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不該腳步緩


【記者胡慕情台北報導】日前聯合國在印尼峇里島召開的全球暖化會議,在歷經一波三折後,催生了「峇里島藍圖」(Bali Roadmap),訂定對抗全球暖化的關鍵時程。2009年將作為簽訂劃時代條約的最後期限,世界各國並強調「沒有任何一個國家能自身於外。」


台灣明列下一波減量名單

此次會議中,綠黨和台灣民間團體代表也組成代表團參與各項會議,台灣環境行動網理事鄭一青更以專家身份獲邀參加聯合國重要周邊會議發言。昨天民間團體召開記者會,針對峇里島藍圖對台灣的影響詳細說明,並提出參加會議的觀察及對台灣政府的要求。


鄭一青指出,這次會議中雖無明確說明「後京都議定書時代」已開發國家要降低多少溫室氣體排放量,但歐盟已確立未來將減量
30%,並希望在2050減低90%甚至100%。會議中也確定如南韓、台灣在內等新興國家將被列為2012年的減量名單。台灣溫室氣體排放佔全亞洲第一、全球成長量又最快,已引起各國震驚,世界各國要求台灣政府不該放任高污染開發案繼續通過。


2009年世界各國將召開第15屆締約國大會訂定2012年國際減量目標。鄭一青表示,台灣一直認為已加入WTO,不會有被制裁的可能;但在台灣不斷將油電補貼在高耗能產業上的舉動,2012年一定會被提出來檢討。她特別點出,新興工業國都被列在減量名單上,「不管有沒有簽京都議定書都必須減量」。法國甚至明言若有國家不簽署,將課高進口關稅。歐盟也揚言抵制美國,「何況國際地位不好的台灣?」


鄭一青透露,、日等大國雖在會議期間抗拒降低溫室氣體排放,但在會議舉行期間,美國國會議員已通過嚴格的應對法案;而日本則是能源效率最高的國家之一。「這些國家雖在政治協商採緩慢腳步,但在國內法、科技跟綠色經濟的投入卻很大規模。」台灣若繼續保守,將喪失長期經濟跟生存承諾。


調適基金成立

環境資訊協會主編彭瑞祥表示,這次會議除了再談減量外,也特別提到未來人類該如何調適。目前台灣對此議題尚屬冷感,但國際已有確定目標。京都議定書附錄一中的38個國家未來將承擔更大責任,目前雖無明確期程,但在文字上已承諾未來願意提供技術與資金協助,成立「調適基金」,幫助貧窮國家做氣候變遷調適。


彭瑞祥說明,「調適基金」已被各國同意用全球環境基金(GEF)做為管理單位,信託單位則是世界銀行,未來將透過這兩個單位規劃如何幫助受氣候變遷影響的國家,如窮人受水資源匱乏的影響等。


此外,過去世界多強調「碳補償」的概念、推動造林,但今年特別強調保存雨林的重要性,由於雨林消退造成的二氧化碳排放也相當驚人,因此挪威已承諾將投資25億美元,分5年給熱帶雨林國家做森林保育工作。


企業的碳管理責任

值得一提的是,在永續地球的週邊會議中,包括聯合國環境理事會、環境基金、ISO等組織,都強調各國應推動綠色產業的碳管理。舉例來說,英國看到企業界對其他各國的降低二氧化碳影響力高達25%,所以如拜耳公司以推行「零碳排放的電腦公司」,將要求電子業提供碳排放的生態足跡,已檢視產品是否符合永續。


鄭一青指出,未來從地板(傳統產業)到面板(高科技產業),都將被外國買家要求提供溫室氣體排放的數據。「台灣再不因應,將面臨生存問題。」這次台灣民間團體也發動跟國際綠黨與國際團體的聯署,世界各國已有數十個團體與個人聲援反對蘇花高、台鋼與國光石化等大開發案興建,並承諾持續關注發展。


綠黨秘書長潘翰聲透露,目前台灣的環保阻力是政治部門。對趨勢的後知後覺使產業結構產生很大問題。目前台灣出口到日本、歐盟等國都是單價高的產品,但在台灣未提出減量應對措施,而世界各國相當重視的情況下,出口高單價的產品因而受制裁。


