚴重低估。今年七月,福島災民走上街頭向東電提出民事與刑事告訴,因為東電和日本政府為了減少賠償,將災民索賠的範圍限制為「輻射暴露量超過每年20毫西弗」才得以領取賠償金的誇張範圍。每年20毫西弗的輻射劑量,遠遠超過聯合國規範的20倍。

綠色和平根據主計處的統計,為台灣估算一旦核四發生核災的真實成本,其金額高達每年33兆924億,這還不包括房地產、水污染及健康風險的損失。綠色和平指出,研究各國法律後發現,除了印度,各國法律都規定一旦發生核災,只有營運商要負責,但從過去核四出包,及福島的悲劇可以得知,承包商的責任並不亞於營運商。奇異公司總裁John Flannery 在2013 年印度富比士的訪問中卻表明:「如果印度的法
例要求承包商分擔賠償責任,我們不會參與印度的核電生意,我們不過是一個企業,絕不能承擔這責任。」

John Flannery言下之意,透露了「不可能有百分之百的核能安全」,此時強力動員促成核四公投的國民黨團,無疑自打嘴巴。309反核大遊行至今,堅持廢核的力量源源不絕、屹立不搖,這不只是民意,更是「反核,不要再有下一個福島」的悲願。奉勸國民黨團面對台灣公民的訴求、立即停建核四,否則依照連月來國民黨四處與人民作對的行徑,輸得恐怕不僅是七合一選舉,更是統治的正當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