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生療養院需要你


到這裡來閱讀的親愛的朋友們,雖然知道妳們不見得「認識」樂生,雖然這個月政府即將蠻幹到底,情況並不樂觀。但就像發起搶救花東、停建蘇花高的亞都麗緻總裁嚴長壽、導演候孝賢等人所說的:「政府若真的動工,我們當然也沒辦法;但在這之前,要有決心不讓這件事發生。」雖然時間那樣短、抗爭那樣長,在三月底前,不認識樂生的妳們仍有機會,傾聽這些阿公阿嬤的聲音。


給我一點時間說歷史


樂生事件在社會上一直毀譽參半,但許多人都忽略了一件事人權之所以有價值,是因為適用於每一個人身上
20051025,台灣樂生院戰前25位院民,跨海控訴日本政府,殖民時期以國家暴力壓制無傳染之虞的癩病患者,施行強制隔離政策、違憲侵害人權,獲得國賠勝訴,間接使台灣社會反省過去對痲瘋病根深蒂固的污名歧視。


總統陳水扁因此首度承諾國家將立法補償及照護,立法院各黨團也開始推動立法保障漢生人權及國賠權益,文建會短暫宣佈指定樂生院為暫定古蹟,但一年暫定古蹟時效已過,儘管青年樂生聯盟與樂生保留自救會不斷與政府協調,文建會面對捷運龐大壓力,仍不敢落實指定樂生院為古蹟。


當台灣高唱人權、當今年二二八大喊「轉型正義」、當副總統呂秀蓮說要「文化立國」、當中正紀念堂被暫訂古蹟,對於樂生這些努力了那麼久的人們,公平正義究竟在哪裡?


樂生院內「以院作家,大德曰生」的碑文是院民的死亡判決書。因當時社會對疾病的不了解,病人如同囚犯被拽到這座空城,自此,數十年來恪守碑文。去年台裔美籍的紀錄片導演張文馨拍攝《樂生》,就深刻描寫這一段院民錯失的日子。但,即便有那麼多人用著她們的專業,盡可能地說出院民的故事,卻依舊被國家機器的惡質,以及利益至上的媒體遺忘。


錯失的日子

在張文馨的鏡頭下,長期自卑的院民傾訴自己的生命歷程。86歲的林卻老奶奶說:「不來不行,會被逼來。來的時候哭得要死,孩子還在喝奶水。」院民湯祥明吐露當時衛生所抓他入樂生的情況:「什麼都沒問,拿出手銬來就將我反手銬上!收容車內一格一格不好進去,應該扶我進去。但沒有!他們推我頭、用腳踹我。」


湯祥明因病而婚姻夢破碎。當時他和一位女孩瓊瓊互相傾慕,但卻因罹病而進樂生。「她覺得奇怪,怎麼那麼久沒看到我?她威脅我母親,叫我母親講實話,否則就要從台北橋上跳下去!」
當時湯祥明告知瓊瓊漢生病難醫,要她看開。後來他輾轉得知瓊瓊出家。「想見她,又不敢見,在路上來來回回很多次才習慣壓抑見她的念頭。」後來湯祥明到外面 應徵工作,被發現有病而遭歧視,開始自殺。「但瓊瓊寫封信給我,她說:『人生的路再坎坷,也必須走完,希望我們能結來生緣』。」


而這些,都只是她們錯失的一小段而已。太多的政治正確,讓光環只籠罩在某些事件之上。當我們亟欲追求「安和樂利」的社會,難道,不是盡可能將每一件小事做好


雙重標準的共犯結構

院民當初服用的DDS藥量極重,服完藥後嘴唇都會發黑,不慎多吃就會死亡。樂生院醫生若有醫病疏失,院民也無處討公道,「因為只要患病,我們的戶口就消失了。」從一開始日本政府配給院民的2個碗公、一雙筷、一襲4斤的棉被的樂生生活、許多人因逃不過病痛而上吊自殺、直到現在剩下的3百多名院民,他們以煎熬 過病痛的意志力,對抗再次剝奪他們的公部門霸權。


可是,說要引領我們到更好生活的國家領導人以錯誤的語言邏輯問院民,如果捷運不蓋:「你咁賠ㄟ起?」說是第四權、無冕王的媒體,只願意捕捉衝突與流血的噬血鏡頭。重播、重播、重播,拉抬了收視率,院民的訴求、學生的痛哭,依舊被埋沒。而我們,向國家要求社會公平正義的每一個人,又是那樣雙重標準地在衡量著他人與自己的「幸福」。


院民周富子啜泣強調:「社會以為政府讓我們有吃有住,我們為什麼還嫌?但社會要了解,我們一直在受傷!」要不是一年多來受到青年樂生聯盟與台權會的幫
忙,這些院民根本不敢出頭。日暮西山的她們只希望原區保留,不僅是為了自己,防止官商勾結開發非法土石利益,不也是為了整體社會?


