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美部落的自主與重生



2011年春天,因為東部發展條例的專題,造訪花蓮奇美部落。奇美部落因地理區位的阻隔,直至1986年瑞港公路開通,才與外界較有聯繫。雖發展較緩,但也因此有了摸索、尋思傳統文化與現代觀光如何結合的空間與時間。這使得奇美部落迥異於東部多數社區,其社區發展主導權幾乎由族人一手掌握,有可能走向如司馬庫斯如此自治的管理模式。

其社區發展的興起,與一位來自嘉義的女性吳明季有關。她在大學時因緣際會造訪奇美部落,開始愛上原住民文化;之後和部落居民謝玉忠相戀、結婚,成為正港的奇美部落居民。吳明季說,剛開始部落和外界接觸時,外界的物質刺激並沒有為部落帶來好處或就業機會,相反的,部落的年輕人嚴重外流。即便奇美部落成為泛舟的中點站,來到這裡的遊客也不會進部落,只會在這裡丟垃圾。年輕人為了工作,到都市去,卻意外成為詐騙集團詐騙的對象。

多年前,詐騙集團甚至滲透到阿美族傳統的階級年齡中,很多年輕人都受騙。一開始只是一個年輕人,並不知道詐騙集團要騙他,而以為是賺錢公司;詐騙集團需要拉下線,從封閉的部落到都市的年輕人哪來的人脈拉人當下線?這個年輕人就找他年齡階級的朋友,等到部落發現年輕人上當時,已經多達2、30人涉入。「我們告訴他們,他們都不信,等發現時已經欠一屁股債,因為詐騙集團都要他們先投資,所以他們都刷卡。這對我們是很痛的事!」

我們做夢也沒想到居然會發生這樣的慘事,過去我們心裡面是奇美有很好的傳統、很美的文化,但七八年前發現說,部落已非我們想的那樣,好像被主流逼到懸崖邊、要粉身碎骨。

長期以來,原住民文化一直因為資本主義的入侵而消失,現在奇美部落面臨的正是同樣的問題;吳明季心想,發展為何一定要外求?東部的發展利基在好山好水、在豐富的文化特色,這些奇美都不缺;加上奇美部落長期封閉、環境良好,水質和土壤都不受污染,還可發展有機農業,這讓她和謝玉忠動起社區營造的念頭,希望找出部落特色、走出另外一條發展的路。

當時他們選定的社造起點,是先興建幾已失傳的茅草屋。從2005年開始,奇美部落族人就不斷討論、開會、規劃,透過年齡階級動員,輪流回鄉跟著老人家以傳統工法搭建茅屋、學習傳統文化。部落族人不惜自費並耗費時間投入這些物事,便是希望能擺脫原住民部落不斷被邊緣化、被政治經濟宰制的命運。



傳統茅屋興建後,奇美部落思考,該如何將傳統文化具體展現?他們想到了座落在茅屋旁的蚊子館「奇美文物館」,這座文物館興建多年,缺乏管理,但透過部落族人挨家挨戶搜集老相片、搜集古文物,主動到台北、台東的博物館觀摩、上課與學習後,這座文物館結合了文化與生態的新走向,既活化了空間,更成為奇美部落社區營造的重要一環。當時的原住民族委員會甚至與瑞穗鄉公所協調,將當時無人整理、空蕩蕩的奇美文物館交由部落族人來規劃、策展,並於2008年將奇美文物館交由花蓮縣奇美部落文化發展協會委託管理。

這樣自力摸索、幾無外援、由下而上的社區營造,奇美部落辛苦走來,一路10年。今年4月1日,奇美文物館駐館員人謝玉忠,卻在鄉長陳進光上任後被片面通知解職。理由是,謝玉忠同時是「奇美文化工作室」負責人,形同在外兼職,然而,奇美文化工作室早已辦理停業登記。

實際上,文化園區原民園展字第1040001409號曾函知瑞穗鄉公所,認定謝玉忠擔任奇美文化工作室為兼職理由不成立,且謝玉忠歷年來擔任駐館規劃員評鑑優良,「係優秀文化館專業人士,宜繼續聘用,不宜無故解聘。」儘管如此,當謝玉忠依規定在104年4月7日於瑞穗鄉公所簽到時,承辦人卻不允許謝玉忠簽到。鄉公所的行徑,已受到文化園區的去函糾正,但至今天為止,奇美部落仍未收到鄉公所的正面回應。



鄉公所的片面決定,不僅是對謝玉忠勞動權益的侵害,若扣合社區營造歷史來看,更可說是民主的退步。1987年解嚴後。當時台灣社會同時面臨全球化、都市化與各地紛起的抗爭運動,以及台灣內部本身政治環境不穩定等事件衝擊,社會問題層出不窮。但當時政府提出的解決方法往往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無法應對社會真實情境。因此,1994年時,始引進社區總體營造,希望民間自力針對台灣社會生活中的問題,如生活空間的美學改造、傳統產業振興、地方文史調查記錄等方式,作為營造改善的切入手段,以解決台灣社會的底層窘境,並翻轉政策治理方向。

然而,因社造重點多半鎖定地方產業振興,產業振興牽涉技術、資金、市場與利益分配,以及社區需要負擔的公共成本,加上社造需要熟知行政程序的代理人,在台灣社區發展協會設立地理範圍幾乎和村里區域重疊,以及地方派系競爭激烈的情況下,「社區組織」便容易成為政治人物關注、介入的目標,社區發展協會亦漸漸扮演部分政治角色,成為地方政治人物角逐的場域及經營基層的網絡之一。

社區營造推廣至今,能真正自主的社區其實屈指可數,而奇美部落的案例又比西部其他社區特殊,因其原住民部落的身份,在如今政治愈發重視傳統領域、原民自治權力的當頭,如何在傳統政治與部落共管間找出和諧的路,當是未來主流。謝玉忠的事件,目前已逐漸發酵,奇美部落不排除發動更大規模的抗議行動,爭取自主,建議瑞穗鄉公所應針對此事有所回應,正視漸成主流的部落共管趨勢,才能避免爭議持續擴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