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生專題:捷運˙劫運


【記者胡慕情專題報導】解鈴還須繫鈴人。樂生戰爭既然始於捷運,那麼就得檢視最原始的衝突點。


一般人對捷運機廠的選址印象,大多是「機廠路線會被輔大擋住」,加上「新莊沒有其他適當場址」,及「未來可銜接到桃園」,所以「機廠得在樂生」。此種推論看似正確,但捷運局卻在這三個敘述間,遺漏了許多人民所應知的訊息。


被迫噤聲的院民

1927年,台灣總督府以3年為期,在新莊興建「癩病療養所樂生院」,開啟台灣癩病防治。1934年至日治結束,透過衛生警察或醫療人員普遍調查、檢疫、監禁癩患,樂生院成為強制隔離以及終生監禁的機構。民國34年後改名為「台灣省立樂生療養院」。


民國84年,省立衛生處決定將樂生療養院售予捷運單位,規劃為新莊捷運線的機廠預定地,但在更早的82年,衛生處早就計畫將樂生院整建為「公共衛生中 心」。因為樂生院是台灣公共衛生歷史百年的珍貴資產,也是現存 「唯一」能見證台灣近代防疫史的史蹟、反省疾病人權的最佳空間。


捷運局欲購買樂生土地時,前任樂生院長陳京川即持反對意見,並積極在院內進行3次問卷調查,徵詢院民住的需求。但陳京川遭受申誡和調降處份,帶著欲加之罪離開樂生。


青年樂生聯盟成員張馨文指出,自陳京川離職後,院民便無法表達、參與樂生院重大改變討論。多達半數院民指出,直到工程動工典禮時,才知樂生院被選為機廠用 地,捷運局從未正式向院民報告機廠設計與功能。院民更透露「從未簽署」任何搬遷同意書,知道時,只能選擇「拿/不拿」補償費。


機廠位於斷層上

翻開捷運局北工處提供的新莊線捷運工程與樂生療養院保存計畫的專案報告,在第15頁內即列出6項方案比較表。其中第一項為「新莊機廠遷移,另選廠址」的選 擇,樂生院可「全部原地保存」,增加工期為62個月(自91年1月1日開始作業推算),工程及用地費用,依新廠址位置評估,求償費用需多出45億元。而選 擇此方案的技術考量則是捷運往桃園延伸,否則新莊地區難覓得適當廠址。


看似合情合理的說法,卻暗含弔詭。首先是樂生所在的捷運機廠有兩條斷層,且新莊塔寮坑溪上游的砂石場長年洗砂,造成下游淤積,一直是新莊市民的煩惱。樂生 療養院自被捷運局瞞騙、粗暴開挖後,曾因此造成房屋崩塌,這些現象,在工程前所需進行的環境影響評估作業中,捷運局完全沒有呈現。


值得注意的是,捷運局所提出的環評報告相當粗糙,關於樂生療養院的公衛價值一字未提,僅說明如何拆遷處置。青年樂生聯盟指出,此機廠有3/5為山坡地,卻 因機廠在此而需剷為平地,得花費30億進行大量土方開挖與改良地質,山坡開挖創造十層樓高的擋土牆,確實對當地生態環境造成相當大的衝擊,但捷運局卻以 「沿線栽植時間不長」、「只有不瀕臨絕種的動物」帶過,剩下的環評內容多半為「廢土」處理方式。


因為粗糙的評估,使得許多新莊居民並不知道原來捷運機廠設在新莊唯一的斷層帶上,此種安全疑慮也未被「工程專業」的捷運局列入環評考慮。


技術杯葛 忽視文化


樂生院民遭外界棄絕隔離,極盛時期曾收容超過1100人,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副研究員丘延亮即多次表示,樂生院內曾有各行各業的精細分工,包括藝文活動、飲食販賣、禮佛誦經之地,也有最終回歸的靈骨塔,「這裡就像社會的縮影,她們是一個社群。


院民湯祥明說:「當年明明告訴人家,病好了,你就身體好好的出去,就算病沒好,這裡永遠是你的家園。即使死了也不能把屍體運出去,要帶去這裡的山上燒,放在這裡的骨灰塔,病人會認定這裡的。」


捷運局的文資評估中,僅以「史前遺跡」做為古蹟鑑定標準,突顯台灣工程界長期以來對文化的忽視。樂生保留爭議爆發後,遭到政府不斷施壓、技術杯葛,揭露台灣偏好經濟發展、忽人權議題的重要性。


不談論人權,將樂生議題放至最現實的層面探討。捷運局提出的報告,其實在環評法「發佈施行前」就完成審查,依行政命令進入審查程序,多少會不如環評法發佈後施行狀況。


環保署技正烏曉天曾說,要請捷運局提出變更細目,卻遲遲沒有動作。也就是說,捷運局動工至今,都是照著原方案「在環評法發佈施行前」的評估在進行,新莊人的安全何在?


刻意忽略可行方案


新莊線捷運動工為91年,被地方派系罵到臭頭的延伸至桃園替代方案,早在10年前就被提出。一直以來,捷運局熟知詳情卻未曾考慮。雖移至桃園的求償費用需 要45億元,但機廠被遷至樂生療養院,卻得額外撥出高達30億的整地費用,另外還要支付工信工程「廢土處理費」3億4千萬。


這些疑點,捷運局非但從未提出解釋,更一路打著「捷運工程莫延誤」的旗幟狂喊。若地方派系為了「都市計畫」願意多花30億,更該支持當初捷運延至桃園!畢竟扣除整土費用,地方不僅省了一半的支出,更節省至少2年工期。


然而,樂生院終究在捷運局的工程傲慢,與願意配合的樂生療養院長黃龍德合作下,被怪手硬生生挖掉近7成面積。5年多前,台北縣古蹟學者會勘樂生後,提出保存建議,當時捷運局表示,「無論何種保存方案」皆須3百億的工程費。


但2年多前,台大城鄉所教授劉可強接受行政院委託,對樂生院全區保存與捷運機廠共構提出計畫,捷運局的評估報告中又表示,工程經費加上合約求償,總共30 億元;欣陸工程顧問公司提出的評估報告,則認為保存90%的替代方案僅增加工程費2.9億、工期基本上不影響。捷運局卻再度表示「至少增加30億經費。」


中原大學景觀系主任喻肇青難以理解,當初在方案評估多次會議上,從未聽到捷運局提出這樣的說法,「如今為何突然出現?」立委田秋堇、雷倩等人也要求捷運局提出實際數據,說明30億經費增加從何處衍生,讓說法接受公評,但目前為止,捷運局沒有回應


樂生保留運動吸引各階層的社會人士參與,部落客「弱慢」改裝自己的部落格做為捷運專業的討論平台,其網站上刊載許多網友對鐵軌、捷運工程的專業說法,也爬 梳出捷運局拒絕欣陸90%方案的「可能原因」。然而公共程序的最終定論,終究得靠決策專業者向大眾說明,要求公共政策的公開審議,人民應有的權利。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