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救土地 邵族人祖靈祭前夕發聲

【記者胡慕情台北報導】 位於日月潭的邵族至今仍完整保存延續千年的傳統祭儀、祖靈祭的歌舞與儀式,但他們文化保存的最後據點伊達邵部落社區,即將面臨被摧毀的危機。昨天邵族人在祖靈祭前夕北上召開記者會,要求政府正視原住民的土地所有權。


邵族文化的獨特性

邵族是台灣人數最少的原住民族,不到千人,保有獨特風俗習慣、文化、語言,祖靈信仰和豐富歲時祭儀更是完整,唯有賽夏族可相提並論。卲族文化發展協會理事長巴努.佳巴暮暮難過地說,邵族自西班牙人統治至今,不論執政者是誰,「我們的文化與土地永遠在遭受侵蝕,喪失邵族文化的傳承空間!」


巴努.佳巴暮暮指出,邵族人發展於日月潭,南島族群就是台灣的主人,「但為什麼我們必須向貴國政府要我們自己的土地?」他進一步說,當時邵族舊社遭水淹沒,日本政府要求邵族人遷至歧視意味極濃的「德化社」;而在國民政府掌權後,民國69年開始德化社市地重劃,更使邵族土地巨量流失。


市地重劃沖散族人

市地重劃使邵族聚落被平地人沖散、生存空間被擠壓,語言、文化傳承困難,更嚴重的是,原住民最重視的祭典受到嚴重干擾,祭場也面臨一一被法院拆除的命運。


巴努.佳巴暮暮指出,已故長老陳進復專屬的祖靈籃集中祭拜場遭法院判決強制拆除,抗爭無效後於2003年夷平,被興建民宿大樓;接下來同樣面臨遭法院拆除命運的,便是今天邵族舉辦祖靈祭的杵音祭場。


巴努.佳巴暮暮憤怒地說,這塊僅2.6公頃的土地遭南投縣政府強奪豪取,只因要用來BOT蓋觀光大飯店。中央研究院民族所副研究員丘延亮痛批簡直是把邵族的活文化當成木乃伊送入展示館。


丘延亮指出,921大地震後,為了讓邵族得以喘息,她們回到在民國60餘年被南投縣政府以興建山地文化中心為由奪走的土地,不花政府一毛錢,以族人與各界朋友的力量打造以利文化傳承的伊達邵部落社區。


巴努.佳巴暮暮哽咽,身為漢化極深的邵族人,竟得眼睜睜看著學校無法教導母語,「因為多數孩子都是平地人,家長說:『學那個幹嘛!』」但在社區裡,各項祭典得以不受干擾而有尊嚴地進行,伊達邵部落社區也可彌補邵族母語難以傳承的缺憾,可謂邵族最重要的文化復育基地。


南投政府無視抗議

但南投縣政府無正視邵族的抗議。根據南投縣政府於今年8月27日的民意信箱回文指出:「日月潭休閒渡假旅館BOT可行性評估案」規劃「伊達邵」之土地方向為「邵族文化會館」及「休閒渡假旅館」等,本案土地有2.59公頃,如與原民會規劃案搭配發展,其中「邵族文化會館」可結合邵族生活街、文化產業展示及工藝發展等,先行建設。


但巴努.佳巴暮暮不解:倘若邵族的生存空間、最重要的文化復育空間被縣政府奪走,要再多的文化會館、文化產業展示、叫什麼「生活街」的小攤販、與工藝館有什麼用?藝品或商品不能取代活生生的邵族文化、傳統禁忌歌曲、祭典與母語,活著的文化更不是展示館裡的木乃伊。


政府構想不切實際

立委陳瑩透露,南投縣政府所謂150公頃的文化復育園區,其中70%為山坡,加上完全建設後得花數年,建設期間邵族人的生活空間、安置問題,政府也完全沒有解決


丘延亮強調「弱勢者不該被安置」,尤其原住民文化與土地緊緊相連,根據聯合國第45條人權宣言、原住民傳統領域概念:邵族人不僅要150公頃的文化復育園區,這2.6公頃也要討回來。


巴努.佳巴暮暮說,數日前一位女祭師已不幸因突發性心肌梗塞過世,更暗示著足以傳承文化的年長邵族人已快速流失;按照邵族傳統,今年不適合舉辦大過年,但因邵族已到生死存亡關頭,因此決定破例擴大舉辦祖靈祭,希望各界感受邵族文化復育的重要,要求南投縣政府重視原住民權利。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