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率拍板定案,樂生捷運雙輸


【記者胡慕情台北報導】樂生保留方案日前於工程會拍板定案,工程會主委吳澤成做成保留39棟、10棟異地重組決議。樂生保留自救會與青年樂生聯盟認為,工程會忽略地下水壓所造成的工程問題,離席抗議。昨天在立委賴幸媛陪同下舉辦記者會,說明工程會版本缺失之處。


抽水試驗有誤


台大城鄉所教授劉可強表示,捷運機廠選址錯誤,已是捷運局與聲援樂生者的共識,樂生保留運動無意中突顯工程、人權、文化歷史等問題,「既然要導正方向,就該好好討論。」


劉可強指出,不論是具30多年大地工程經驗的王工程師或捷運局委託的台灣世曦公司,皆在工程討論會中同意此地有嚴重水文問題,他難解為何工程會在明知抽水試驗有誤、捷運局又宣稱可分段通車的情況下,罔顧可能的危險,執意決議?


王工程師表示,捷運局提出的透水係數,是經由「抽水試驗」與「透水試驗」得出。「但就抽水試驗而言,現在的觀測井設置完全錯誤,不在同一軸線上、地質又不 均質,得出數據根本不能用!」王工程師透露,捷運局的報告書內更有造假數字,比如某項公式內,應以「80」做為計算,捷運局卻胡亂套用,誤差值高300 倍。


他說明,世曦公司雖提出林口高鐵的數字做為比較,認為樂生院的數值沒有問題,「但這完全錯誤,因為林口高鐵所在地與樂生地層完全不同」。王工程師表示,透水係數有區域性限制,絕不能胡亂套用,否則設計出的工程方案便會全錯。


機廠恐遭土淹

王工程師將林口台地的卵礫石層喻為水庫,「在捷運局的報告書中也確實寫著,樂生院的水皆由林口台地供應」,樂生保留自救會長李添培即指出,目前新莊機廠所在地過去全是農田,「灌溉不是靠水庫,而是自己冒出的水。」倘若開挖,捷運局計算誤差之處,最高會有23.3公尺的水。


王工程師說,此地是斷層剪裂帶,萬一土挖掉,壓力不夠與水壓抗衡,而卵礫石透水性強,便容易膨脹或崩裂,到時候不僅有水的問題,整個土坡都可能滑動,別說樂生,機廠可能也有危險。


王工程師表示,台灣世曦公司在第一次開會時曾表示,山坡固定無法使用地錨,「但現在卻做了50公尺的地錨,也遠超過一般標準,安全性可疑。」王工程師不 解,此報告書在民國88年就已做出,世曦顧問公司工程師周功台也承認數據錯誤,「這麼多年了卻不願重做」。當初新莊林肯大郡也是同樣問題,王工程師表示擔 憂。


工程會:已盡力

工程會表示,捷運新莊機廠已施作逾半,必須兼顧機廠施工營運需要,讓樂生保存與捷運通車雙贏。經技師公檢視發現文建會方案部分排樁高達16公尺,遠超過報告所稱10公尺,因此靈骨塔與貞德舍將超出邊坡坡頂,無法原地保留。


技師公會建議維修廠拆除東移、軌道直線段縮減為16.5公尺、增設5公尺擋土排樁、放寬邊坡緩衝帶並管制人員使用、移設變電站及污水處理廠等以增加保存範 圍,另提出增設明挖隧道110公尺、增闢豎井以增加工作面及改變施工方式及縮短變更設計程序以縮短工期。因此提出原地保留39棟及10棟建物納入園區整體 規劃擇要重建,拆除6棟則與文建會原提出的方案相同。


吳澤成說,此方案所需經費約6.7億元,將依原訂時程民國102年2月為通車日期。另為及早提供新莊線沿線交通服務,也請交通部協同台北市捷運局研議分段提前通車可行性。


院民反對迫遷

樂青成員許博任指出,工程會保留39棟方案中,院民訴求原地居住問題並未被考量,「只劃出5棟,其中2棟是澡堂和餐廳,院民雖只有45人,但一定不夠住!難道要叫她們睡浴缸、住鍋子嗎?」


樂生院民周富子表示,院民過去配合搬遷,卻不斷被欺騙。「我住五雲舍,是最早拆的,陳再添住的地方說不用拆,可是五雲舍一拆,他住的地方就垮了!」周富子認為,院民過去不知地質問題,現在知道了,絕不願搬走再次受騙。


吳澤成表示將請捷運局檢討在安全範圍下,妥善處理交通與維生管線問題,也會請樂生療養院方負責妥善照顧院民的生活及醫療需求。而變更設計、水保變更及環差分析等作業,也會請捷運局訂定作業期程,並要求農委會水保局、環保署與交通部全力協助。


立委:互踢皮球演好戲

賴幸媛對此說法相當不滿。她認為,在2週前的公聽會曾做出9點決議,其中要求工程會必須依照90%方案進行討論,「但工程會卻叫土木技師新創版本!」她指 出,捷運局在公聽會上表示,「只要文建會指定古蹟,捷運局可設計不必拆樂生的方案」,但至今文建會仍無動作,推拖為地方事務,「根本就在踢皮球!」


賴幸媛透露,前天原本反對樂生保留的立委廖本煙在立法院會提出「捷運新莊線延伸至樹林三俊、光武、中正大案站;並提輔助機廠替代原新莊機廠所需空間」替代方案。已獲得立法院內包含李鎮楠、魏谷明、李俊毅等超過30位立委連署支持,可行性很高。


「既然捷運局探勘圖經專家指出開挖恐有危險、又有替代方案,吳澤成不該草率做成決議。」賴幸媛表示,地質與水文問題既是雙方同意癥結,就該暫停動工,先以 分段通車為先,並同步重做抽水試驗,「只要2個月、花費1、2百萬,至少能保障機廠與新莊人民安全!」呼籲吳澤成重新思考,避免樂生重蹈林肯大郡覆轍。

7 則留言:

Joseph 提到...

