ÖKOGREEN,消費者的樂活區




杭州南路一段的幽靜小巷,坐落著一家獨立咖啡館—ÖKOGREEN。不若星巴克充斥布爾喬亞氛圍,也沒有希臘地中海的外觀,這家咖啡館樸實無華,與周邊住家並無二樣,但它確實是家咖啡館,同時,也是「樂活」遊戲場。


「ökogreen」結合德文「öko」與英文「green」兩個字。「öko」是「生態」的意思,與英文「eco」同義,中文店名,就是「生 態綠」。之所以如此命名,源於老闆徐文彥並不將生態綠視為企業,而是「綠色有機體」。生態綠咖啡館以融合社會公義與環境保育為出發點而成立,並連結台灣與 國際組織一同關注貧窮與暖化等全球議題。


生態綠強調使用公平貿易的咖啡豆,同時也是華人世界第一家獲得公平貿易特許商資格認證的咖啡館。徐文彥表示,最早接觸到公平貿易是在英國,原先歐洲各國的公平貿易標籤並未統整,顯得相當混亂,直到2002年,公平貿易組織才重整。


將散亂各地的公平貿易標籤完成整合,一共花費5年時間,但整合後,2003年的公平貿易產品開始有組織性、系統性地大量曝光。當時就讀於 Essex的徐文彥因一群義工散發公平貿易的明信片而對公平貿易感到興趣,同時學校的合作社也在販售公平貿易咖啡。「我覺得有機會台灣應該跟進。」


徐文彥自海外學成歸國,並無立刻著手公平貿易相關行動。真正讓他決心進場,是在綠黨第一次台北市議員選舉之後。身為黨員的他在選舉結束時到台灣 各地行腳,發現台灣有機小農如溪底遙的龍眼、柳丁、屏東環保聯盟的芒果,必須花很大成本在行銷與通路建立,加上產品的季節性,一年只能跟消費者建立一次關 係,根本無法擴大消費群體。


「這樣一來,有機小農生產面積就被侷限。農產品一年一收,也導致農民無法預估產量、永遠不敢做量大投資、擴大面積種植,只能保守地經營那一塊小小的地,導致產量、消費群體與耕種面積都受限,每個小農只能自己負責自己的通路,效益極低。」


徐文彥憂心地說,台灣早在幾年前就有許多人討論公平貿易,但卻少有產品進場。雖有城市藝術咖啡等產品引進,但這些公平貿易商品卻被當成特殊產品或精品經營。對徐文彥來說,「真正的公平貿易必須是一種倫理消費運動,而非有錢人的贖罪券。」


當公平貿易開始受到全球重視,連鎖咖啡店星巴克曾因輿論譴責而表示將採用公平貿易咖啡豆以維持形象。根據星巴克官方說法,至2004年底,星巴 克將投入3年270萬美元的經費、提供250萬美元的低利貸款,並以遠高於市價60%至200%的價格收購參與公平貿易農民有機栽培的咖啡生豆。


但消費者不知道的是,3年270萬美元分別由3個不同單位出錢,比起星巴克一年收益來說根本九年一毛;更重要的是,消費者走進星巴克,不見得能喝到「公平貿易咖啡」,因為要不要在今日特別咖啡使用公平貿易咖啡豆,星巴克並無一定準則與規範。


面對擁有龐大資金並以公平貿易旗幟經營形象的咖啡店,徐文彥認為根本無法落實公平貿易的真正意涵,也無益落實倫理消費。因此,生態綠咖啡館強調「教育消費者」。在生態綠咖啡館點咖啡,「價格全由消費者決定」。


徐文彥說,生態綠咖啡館的經營目的不是希望賣出一杯杯咖啡,而是希望當一位固定需要消費咖啡的消費者走進生態綠時,能透過觀摩咖啡實做,並給他時間說明有關公平貿易的種種內容。


徐文彥強調,公平貿易要從日常生活做起。「一位消費者買了一個公平貿易的錢包或袋子,看似資助當地的生產者,但設若買了卻不使用它,那只像在捐一筆錢,卻無法成為生活中的一部分,這跟倫理消費還有一段距離。」


其實,徐文彥原先對咖啡一無所知,「我甚至連在咖啡館打工的經驗都沒有!」但他認為在眾多公平貿易商品中引進不受季節影響的咖啡豆,才最有機會建立台灣消費者對公平貿易的認識。


他希望進到生態綠咖啡館的每個人,都能清楚認識產品內容、如何生產、產品與土地的關係,「我希望從單一產品出發,並建立倫理消費觀念,讓生態綠成為平台,使其他台灣有機農產品更有被消費者接受的可能。」


