嘔吐

人只是一堆無用的熱情,而世界黏滯不堪,卡夫卡的蛻變無力反抗,卡謬的異鄉人試圖掙脫。可惜,他們都不成功。



沙特說,嘔吐是人存在於世界中的必然感受。人的意識可以自由自在不受拘束,但尚有討厭的身體使人不得不與世界聯繫並受外界限制。或許這是一道界線,經歷的這些。發見存在遭受限制,才認識世界。只是不免感到多餘,卻因毀滅不了,而嘔吐。



已經成為必備功課。當每個人說「妳看起來很不好」,她只是覺得自己有些過瘦。不像那些需要催吐的,她的未消化的食物和酸腐的味道已能自由自在從胃裡翻攪出後經食道逆出進了馬桶,動作流暢不帶絲毫做作,逐漸,她習慣了。



沖水鍵與牙刷牙膏,掩蓋。



漸漸不想述說,對話消失,只賸喃喃自語。需要指涉的太多,學習的語言卻不夠,她怕極了不斷詮釋,於是讓世界的終點停在她開始嚎啕大哭的那一刻。四年前,與光明同類的詞語開始和她背道而馳。

信仰存在,卻擺脫不了偶然。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