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表弟


我有一個小表弟,名叫賴子殷。體重二十六公斤,整天吃不停。他的反應很靈敏,腦袋很聰明,和他玩耍很開心,成天笑嘻嘻。


賴子殷,小名小胖,不過這是最近幾年的事,早期他叫帥哥,混血兒,大眼睛,皮膚嫩透白晰,一副傑尼斯系的樣子。但大約在小班時期,養成了愛吃蛋糕這種有害無益的習慣,加上三餐正常、點心不斷,很快發育得像小學生那樣,儘管他現在才幼稚園大班。


還記得幼稚園時期,我和妹經常會被大人叫到房間去扶著牆壁幫她們踩背,曾幾何時,我卻無法負荷同樣是幼稚園的小胖踏在我身上,畢竟他的體重超過我體重的一半、腰圍比我粗、小腿幾乎是我下手臂的兩倍粗,實在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小胖實在人小鬼大,應該是家庭環境裡沒有同齡的小孩吧,所以他講話自然一副老氣橫秋的樣子。沒辦法,家裡最小的表弟跟小胖也差了七、八歲,國中生又喜歡和朋友在一起,根本不會往家裡跑;其他的表妹跟他都差了十多歲,大家都忙得很,至於長輩就不用說了。


剛剛,他一副落寞地走到我房間坐在木質地板上嘆氣說:「我真的好無聊。」接著用一種無敵哀淒的口吻說都沒有人要陪他玩,害他只好看窗外的煙火,現在煙火沒了,還是沒人跟他玩,「所以我才一直找妳們(表姊們)噢!」每當他說出這種超出他年齡的話時,就會覺得又好笑又心疼,所以我特別喜歡跟他拌嘴,或捉弄他一下,彼此娛樂一下那樣。


有一次,阿嬤在廚房忙,小胖一面裝忙,一面偷吃雞腿。自以為很了不起的他「吐大氣」,挺著大肚子走到客廳:「有沒有什麼忙要幫?」坐在客廳看電視的我,實在看不過去他整整一下午都不斷把食物往嘴裡塞,所以我就起身走到他面前對他說:「我可以請你幫一個忙嗎?」


「什麼忙?」他的眼睛閃亮亮,大概心想自己真的好厲害那樣。
「可以請你不要再吃了嗎?」


當我說出這句話後他立刻露出無言的呆愣表情,然後凶狠地說:「我沒有這個忙啦!哼!」拿著雞腿走掉。


有一次看他太無聊,又一副快睡著的樣子,所以叫他到房間去,想哄他睡,誰知道他機警地發現,說他不要睡。我只好說,那我說故事給你聽好嗎?他才乖乖進被窩。進去被窩後,我開始講小紅帽的故事。「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小女生,她叫小紅帽…」為了引起他的興趣,我開始拋問題,問他知不知道小紅帽為什麼叫小紅帽?「因為她戴紅帽子嗎?」正確答案。但一說完答案以後他就開始轉移話題,問我「牆壁裡面有沒有住人啊?」


然後我心底的惡魔就忽然跑了出來,告訴他:「有噢,裡面有住鬼!」然後立刻跳起來把燈全關掉。他就哭了(胖子沒膽怕黑)。還有一次是我跟妹在房間,他偷偷摸摸進來,於是我就打開衣櫥,跟他說「裡面有給你的禮物噢」,見獵心喜的他很快樂地鑽進去,然後妹非常有默契地把衣櫃的門關起來,我去關了燈,再立刻把衣櫃打開,在他「哇」地衝出來的那一刻,我在他耳邊鬼叫。


當然,他又哭了。


想想真是很壞心的表姊啊這樣欺負他。
不過有時候反倒是我被欺負。


吃完年夜飯時發紅包,阿嬤用小時候我們都非常喜歡的日式紅包袋裝著要給小胖的壓歲錢,但因為日式紅包袋不是紅色的,又比一般的紅包袋小,他非常智障地說「我不要」!阿嬤好笑地問他說:「啊小孩子拿小包的不好嗎?」他還是不說話。


我走過去接走了他的小紅包說:「阿嬤,他不要那給我啦!」嗜錢如命的他看著我把紅包拿走,卻又礙於無謂的「紅色的大紅包才拿」的志氣,一聲都不吭。阿嬤比較心軟,幫他換了一個紅包袋。我拿到後,立刻問:「誰的紅包啊?」小胖發現換成紅色的大紅包,馬上大喊「是我的」!


「奇怪,上面又沒寫你的名字!」我存心氣他。
「我看看啦!」他很自動地把我拿紅包的手拉到他的眼前裝模作樣地說。
不甘示弱的我馬上再把手抬高,前後轉動紅包回他:「你看,沒有啊,哪裡有寫賴子殷?」
誰知道,這傢伙竟然說:「也沒有妳的名字啊!」



全家大笑,真可惡。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