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生保留,絕不停擺


【記者胡慕情專題報導】母親節前夕。豔陽高照,空氣燠熱不已,捷運與樂生保存的爭執尚未方休。文建會副主委洪慶峰於11日造訪院區,包括台北縣副縣長、文 建會主秘、捷運局官員西裝革履走進樂生院,拿著公共工程委員會「暫定」保留40棟的規劃圖,表示要看「整個院區」,討論保留後的規劃。


閉門造車埋衝突

青年樂生聯盟指出,415大遊行後,工程會看似釋放善意,開了不下十數次會議,但直至5月3日,工程會召開「台北捷運新莊機廠樂生療養院保存方案」討論會,才首次邀請樂生保留自救會與院民信賴的學者專家出席。


自救會當時才得知,工程會雖表示遵照文建會「樂生保留90%」方案進行規劃,但修改過後,許多重要院舍將面臨拆除命運。更重要的是,大幅降低施工期間院民原地續住的可能性。


工程會指出,協商過後新的保留方案可保存40棟院舍「已是極限」;但青年樂生聯盟表示,此方案之所以能保存「40棟」之多,是因為工程會將王字型建築裡的車庫、倉庫、茶水間、醫療辦公室、總務室、值班室、患者物品發放室、輔導室都算成獨立建築。


此案將拆除王字型建築第一棟、中山堂、貞德舍、七星舍、竹雅舍、喜一舍、老市場、納骨塔、惠生一舍、惠生二舍、院長室、天主堂等多棟重要的院舍,讓樂生院 民百思不解政府官員對「古蹟保存」的定義究竟為何。青年樂生聯盟許博任透露,11日當天細數欲被拆除院舍多達16棟,「並非工程會向外宣稱的6棟!」


鴕鳥心態幾時休

樂生保留自救會長李添培杵著柺杖,吃力地帶著官員們逛園區。但正當李添培欲從一般導覽路線開始說明,以詳知院區整體古蹟意義,洪慶峰等人卻選擇以目前暫定保留40棟,將被拆除的重要院舍開始看起。


此舉讓院民驚慌失措,青年樂生聯盟的學生們見狀也趕緊追問洪慶峰:「為什麼先看這6棟?是不是確定要拆了?」院民藍彩雲曾急問洪慶峰:「台北市長郝龍斌都說工程絕不能阻礙文化保存,為什麼文建會不指定古蹟?」


青年樂生聯盟成員何欣潔要求文建會負起責任,在協商中不能只扮演提問、說明的角色,應有更積極的作為。洪慶峰面對眾人詰問,表示「已經很努力、很積極」。


洪慶峰說,樂生院保留從無到有、從41.6%到現在的40棟,「文建會哪裡不積極了?」洪慶峰表示:「現在工程已經做了一大半,當然要務實一點!」


此話一出,面對眾人高聲詢問「文建會主體性何在?」洪慶峰只以「方案未定」推拖。最後,聲稱前往院區是為了規劃未來保留走向的洪慶峰,終究只是看了將被拆除的院舍,隨後與偕同人員揚長而去。


竹雅舍的阿標伯嘆氣:「如果這方案這樣定,我們怎麼可能住?一定不可能!官員也都沒有說施工時我們怎麼辦!」大屯舍的秀貞阿姨擔憂院舍拆除時,可能和台南舍一樣全部崩坍,「整天就是提心吊膽,真的不要對我們這樣」。


住在貞德舍的林卻阿嬤因此夜夜難眠,靠著服心臟病藥維持暫時穩定。藍彩雲相當不滿文建會的作為,氣憤地說:「蘇院長當時來安撫,說貞德舍不會拆,現在工程這樣做!我們是性命也不要的人,真的要來拆,我們手牽手給你們埋!」


