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沙龍


早上跑完線,花不到20分鐘寫完稿,等待下一條線時,開始和阿潑東聊西扯。雖然女人的閒扯很難避開風花雪月,但因為我倆都有很跳躍的性格,所以話題永遠可以隨時轉彎。於是當阿潑說了一句:「至少確定他(前男友)很愛妳」之後,我們的對話變成以下—


我:我前幾天重看嚴歌苓的小說,其中有一篇《我不是精靈》,每次看都超想哭的。
PO:哪一本?
我:少女小漁。
PO:嗯嗯,借我看,哈哈。
我:好,帶去給妳。
PO:
為了振作,我覺得我們應該開讀書會。

然後就開始聊起語言學習這件事接著是報名去青海的事(啊,我還沒報名)接著就去跑線。沒再想。


但下班坐在搖晃的公車上時,忽然想到今天是書展最後一天。對於今年書展真的一點興趣都提不起來,參加書展至少有七年經驗,對書展卻愈來愈失望,因為書展不再只重視純粹的閱讀分享樂趣。


確實,有些出版社需要這個機會把一些具時效性的刊物清掉,但不能所有攤位都這樣搞,否則一些小出版社好不容易獲得參展機會,如行人,如今年大馬文學,根本就無法曝光,遑論推廣多元閱讀。


書展基金會其實非常習於媒體操作,所以每日發出的新聞通知都選那些非常有畫面,以及媒體愛的(容易寫、人潮多的),我不覺得那些不該被注意,過去被視為次文化的、猥褻的作品,其實在書展中,相對獲得一些平反的機會。但也因為書展基金會花太多氣力把那些本來就會吸引注目的拱上檯面,其餘策劃的各式對閱讀或對社會進步有幫助的講座,反而被忽略了。


以去年主題館俄國為例,基金會規劃了一系列深入淺出,能在極短時間內快速理解俄國簡單文學與文化背景的系列講座。講座先從俄國詩人開始談起,第一位就是重量級的普希金


普希金很浪漫,而且他的詩淺白易懂。雖然他有細膩的筆,卻也有和一般人一樣魯莽、愚鈍、熱情、明亮的性格。過去不論新聞局或學校教師怎麼推薦優良讀物,大多仍不脫英美文學,其餘如德國、日本、俄國、西班牙等各地作品,很少能受到矚目。因此當作家寫出其實好懂、但過去不被重視的作品時,最需要的就是引導與推薦。


記得去年聽到台大教授歐茵西在台前朗誦普希金時,立刻驚為天人並且熱淚盈眶,天知道學校教育哪裡有教「朗讀」,除了那些口條好被挑去比賽的?鏗然有聲不再只是成語,那天我深刻體會到韻律的美妙,即便我根本聽不懂俄文。而且讀詩不是只看文字,也不是把文字唸過一次,畢竟其趣味在於理解後輕喃句子時,在自己的聲音裡聽到自己跟作者的共鳴啊。


別看俄國人在影集上或教科書裡被描述得冷酷生硬,讀了詩以後才知道俄國詩人多情浪漫到讓人自嘆不如。透過專家朗誦、解讀作品內容,這些原本對台灣讀者來說極為陌生的詩人,卻忽然變得很近。


如果說,閱讀最重要的功能是增添生命的厚度,而書展自居為推廣閱讀重要推手之一,重點應該是這樣的:帶領你的讀者認識這些書。書賣不出去當然焦慮,但當書的內涵被看到時,買書對台灣人的消費能力來說哪裡有困難?


《風之影》可以算是這一兩年很暢銷的作品,好友送了我書以後我卻沒有讀完。當然作者的文筆非常流暢,情節也很吸引人,可是在有限的時間裡,我往往無法一次解決,於是必須擱下。還沒讀完,所以不能評論它,但做為一位讀者,在讀完《風之影》之前,除了上述指出的那幾點,以及出版社在封底呈現的那些不痛不癢推薦,在閱讀行為不斷被打斷的情況下,實在很難提起勁繼續閱讀,畢竟《風之影》不算薄,擱了那麼久,不是黑洞的腦也忘得差不多。


然而同樣厚度的《藍調石牆T》卻讓我欲罷不能。去年王蘋出席書展推薦這本書時,她朗誦了其中一段文字,我坐在第一排,正對著王蘋,眼淚毫不遮掩地掉下來,淚掉得我都窘迫了起來。那天跑新聞,我得趕稿,閱讀行為被打斷,可我一邊打稿一邊就記得「我要趕快讀完」,為什麼?因為王蘋的介紹觸動了我。


書展是一個立體的空間,推廣閱讀的作法也應該要立體,不然,跟去水準買書哪有什麼兩樣?(水準還比較便宜!)。而當台北書展意欲邁向「國際化」、「多元化」,就更應該著力在那些過去被忽視的小眾聲音,如這次獲書展獎的蔣勳即以媒體為比喻,認為非主流、非商業的媒體存在,就是為了提供邊緣角度思考;書展中,突顯過去被忽視的文學作品也有異曲同工之妙。


這些,書展基金會都有做,去年讓晶晶書庫首次走入書展,今年則規劃多項NGO相關的演說,包括環保、農業、工運、無暴力校園等,只是依然太保守,甚至有些開倒車了。


(嗄,不知不覺說這麼多,一定有人想我到底提跟阿潑的對話幹嘛。這是被阿潑傳染嗎?)


好啦,因為想起閱讀這件事,加上大家都愈來愈少讀書但我們都有這樣的需求,就覺得,那真的來辦讀書會好了!在公車上被晃來晃去的時候,覺得有這樣需求的我們會產生的討論分享氛圍,很適合「沙龍」兩個字,於是非常自然地聯想到How的新辦公室。


由於How很大方地說:「好,要先來看場地嗎?」,所以認認真真地寫下這篇文,若辦成的話,還可以支持公平貿易,真是一兼二顧~How透露未來店裡也會辦講座或讀書會,目前以鐵馬、自由軟體、咖啡、組織經濟、國際貿易為主。可以報隊也可以拆夥XD,有興趣的人希望一起討論時間、內容,希望規模不大。留言討論,以上。




3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無獨有偶、我二十幾年前在芝大參加了一個俄國文學作家的聚會,雖是熟讀三十年代舊俄文學譯著的粉細、但不歆俄語,只見各式大鬍子們有氣無力的講個三句兩句、英譯者斷續口譯;悶得打了瞌睡。渾沌欲睡間、突然被洪鐘之聲警醒 –– 但見方才噓噓而言的老者站立了起來、單田之氣震動屋樑,詩音起落之處整個會場忽地風起雲湧、登時燦然生輝,會眾鄂然之餘紛紛感動落淚 – 其中不少是像我一樣不懂一句俄文的人,深深地在天啓般的節奏和語声中受到顫動……..誰曾說了詩的真實?我經騐的是詩的威力….



延亮

KarlMarx 提到...

好吸引人的經驗!希望有機會親睹。

Chyng 提到...

老師:
最後兩句說得好好噢>///<

卡馬:
聽到被讀得好的詩真的超感動。有次聽國文老師讀上邪,當場在教室哭出來,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