反觀鋼鐵等高污染產業因送往排放量也高的國家如大陸,卻因此安然無事,對高科技產業並不公平。綠黨中執委溫炳原直指「中華民國經濟建設委員會主任委員何美玥與經濟部長陳瑞龍應該下台,怎會把經濟發展都放在台塑身上!」


台灣再生能源的未來

而目前立法院朝野協商達成共識,未來「再生能源發展條例」可徵收再生能源基金,等同向全民提款、忽視企業責任。溫炳原抨擊政府此舉是漠視「緩和」跟「適應」的重要性,意圖以「發展再生能源」唬弄人民。


溫炳原說,以目前國會生態,必定有許多「利益委員」會趁機跟經濟部門合作,導致某些企業巧立名目,聲稱發展再生能源,卻造成更大問題。潘翰聲也強調「節能才是首要之務」,單靠再生能源基金無法解決問題。


溫炳原說,就算台灣要發展生質能源,也須審慎評估。如印尼即是為了減碳、扶植生質能源而引發環境問題;選擇錯誤能源作物也會挖東牆補西牆,以大豆跟玉米為例,在轉換過程會有浪費、需要氮肥又製造二氧化碳等。


潘翰聲指出,台灣其實有能力以「纖維」轉換為生質能源,雖發展生質能源勢必花費較多錢,但世界各國早已不將核能發電列入討論,「生質能源絕對是唯一的路。」溫炳原強調,台灣有
20萬頃休耕農地的條件,若政府願意將生質能源與休耕問題統整再做發展,對台灣再生能源發展才有好的影響。


鄭一青也提到,國際已開始反對任何會破壞環境的再生能源發展。國際團體也開始採取「金色標誌的清潔基金」,透過環保團體與其他單位的共同認證,確定生質能源的創造不會破壞環境才可被使用。


環保團體認為,設立再生能源基金不如課碳稅。在歐洲國家推行的重要配套之一便是降所得,要求高耗能產業負責,再將其補貼到再生能源產業。「唯有運用市場機制,做成份結構調整,人民才能受惠。」


台灣無法自身於外

民間團體強調,各國長期減量愈來愈嚴格:台灣也該訂定溫室氣體排放基準年和長期減量目標,以國際減量趨勢來看,2050年的長期減量目標至少該減量50%。

目前台灣環境行動網已是國際氣候變遷協商最主要的民間團體聯盟國際氣候聯盟(CAN)的第一個台灣會員,並已獲初步同意籌組CAN TAIWAN,將來在台灣和國際氣候協定機制中,將在台灣完全沒有聯合國的發言和協商權下扮演為台灣發聲的關鍵角色。

彭瑞祥觀察,目前全世界地方政府、城市、民間智庫與壓力團體,正展開跨國界與跨領域的結盟,台北、高雄都已加入「地方環境行動國際委員會」(ICLEI),台中更是「世界城市暨地方政府聯合會」(UCLG)的成員,「台灣將不能再以非聯合國會員為理由,放棄和世界共同抗暖化的努力。」



2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台灣?
世界各國不是認為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嗎?
那麼台灣排放的二氧化碳要算在中國的頭上。
為甚麼要求減碳的時候又把台灣掛在嘴邊?
台灣減碳的額度可以跟其他國家交易嗎?

Chyng 提到...

做環保,認同環保,除了與我們生活息息相關之外,難道必得先找到其他的依附理由嗎?

已開發國家對開發中國家甚至未開發國家,透過外交或經濟壓力要求不得再循已開發國的發展模式、要求必須保護雨林、減碳…,但在這之前,它們卻已先透過吞蝕資源而達富強,當然不公平。只是,這依舊是我們生活的地方,不是嗎?

雖然碳交易現在看來已是趨勢,但就我的了解,若有心降低溫室氣體排放,根本不該允許,因為整體排放量不會減少,除非產業轉型。以碳交易逃避降低溫室氣體排放量的責任,只是提供給能買得起碳交易排放量的國家繼續製造污染,然後那些被外交與經濟壓力箝制的國家,再度被剝削。

不管台灣存於什麼畸形的角色與地位,有些事仍舊是,存在,就得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