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點


今天主管在跟新進記者介紹我時說「這是我們的資深記者」,我立刻說:「學姊,這樣很囧耶」,然後她接著講了一句「應該是」安慰我的話:「沒關係,我進立報三個月就已經是資深記者了」。


今天開始跑教育部,說實在有點意興闌珊,雖然加上整理一共處理了九條稿子看起來很有活力,但是心底一直大喊著「好無聊」。真佩服上一個跑教部的記者,都能跟教部的大頭們哈啦得很愉快,而我連她們的名字與臉到現在都兜不起來…


早上到北縣府,一進會議室就看到黃林玲玲那顆奇怪的頭,心中再度浮現「好想尻她頭」的念頭,可惜我是個記者不是修車工人。明明中央社發稿就寫著「一綱一本座談會」,結果從頭到尾都是周錫瑋在罵教育部,至於詳細一綱一本施作方案連個屁都沒有。


在電梯口仔細看了周錫瑋一眼,聽他別有深意地回答公視的訪問:「如果樂生最後決定保留
50%那學生就不要再抗爭了…」想尻人頭的念頭又再次浮現,真是無敵暴力的一個早晨。


下午蘇貞昌跟關心十二年國教的焦點團體有約(為什麼一直遇到他們…),蘇光頭講了幾句重覆了五百次的話以後就把媒體「請出去」,我試圖想矇混過關可是還是被發現了所以就出了行政院,明明就是公聽會的性質卻弄得像下午茶的場子,每個焦點團體的桌上都有英式下午茶的三層架(超可愛但不是重點),實在難以理解這樣一個公開議題的座談會為什麼媒體不能在裡頭?


而且這樣一個議題有超過十家媒體去噢!教育電台的大哥說,這就是置入性行銷啊,一定是有買時段啦…回報社開會時,主管說,因為裡頭來的人太多一定會有什麼奇怪的聲音,當然關起門來會比較好啊…


還有,今天看到新院區的院民黃再輝去新聞局絕食抗議,整個傻眼,一落谷寒松神父的投報影本,還有兩張大白報紙寫著樂生院去留問題應交由新莊市民與
310位樂生院民一起公投決定,也質疑舊院區院民是受到「職業抗議學生」團體鼓動…


我瞧了一眼噗地一笑就走了,整個很官方的說法啊…可是瓦礫說我不能這樣應該要臥底,但是就是沒辦法噢,太無聊了,太無聊…


太無聊!新記者快跟我接替吧!





7 則留言:

晴 提到...

最近我累斃了!

快斃了!

Gaea 提到...


為什麼

kovis 提到...

買包小的那種紅色橡皮筋
改天教妳彈(茶)

Gaea 提到...

是要彈到我手斷嗎 囧興

晴 提到...

期中考

kovis 提到...

哪會手斷
兩根指頭就可以了 超簡單

又 忘了說
妳終於有接班人啦
恭喜恭喜

Gaea 提到...

我是說
是要練習到我手斷嗎不然一大包幹麻啦XD

我也好想恭喜自己 花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