我並不是要踢館
所以這一篇如果你不反對,就不要登出來了:

有時候要觀察一個人是否負責任、是否誠實,一場談話是遠遠不夠的,甚至三五年也不夠,十年是最起碼的標準。
我不知道林瑞梅是誰,不過會說出「1992前,政府政策從未徵求民意。而1990年代,恰好是台灣所有重大決策開始的時刻」這種話來,不是非常無知,就是相當邪惡,基於人性本善,我先推定他是無知的那一種。

在台灣社會運動史上,最早成功的戰役是1986的鹿港反杜邦運動,那還是戒嚴的年代。反核四不是始自於民進黨,同樣在1986,從中國大陸選出來的萬年國會老立委就封殺了核四的預算。至於後勁反五輕、宜蘭反六輕….也都是八零年代的事。

相反的,我不知道他怎麼定義「台灣重大決策」。但是你打開台灣空照圖,你現在看的到的一、三號高速公路、北宜高、大台北捷運、六輕、各機場、科學園區…通通是1990以前就決策好或執行完成的案子。甚至,不只是蘇花高,還有一條中部橫貫高速公路早已規劃完成。

我沒想爭論這些案子的正當性,我只是想說,「1992前,政府政策從未徵求民意。而1990年代,恰好是台灣所有重大決策開始的時刻」這句話實在是鬼扯到家了。

如果這些人的思考與對歷史的記憶就是這樣,社會運動該怎麼走下去?

Chyng 提到...

Joseph:

做為一個社運門外漢我無法回答你的問題
而我不覺得這樣是踢館
反倒覺得是學習
所以讓此篇留言公開
或許會有些討論也說不定
至少知道有些對社運比較有概念的人會來看這版:)

Joseph 提到...

很顯然,我是回覆在錯誤的題目上
我本來是要回覆在社運何去何從那一篇...

Chyng 提到...

XD
對耶
我現在才發現...||||
不過沒關係吧 噗

不妨說說你覺得社運要怎麼走?

歸去來兮 提到...

從你第一次回覆我到這次
好像沒有一次超過30分鐘
拜託你花點時間想想好不好

年輕人衝動可能是好事
但是世間事豈能都有easy answer?

(這一篇如果你不反對,也不要登出來了)

Chyng 提到...

我無意為我的「無知」辯駁。但我對這份職業或說對我個人的期待是「不斷填充」。你做為一個讀者提出對於獨立媒體的期待,我認為很好,也願意朝這方向去進行與努力。

你覺得回覆時間太短代表沒有思索,那麼我試著緩慢地一一回覆。

你不認為「態度如此迴避」是閱聽者想知道的內容、想要知道迴避後面的事是什麼。我同意後者而不同意前者。就拿地下水壓那則新聞為例,它是「新聞」而非「專題」,在「新聞」面臨當日必須截稿的情況下,捷運局卻強硬不肯回答,我只能處理「態度」,以對比樂青訴求相當嚴重,而捷運局竟以這樣的態度在敷衍閱聽眾。

你在小草那邊問:危險性有多大?可否避免?避免的成本是否超過該危險本身?是不是可被接受的?我認為這些問題在捷運局願意回答之前,所有的答案都會是虛幻的。危險性有多大?專家說水有七層樓高。能不能避免?專家覺得有危險。這些都是樂生這邊提出的疑慮而捷運局沒有回答。

如果你指的先入為主是說我沒有得到捷運局對此「肯定」的說法,其實我無法認同。因為我認為捷運局的態度就代表一種「回答」。而在公共政策可能有所危險、雙方也都同意,但官方態度依舊是「不肯回答」還不是提出立場相當的回應,我不知道閱聽眾為什麼不該知道?

至於你後續問的「政府監督責任該到哪裡」、「包商間的損害賠償責任如何分配?」確實是會議中沒有討論的問題。別說你覺得會議沒有討論價值,我也覺得沒有啊。但是誰讓這會議沒有價值的?不就是不回答的政府官員嗎?

而「迴避的事是什麼」不只是你想知道,且是我也想知道也認為是閱聽眾所「必須」知道的。但與官方周旋需要時間,包括追蹤檢索收集資料(這方面你也許比我有經驗雖然我不知道你做什麼的但從留言回覆你似乎很熟練),但我卻遇到困境。這個困境是:獨立媒體往往非常貧窮,同時意味人力緊縮。

當然立報並不像中天一則得處理四條新聞,但基本稿量是有的。在處理每天必須出來的新聞的同時,只剩下其他零碎、被切割的時間收集、閱讀資料並與政府官員斡旋…

我自覺是將處理新聞時間壓縮得非常緊的人,但就以早上跑完一則新聞完後寫稿,接著下午再處理另一則新聞後,離政府單位下班時間也差不多了。公務員的服務態度雖然不是每個都很差但是準時下班與拖拉應是常態,因此過去收集資料多半透過議員協助。

而你所說的議員很笨這樣的狀態我確實是現在才了解。

至於社會運動該怎麼走下去?就我目前有限的知識與經驗,這問題對我來說還是天問,所以請你談談你的看法,並不是向你要個答案。

鱷魚 提到...

這..只好等出人命時, 再來互駡吧...

把這個收起來了, 未來出事時做個見證..

不許收說一聲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