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生專題:政客沒說的事


【記者胡慕情專題報導】捷運新莊線不是單純的交通議題。下新莊長期缺乏都市計畫、北縣問鼎直轄市的決心、拉進中央五大部會的野心,這些困境被政治手段與利益炒作和捷運緊緊綁在一起。


下新莊的期待


捷運局提供的「台北都會區大眾捷運系統後續發展路網環境影響評估,新莊線環境影響評估報告書」中指出,為維繫新莊線捷運系統正常運作,需要「新莊機廠」,當時原定於輔仁大學附近約20公頃農地,卻因「都市計畫」另覓機廠位址。


原輔大機廠屬「溫仔圳重劃區」,民國60年代被規劃為疏洪道,兩邊土地約400多公頃被劃為洪水平原管制區,影響地主權益超過30年。在三泰路經營鐵工廠 的老闆說,地主多半把地租給蓋鐵厝的人蓋廠房,再租人當工廠收租金。這一帶,是官方心知肚明的違章建築,但因數量龐大,不僅懶得告發取締,更遑論執行拆 除。


機廠變更的真正原因,當初僅被民代(如鄰長)及當地大地主知悉,在三泰路上販賣羊肉爐十多年的小地主說:「捷運局說如果機廠在這邊,變成要拆輔大喔!那怎 麼可能!所以就去樂生啊!」拿出捷運局最初的規劃書,即可明白機廠用地並不干擾輔大;那麼為何變更?為何只有少數人知道?捷運局與民代從未說明。


一位住新莊的計程車司機說,何時要變更地目一般人不可能知道,「但市長(蔡家福)早就知道了,所以他們家族一路買地。三重、二重還有溫仔圳都有!」司機說,當初溫仔圳還是泥巴地,種蓮藕,當時送地給人,人都不要。


下新莊數十年的衰敗,一直是當地居民的困擾。1980年代後,較靠近台北的「上新莊」轉向衛星都市發展,下新莊的工業區外移,造成的問題不只是勞工失業、人口外流,貧富差距的擴張,更使沒落的因子在地方上無窮循環。


署名「櫻華亂舞」的新莊高中生在部落客How的文章中指出,台北縣中低階級的勞動人口大量聚集到柑園、迴龍。因為大馬路那頭是台北縣,派出所管區是桃園縣,迴龍成為台北縣治安死角之一。以至於在地居民對地圖上的橘色虛線有著無比渴望,「渴望到想把它連成實線!」


住在三和路上的李姓居民也說,當初機廠選在三泰路與三和路一帶,對溫仔圳根本沒有幫助,「機廠是能帶動什麼發展?尤其附近有學校,當然是住宅區與住商混和比較有利。」即便民代與大地主有利益輸送可能,「溫仔圳的居民畢竟因此而能對發展『抱點想像』。」


但是,地方民代提出的「三大重劃區」都市計畫,究竟能否平衡整體新莊開發不均的狀況?解決在地居民的生活困境?


落空的期待


三大重劃區計畫裡,有兩項為上新莊錦上添花。台北縣長周錫瑋說,新莊副都心周邊有便捷交通,包括高速公路、快速道路及3條捷運,「將來一定是閃亮鑽石」。


塭仔圳民眾對此非常不滿,他們認為,政府從未想到此地居民等待發展早已等到望穿秋水。據新莊市地政資料指出,一直到2004年底,此地仍在進行「溫仔圳地 區土地分割作業」。新莊地政事務所地價課課員陳憶萍表示,由於溫仔圳地區面積達到241.65公頃,「在開發上有些困難。」


市民李先生說,輔大後面的三泰路全是營盤里第六鄰陳姓鄰長的家族土地。他表示,之前還沒確定重劃方向,僅確定有捷運要通過,「地價就翻了至少一倍」,但翻 查地政事務所此一地段地價後發現,陳姓地主的地,在經過住商混合區的重劃方向加持後,地價比過去翻了十倍餘。目前已有建商開始收購,其他大地主也在伺機而 動,準備大撈一筆。


賣羊肉爐的小地主說:「政府現在要我們『自辦重劃』,未來一半土地給政府當公家機關使用,剩下的才是地主想辦法要幹嘛。」他表示,自辦重劃對小地主的困難 在於土地被切割得零碎,「問我發展願景喔?我怎麼會知道!」原先期待捷運開通的鄰近地主也都相當煩惱,「自己沒辦法,現在捷運不知何時通,連建商也不來 買!」


永慶房屋仲介張小姐表示,這種狀況在都市發展時很常見,政府重劃時會選擇精華地段,土地愈完整的地主獲益愈大,土地面積破碎的地主,最後只能選擇把地賣給大地主。


商人在地迎財


新莊人的記憶中一定有養樂多工廠。林口竹林山觀音寺董事長陳專城,是當年居間介紹養樂多到新莊設廠的關鍵人物。民國88年,養樂多關閉新莊廠移到桃園中壢生產,但舊廠房並未拆除。這塊空地則被規劃為未來的「旅館級」學生宿舍。無巧不巧,養樂多工廠正在原來輔大機廠附近


而中正路沿線的三洋電,在泰山擁有2.3萬坪與新莊鑄造廠2534坪,位置就在機場捷運和新莊捷運站出口交會處不遠,雖帳面上土地價值只有1.6億元;但 23年來,三洋未做資產重估,外界估算,潛在土地利益超過70億元。三洋電發言人廖慎續意有所指地說:「未來開發的時程,會依照新莊捷運通車的進度。」


