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粒沙看世界


去年年末一舉將年假請光,和從美國飛回來的好友A一起到台東去。不帶電腦。一字不寫。緩緩走路。慢慢騎車。在火車上安穩地被運輸,明亮的空間、熱茶和一本書。


在火車上讀德語課入迷不已。恰如其分的分段節奏像優美流暢的運鏡。裡頭被體制化的角色不讓人憎恨而是好笑。「那是我的職責,你知道的。」是的我知道。(我知道嗎?)是的我知道。(我知道嗎?)是的我知道。我知道了真的。然後哼起辛波斯卡的詩:


我們稱它為一粒沙,
但它既不自稱為粒,也不自稱為沙。
沒有名字,它照樣過得很好,不管是一般的,獨特的,
永久的,短暫的,謬誤的,或貼切的名字。

它不需要我們的瞥視和觸摸。
它並不覺得自己被注視和觸摸。
它掉落在窗台上這個事實
只是我們的,而不是它的經驗。
對它而言,這和落在其他地方並無兩樣,
不確定它已完成墜落
或者還在墜落中。


獨自騎車在海岸公路,陽光如夏季閃亮。筆直無車的路不斷延伸,直至眼界之外,一路哇啦啦大吼大叫,鬆開雙手騎車。在堤防旁脫掉鞋襪。鵝卵石被曬得發燙,漂流木懶洋洋地睡著,我也和飄流木一起睡覺。海鳴聲很近。


漁夫夫婦開著吉普車拿著釣竿也帶來漁網。男人穿上潛水衣等待潮漲。他下了水開始游,漸行漸遠;潮流將他偏離,然後女人便拉著綁著男人的線跟著走動。海水慢慢浸溼我的腳指然後腳踝還有小腿。發亮的石頭咕咚咚地被捲上岸邊,安歇在我的腳上。


什麼事也不做。飄浮在浪花聲中。


卡夫卡說「離開這裡,那就是我的目標」。我們視線所及如此淺薄,夕陽沒有落下。雲朵沒有飄移。它們的不為所動,我和卡夫卡都想追尋。沒有什麼偉大的想像,我們不要名字,但知道家在遠方。


5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看到一個飄逸的心靈 -- 暢然失笑!

延亮

老業 提到...

有這麼悠閒而美好嗎
不是說有人很神奇地在台東被開了張闖紅的單

Chyng 提到...

老師:
可以搏君一笑真是好事。

老業:
你說什麼我都不知道啊~

凱鈴 提到...

好久不見~~~

看了妳描寫台東的美,想起我去年在台東海邊也是躺在石頭上聽海流過咕嚕咕嚕的聲音。
真好,很羨慕妳,補習的生活實在有些無趣。

德語課我也要趕緊看,擺在床頭都沒時間閱讀,看了有不一樣的心情再和妳分享^^

Chyng 提到...

凱鈴:
我們兩個一起去玩應該會很有趣。畢竟我這次的旅伴一天到晚窩在她妹妹家睡覺啊!害我無法騎到太麻里~

考完試,出來吃個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