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四月, 2016的文章

非洲三部曲之三:以朋友之名

對精障嫌犯的理解,還有大片的空白待填補

血是怎麼冷卻的:一個隨機殺人犯的世界

非洲三部曲之二:達爾文的噩夢

非洲三部曲之一:基桑加尼日記

因為我是

荒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