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誌銘

於是錯了。如果猝然而逝的那一刻,再多詩歌也無法描摹我的理解,那麼輕聲朗誦《Resignation》時,應該就不會有如針扎心的感覺。Sylvia Plath說:「我坐在同一個玻璃鐘形瓶下面,在我自己的酸苦之氣中慢燉慢熬,自作自受。」互斥彼此的無法犧牲,究竟是陷阱亦或真實?



I love you
because you made me
want to love you
more than I love my privacy
my freedom from commitments
and responsibilities
I love you 'cause I changed my life
to love you
because you saw me one Friday
afternoon and decided that I would
love you
I love you I love you I love you

親愛的Giovanni,我不斷揣摩,覆誦妳一次次的傾吐,想像無力、包含厭倦、鬱抑、矛盾,混合大聲叫喊、消極抵抗的微弱聲息;推測妳究竟復活或是逝去,是否認定儘管所有這些帶來可怕絕望,依舊選擇生活在自我建造的天堂之中?然而解答是冬日大雪上的足印,瞬間掩滅。僅殘剩呼嘯而過的冷風颼颼。

寂寞的人相濡以沫,寂寞的人也攻城掠池。寂寞是想望倔強,最終卻仍要為心底無可填復的凹痕匍匐於外於寂寞的事物。企求的和諧不存於失衡已久的聖殿,錯綜複雜的那些是變動的基石,風吹雨淋就能輕易侵蝕。

「不擁有任何東西,是為了不為任何東西擁有。」-《墓誌銘》

5 則留言:

老業 提到...

我可不可以問個很鳥的問題...
Giovanni不是應該是男的嗎?

Chyng 提到...

這個Giovanni是女的。

Nikki Giovanni,一位相當著名的女詩人,其實她原本的名字不是這樣(不過我忘了她最初的名字),這是她後來自己改的,特意選了男性化的名字呈現自己。她的詩是女性文學中蠻重要的代表,現在還在維吉尼亞教書中,日前校園喋血案那個韓籍兇手趙承熙曾修過她的課。

theo 提到...

很動人的一篇網誌,冷暖自知
活在玻璃瓶中的感受
我稍有領略

對於本質缺乏的人
假如再多的愛戀
都只能見證這個缺乏的話
那麼或許只能讓這個-you-
成為一雙鞋
一頭麋鹿
一片森林
一首詩歌
一部電影
一群人
或一片星系

既然特定的人事物
已經無法填滿那個空洞
只好就拿對整個宇宙的承諾與期盼
來填吧

這是無論如何總是
滿足不了那個缺乏的我
常在鬱悶掙扎下
自問自答的話語

老業 提到...

原來是這樣,謝啦!

如果是Nikki Giovanni的話,那就不突兀了;這樣一來,Giovanni變成姓。

我去查了一下,她本來叫Yolande Carnelia,跟的是媽媽的姓,後來改成跟父親Jones Giovanni姓。

在美國文化中是個蠻特殊的現象,看過不少本來就隨母姓或是由父姓改為母姓者,倒是第一次聽到有母姓改成父姓的。

真丟臉,在美國唸了十年書,還是對美國文學很陌生...。

Chyng 提到...

Theo:
你的回應又是一擊。如果真能成為一片星系、一首詩歌或一部電影,或許還可以暫歇喘息吧。祝福你,也祝福我。

老業:
謝過你的搜尋,因為我上課筆記沒抄起來XD,她的詩很棒,值得一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