隨著捷運帶來的未知想像,這些長期在新莊中正路旁的大工廠及企業,開始等待出手。等待發展的溫仔圳居民,明知聯合集資也無法匹敵擁有建設公司的地方民代,卻仍得在長期邊緣化之後,擁抱捷運「可能」帶來的發展。


原輔大機廠的居民,也許能在大餅分食中撿拾一些碎屑,但就如三泰路居民所說:「機廠附近,確實難以發展。」李先生坦承,機廠移到樂生,當地居民都很高興,他偷偷補充,「反正迴龍是三不管地帶。」


近十年來,建商、財團在台北縣推案總量高達2兆8千8百51億餘元,位居第4名的新莊,蔡家福所擁有的家福建設,更高居十年來開發房地產最積極、推案第一名。


信義房屋代銷事業部透露,家福建設目前未在捷運新莊線推動建案,但蔡家福早在輔大生活圈(泰山明志路、貴子路)推出號稱讓敦南、仁愛、信義計畫區各級名宅難以望其項背的「水鑽石」豪宅。


「水鑽石」鄰近捷運機場線,現已搶售一空,畢竟「水鑽石」鄰近高速公路、捷運機廠線,只要捷運新莊線如期完工,加上未來民代承諾建設的輔大住商混合區,確實將是一片榮景。


永慶房屋仲介張小姐表示,當地民代訴求趕快通車是必然的事。捷運房地產操作最怕「風吹草動」,對掌握多數利益的地主與建商而言,捷運愈早通車,對炒作就愈有利、風險愈低。「北縣的工作機會、教育品質都不可能贏過北市,對炒作者來說,唯一利多就是交通。」


讓捷運把人載進來


樂生/捷運事件中,資源空間的分配選擇,考量的是地方上的可發展性與邊緣性。迴龍地區在「公共建設」的美好口號下,依舊是犧牲的基底。然而迴龍居民仍然巴望公共資源的「施捨」,卻忽略在地資源轉化的可能。


一位家住迴龍的大學講師指出,無論新莊建設如何,新莊人就業、就學,都必須也必然往台北跑。「新莊若沒有良好教育及就業機會,捷運,只是公車或摩托車的替代品。」


樂生保留自救會以夏威夷為例,美國國會指定 Kalaupapa麻瘋病患安置區為「國家歷史公園」、日本東京多摩全生園更設立為「人權森林公園」,經營「漢生病博物館」,動畫大師宮崎駿龍貓靈感來源即是全生園、韓國小鹿島麻瘋院轉型後每年更吸引超過18萬人次觀光。


這位講師認為,若迴龍居民與政府共同推動社區營造,迴龍居民不必通勤,「開民宿、賣水果、樂生相關的東西就可以養家活口,只要樂生療養院跟麻瘋病防治的歷 史與血淚屬於新莊。」捷運,確實可讓新莊人每天少通勤幾十分鐘,但在全球競爭下,新莊人若能利用捷運特性,掌握世界發展趨勢,新莊人可能有比減少通勤時間 更好的生活品質。


5 則留言:

anarch 提到...

慕情:

兩篇專題都很犀利,期待接下來的。

我發了一篇【書籤】在我的部落格
會將你每天寫的樂生專題列在上面。

http://blog.roodo.com/anarch/archives/2979131.html

Yang Yo 提到...

這篇抓住重點了,很棒
應該要廣貼之,加油!

cis 提到...

但是發這篇新聞 是在檯面上公開和新莊某幾大勢力翻臉 只會讓以後的仗更難打 (主動樹立敵人?)

Steve 提到...

Know the truth and the truth will set you free. -Jesus
知道真相 必得自由 -耶穌

dol 提到...

(找不到好地方放耶,隨便放可以嗎~)
新新聞1051期,主題:馬隊長的痛腳,副標:台北縣連任議員,祇有一位說周錫瑋比蘇貞昌好(中時下得很聳動,周縣長拖垮馬總統,囧)

人事異動頻繁 地政局調動超過一半
(略)副縣長李鴻源打算辭職,讓位給立委蔡家福

跟議員不太熟 限縮工作費惹毛里長
(略)民進黨議員林秀惠表示:「縣府從來沒有派人跟我們說明決策,關於樂生的案子,我們也是看電視才知道他要講什麼,議員想知道縣長在幹嘛,祇能跑去問記者。」

政策天馬行空 想的跟做的落差很大
(略)近日炒得沸沸揚揚的樂生療養院拆遷案,周錫瑋原本打算在「拚捷運、求生存」遊行終點接受陳情,臨時又跳上遊行隊伍的宣傳車,大喊「四一六,拆樂生」口號。遊行進展到後頭,連周錫瑋自己都下跪了,哭著要樂生搬家,「拆除樂生,我們沒有罪,其他政治人物不要在當縮頭烏龜躲起來,站出來面對大家好不好?」

周錫瑋身為台北縣的大家長,把自己弄得像個民代似地處處喊冤,「怪怪的」,不過周錫瑋說,他那是應民所請,「難道沒有這種悲憫之心嗎?」

dol:一個搞不清楚自己該做什麼的縣長,大家都會很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