樂生院留存的焦點早被簡化為「捷運不通,新莊居民慘兮兮」的單句
──這不是邏輯,而是希特勒式的粗暴語言(行動)


「人世間的一切協定或認可
……都經過語言的程序而獲得,否則根本無法成立。」Benjamin Lee Whorf很早就提出語言影響溝通、處理爭執時所應該秉持的態度,人類對語言文字的習慣與用法,背後顯示的是一套思考邏輯。語言文字具有強大的影響力,在樂生事件中,政府單位相對擁有較強大的語言權力,並藉此進行民意洗腦。


而洗腦果然成功了。從許多北縣居民反對樂生院繼續保存的聲音中可以清楚看
見,居民將自己視為「利益損失者」;但不論從捷運通車,或者樂生院保存的宏觀角度來看,新莊居民是貨真價實的「既得利益者」。衝突的來由,在於政府刻意抹毀「前提」,企圖用語言系統制約民眾;而台灣民眾的「不擅等待」,則扮演著劇烈衝突的催化劑


青年樂生聯盟、專家學者及環評證據,都一再指出「樂生這塊地不適合蓋機廠」,但政府不僅執意蠻幹,也毫不接受支持留存者的備用方案,擺出「做都做了不然要怎樣」、「既然事情發生了,就要有人妥協」的態度,避談環評、避談錯誤決策,新莊市民仍舊傻傻承擔。


前提與結果從來就不可分割,新莊捷運的決策錯誤,是個錯誤的「前提」;將交通不便與樂生院的存在相連結,是語言暴力與邏輯錯置。這不釐清,對立與衝突當然不可避免,而台灣民眾也將永遠是「利益損失者」


請你一起來


台北縣政府最後一次要對樂生院採取閃擊戰式的全面攻勢。三月八日早晨,樂生院民與學生團體在政客舒適酣睡的官邸大門外,遭遇最原始、直接的肢體暴力。這些暴力只是為了讓蘇貞昌出門去看一場秀,包一個兩億元的大紅包。


還記得樂生院民與學生們在北縣府抗爭時,我站在一旁目睹,心驚膽顫。難以相信那樣的警察可以稱為「人民保母」:像瘋狗一樣地對手無寸鐵的學生大吼、敲打,學生無計可施之下團體推擠之際,「人民保母」竟能說出:「警察是被你們打好玩的嗎!」的屁話。


自豪的人權政府已經不惜出人命了。反正死的不是總統、天王,一切早就不要緊。如果,我們都願意社會是民主的,具有公共言說空間(
Public sphere),允諾樂生的要求,一點也不過份:


公開審查
90%

停止迫遷樂生院

公開審查
90%方案,訴求應該公開的審查由文建會所提出的樂生保留90%與捷運新莊線通車方案,而不是黑箱作業片面決定按照41%的保留方案。先前衛生署長侯勝茂曾承諾不用強逼的方式迫遷樂生院民,然而現在衛生署、院方和警方將組成6人小組,每六人強迫搬移一位院民。


我們不該容許官員說謊


許多民間團體陪著院民走到今天,在有限的人力下,所能想像到的行動幾乎都已窮盡。作為一個公民,我願以我的文章展現一張選票的力量、展現一個新莊市民對土地的認同。並且,我也已說服家裡的每一位具投票權的家人,與我共同支持這項行動。只要任何一位總統大選候選人為樂生全區保存採取行動,並且產生實際效用,就會在
2008年總統大選時獲得我與我家人的支持

而閱讀我的文章的人,並不期盼你一定同意我,或某些人詮釋樂生議題的每個觀點。但我懇求妳們認同一群老人的生存人權、文化資產必須維護的價值。當妳們願意讓樂生與自己產生連結,當妳們真的走進樂生院傾聽老人的故事、盼顧那片土地上的鳥語花香,不,你將不會捨得樂生院成為一堆廢瓦。


如果你願意,請你做以下或其中一項行為:

一、在自己的部落格或管理網站發表文章,簡述自己對樂生議題的看法,並且將貼紙貼在文章開頭與網站顯眼之處,進一步推廣樂生議題的能見度。另外,將相關文章摘錄至自己使用的社會性網站。如Hemidemi、智邦網摘等等。

二、認真考慮將選票投給對樂生人權採取實際行動的候選人,願意嘗試去原諒那位政治人物過往對樂生人權議題的錯誤決策或忽視。

三、去信給台北縣文化局文建會行政院民進黨主席國民黨主席等等,以及你所能想到的任何相關單位。

四、將這個PDF寄給所有認識的人,SkypeMSN與其他即時通訊線上的朋友,或列印貼上你所能接觸到的公共布告欄。

五、報名參加青年樂生聯盟所組織的巡守隊,提供力量,協助守護樂生病友人權。連絡方式:林同學0972332812 許同學0921606434


3 則留言:

小羊乖乖 提到...

樂生加油!!!!!!!!!!! GOGO~~!!!不要輸

gloomy 提到...

謝謝你...請讓我把這篇文章加入我的網誌:)
http://www.wretch.cc/blog/gloomykaboon

Gaea 提到...

Gloomy:請自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