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領內政部落幕 民團再推土徵修法



「八一八、拆政府」及其後的佔領內政部行動,在台灣農村陣線於傍晚五點半召開記者會後,暫時落幕。不少還想前往的聲援者感到錯愕。但前來聲援的灣寶居民洪箱表示:「能說話(負責任)的人不說話、不該說話的(指內政部次長蕭家淇)出來說廢話,我們先把力氣省下來,總會遇到總統的!」

上午內政部次長蕭家淇出面聆聽台灣農村陣線的陳情訴求,僅再度強調事涉技術性問題、會把訴求轉給苗栗縣政府和地政司。

總統馬英九則表示,大埔強拆事件必須尊重地方、土地徵收條例經過修法之後已非惡法。台北大學不動產與城鄉環境學系副教授廖本全痛批:「會讓一個總統說這種話只有一個原因,就是馬英九徹底無知,且對自己的無知一無所知!」

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說明,都市計劃法是二級制,地方政府有擬定權,中央則有核定權,換句話說,大埔徵收爭議,必須通過中央內政部的都市計劃審議委員會通過才可以執行;至於土地徵收更是只有一級制。

地方政府無權進行土地徵收,一定要內政部土地徵收審議小組審議通過才可以核准!從頭到尾,中央都必須負起責任。

大埔強拆爭議,不僅因為苗栗縣長劉政鴻的手段粗殘,關鍵點在於,大埔徵收案完全不符合土地徵收條例的公益性即必要性。這正是一年前,時任行政院長的吳敦義承諾「原屋原地保留」且「畫地還農」的關鍵。除此之外,法院也正在審理此案,強拆完全違反行政程序,所以大埔強拆後,台灣農村陣線才喊出「地方強拆、中央縱容」的口號。

從大埔強拆以來,中央部會不斷強調「依法行政」,且依照的是已經通過修正的「土地徵收條例」。但徐世榮說,土徵條例的修法,「根本有修等於沒修!」三年前農陣提出修法版本,強調土徵條例必須嚴格審核公益性、必要性,不得因重大建設等理由強徵民地、必須迴避特定農業區、需要舉辦聽證會,這些重要的關鍵,都沒有被列入修法考量,時任內政部長的江宜樺,僅只調整了土地徵收最末端的補償條件。

台灣農村陣線發言人蔡培慧強調,這些盤根錯節的問題,是農陣發動「非暴力抗爭」的關鍵。上午許多公務員或洽公民眾感到不便,台灣農村陣線對此感到抱歉。但她也提醒大家:

但這正是我們希望讓大家體會的:若你們洽公或上班只需繞路就感到麻煩,那那些家被拆了、田被毀掉的人呢?

她強調,佔領內政部行動只是「非暴力抗爭」的序幕,今天起會號召更多人化整為零,時時刻刻向政府表意。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