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大姊,妳的教訓我收到了!


這個時候記性特別好。來想一想,想一想為什麼許大姊要我想一想。


喔,因為我看到在畫面中舉攝影機腳架的民眾不斷被警察嗆,威脅要他拿出證件,可是他原本腳流血坐在地上,什麼事都沒有做,所以我這個菜鳥就不懂啊,不懂警察盤查他的依據為何?我不知道,我想閱聽眾也不知道。


再來大叔怒了,因為警察一直說他先動手他先動手,大叔肝火上升所以他舉起腳架,可是他也只拿起腳架,打警察了沒?沒有。警察立刻推向他撞倒在地,口中還嚷著:「你們看到是他先動手的!」三、四個警察拖著他進捷運局。哇,為什麼?狀況是什麼?我不知道,閱聽眾也不知道。


然後我要過去採訪卻被擋在門外,看到其他平面記者在裡面,所以告訴他「我是記者」,接著出示記者證,有何不對?啊我知道了,不好意思,平面媒體又是小平面媒體,不像你們麥克風大隻得像槍,只能囂張地拿出記者證。真的很抱歉,不這樣做就沒人知道我是記者,歹勢哩。


至於為什麼我要「衝撞封鎖線」?拜託前輩妳告訴我,其他平面可以進去、別家電視台跟警察交頭接耳、從封鎖線內走出來,是哪門子的封鎖線?主流媒體專用嗎?穿牛仔褲跑抗爭新聞,跑得比較快,平常沒保養,覺得蛋液剛好很營養的小媒體就不適用,是嗎?


好啦,給妳放啦,這麼愛播給妳播麻,妳的新聞自由嘛,哦~



7 則留言:

阿達 提到...

胡記者,妳實在是太帥了!

anarch 提到...

接下來,不管是中天或許姓記者,不曉得還會怎樣出招?

也該讓自己情緒緩和一下,不要為了這種鳥事氣壞了(拍拍肩)

油油 提到...

寶貝
最愛妳了
加油

匿名 提到...

作為一個運動者(我算是吧XD),每每活動之後,看到立報胡小姐的報導,真的會發現,原來我們出問題的不是傳播教育。

胡記者的參與度、撰寫能力,都能讓我在扭曲的大眾媒體之外,看到一篇坦然的報導。

這個社會就是有樂青、有胡記者這樣的人們,與你我為需要努力的事情,做好自己的本分。

無論是青年學生的本分、記者的本分與社會運動人所需具備的本分。

==

盡了本分,於自己的位置上發揚「公義」,這個社會才會自助而人助。

為金錢賣命勞碌,不是罪惡。

只有那種傻到不行的人,妄想賣了靈魂就能參與到那似乎存在的結構或位階,以為可以攀上一點東西,得到點虛假的利益來滿足。而哪天電視台惡性倒閉,你們失業的時候,社會運動界會不會伸出手為你們吶喊?或許你們根本不會有要出聲吶喊的機會,你們所服務的資本家早就計畫開始一個個把你們捏掉。

在他們眼中你不過就是嘍囉、免洗餐具。出錢買到的,丟掉不會可惜。而賣掉的靈魂,要去何處舉幡招來呢

Chyng 提到...

阿達:
謝謝,變帥是我的夢想XD

Anarch大哥:
沒有氣啦,好多人好幽默,比方雞蛋網友說「我真是受寵若驚」;又有清流露露小妹妹的可愛影片,世界多美好啊~(大心)

油油:
謝謝你蛤。

匿名運動者:
謝謝你的鼓勵與心得,大家一起成長吧。還有,叫我慕情就可以啦:)

phoe 提到...

讚!胡小姐,妳的努力讓我對於失望的媒體還保有一些些的希望跟好感。
加油!!!

Chyng 提到...

謝謝Pho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