古蹟人權需重視

長年關心樂生院的新莊社大教師林春華曾手繪《樂生院的電動車爺爺》一書,對古蹟文史頗有了解的她,早就點出樂生院全區院舍的建築歷史皆需保留。


林春華在繪本的第一張即是王字型建築。此建築最能反映當初院民被強制隔離的階級制度。而在昭和12年1月竣工的喜一舍,門上有題基隆市平戶喜代治氏寄贈字樣,又是傳統台灣磚造瓦房,處處都是歷史記憶。


中山堂更是院民終於自主、意識到人權的精神象徵。在長期被隔離、壓制後,院民在中山堂內投票、說出自己的心聲、質疑樂生院長黃龍德、在此與社區居民交流; 貞德舍則是院內專門規劃給女院民居住的建築,同時也是行政院長蘇貞昌親口允諾不會拆除的建物;更別說納骨塔,裡頭安放著數千位已逝院民的牌位,「連死人都 要搬,情何以堪?」


台大城鄉所教授劉可強表示,樂生院民長期遭不公對待,目前方案「當然不理想」。他指出,工程技術若不願改變,協商恐怕破裂。日前漢生病人權補償條例推動小 組賴澤君曾提出捷運地下化方案,但始終未能在工程會好好討論。許博任說,中原建築系主任喻肇青提議隧道東移、邊坡斜率調整、環場道路縮減,以求保留王字建 築、貞德舍與納骨塔,「但學者的意見皆被工程會以『那些等細部再討論』而忽略」。


劉可強說,他理解工程師的邏輯,以人工隧道為例,工程師擔憂若修改方案,則寬度可能超過安全系數。他認為,工程會除了與樂生院民互搶保留棟數之外,應積極規劃施工後院民的居住安全。「一旦施工,舊院區便與世隔絕,聯外通道迄今卻未規劃。」


樂生運動不停擺

儘管樂生院區保留規模是樂生運動最重要的事,但青年樂生聯盟與院民並非只會抗爭。在415大遊行後,青年樂生聯盟偕同學者、民間團體與個人力量,開始針對樂生院區進行重整。


遊行前,何欣潔發起「樂生環境改造」活動,遊行後由部落客董福興接手。董福興認為,除草、掃地、洗廁所、清瓦礫等看似微不足道的工作,卻能確實改善院民的 生活環境以及訪客對樂生院的觀感。此活動將持續在5月的每週6、日上午10點舉行,這幾週已有不少個人或學生社團前往幫忙。


此時,也有關懷生命協會的義工進入樂生協助流浪動物問題。這些學生與義工們幾乎每天到院舍歸類狗群,觀察動物的聚集地、受驚逃跑時會到哪裡、為動物驅蟲等,最後將替流浪動物結紮,避免不斷繁衍,也帶需要醫治的動物就醫。


青年樂生聯盟成員林琬純說,自救會與青年樂生聯盟對工程會目前方案並不滿意,從洪慶峰的回應更可一窺政府仍以通車為優先考量。她指出,樂生保留一事並非只有建物保存議題。


林琬純表示,工程會的方案若定案實施,將有多棟有人居住的院舍需被拆除,如此一來,院民續住、生活、醫療的需求將成問題。院民的生活及醫療資源如何維繫等,都未見政府詳細規劃。


青年樂生聯盟認為,文建會應立即對樂生院全區進行法定古蹟指定程序,並邀集各界學者專家研討保存方式。若工程規劃將危害經桃園縣政府文化局及文建會認可具有古蹟保存價值的樂生院舍,文建會就應盡力爭取。


何欣潔表示,最重要的是,文建會要扮演施工期間監督工程的角色,若已被指定古蹟的樂生院舍遭受任何工程損害,甚至威脅院民原地續住安全,「文建會應立即修復院舍」。並得公佈樂生院遠景規劃進度,樂生的保留才有最實質的意義與保障。


「這不只是工程議題,更是一個人該怎麼被對待的議題,一個文化資產該怎麼被對待的議題!」樂生院民與學生表示:樂生保留,絕不停擺!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