走在街頭,隨處可見星巴克、怡客、壹咖啡或85℃,咖啡因行銷包裝成功,喝咖啡的人愈來愈多。但徐文彥透露,台灣最常飲用的咖啡來源其實是便利 商店販售的三合一咖啡或罐裝咖啡,真正的全豆咖啡,也就是咖啡館所使用的,其實僅佔兩成市場,其餘八成消費量,都是「不健康咖啡」。


「推廣公平貿易咖啡,不可能與連鎖咖啡店合作。」因為這些店家沒有時間教育消費者。起初開店時,曾有人擔憂生態綠拚不過市場競爭,但徐文彥說, 他鎖定的教育客層,並非咖啡老饕、喜歡咖啡店氣氛的人,而是那些每天都要吸取咖啡因,卻喝了不健康咖啡的消費者。「簡單地說,假設一位消費者每天都要喝咖 啡,我希望她們能用公平貿易的咖啡豆,去取代每天消費的咖啡因量。」



支持公平貿易的咖啡豆究竟有什麼好處? 2003年科羅拉多大學(Colorado State University)公平貿易研究團體總結7個拉美公平貿易咖啡生產者的個案,不約而同認為公平貿易能在「短時間內改善小規模咖啡生產者及其家庭的生 活。」比起傳統咖啡生產者,公平貿易生產者更能得到訓練機會並改善其咖啡品質,公平貿易生產者的家庭也更穩定,小孩也能得到更好的教育機會。


眾所皆知,第三世界或發展中國家,通常因政治不穩定、內戰等各種問題而走不出殖民地經濟。倚賴單一經濟作物出口賺取外匯的同時,只是內耗自己的資源;僅以物資救援的富國,其實無法幫助這些國家自立,更可能形成無窮盡的剝奪。


然而公平貿易卻對生產者承諾提供維持永續經營、提供先期財務資助金與長期貿易夥伴的「保證收購價格」。雖然價格比市場價格高出許多,但卻能幫助生產者免除價格波動的傷害,與耕種初期的財務拮据,並協助她們經濟獨立、專心培育出健康的農作物。


此外,公平貿易組織也會提供「社區發展金」給有機小農,讓她們獲得溫飽,並協助提升生產設備與團體小農的市場競爭力。簡單地說,公平貿易希望破除過去「金援」的迷思,讓這些開發中國家的農民有自立能力。


對於消費者來說,公平貿易不僅是給貧窮國家翻身機會的善意,對自身來說,更是品質的保證。徐文彥認為,聰明的消費者要「挑剔」—包括內容物、成份、製造時間跟過程。


公平貿易商品不但能確保消費者的購買權益,更能督促不良產品進行改善。透過追溯「產品背後的生產世界」(world behind the product),消費者有機會瞭解消費商品的「生態足跡」(environmental footprint),覺醒到自己使用的日常用品可能帶有一連串生態與社會衝擊。


徐文彥說,台灣對自由貿易與第三世界的世界觀都不夠,「我們的國際觀就是美國的國際觀」,截至目前為止,對自由貿易的反省也不足。台灣在2000年為加入WTO已付出龐大代價,許多人迷信加入WTO就是獲得尊嚴,實際上卻損耗台灣內部許多資源。


他進一步指出,自由貿易近來被視為理所當然,但背後代表的意義是大規模傾銷,對拉丁美洲、非洲等國而言,「就是原物料的掠奪。」當地農民必須貸款以進行種植,等到積欠過多,只好賣油,貧窮因子只會無盡循環。


但若能落實公平貿易,其保障收購價將不只是人道價格,也是保護土地的價格;支持公平貿易,能讓人的工作勞動得有尊嚴,也不讓土地被以剝削的方式 去生產。徐文彥舉例近年因咖啡需求量大增,許多國家為了獲利開始大規模砍伐雨林,改種中、矮的咖啡樹,「使我們現在都必須承受氣候變遷的苦難。」


為了讓消費者更易親近公平貿易,生態綠被打造成「樂活遊戲場」。熟悉自由軟體、喜好單車的徐文彥,讓單車騎士能在生態綠門口安心停車;同時也固定開設學堂,透過講座的方式,讓走進生態綠的人慢慢累積意識。



徐文彥說,咖啡總被蒙著一層神秘美麗的面紗,煮咖啡更被認為是困難的事。煮出一杯極品咖啡固然需要好器具與好技術,「但要喝一杯80分的咖啡,卻沒有那麼難。」


徐文彥透露,只要有一台磨豆機和濾紙,將新鮮的咖啡豆磨好、用約85至90度的熱水沖,就能沖出好咖啡。只要豆子新鮮、烘焙正確、要煮咖啡時現 磨豆子,就能煮出中上水準的咖啡。他笑著透露:「咖啡店的香味不是沖煮而來,而是磨豆機來的,所以只要有簡單的必備器具,辦公室或家裡都能變成咖啡館。」


雖然徐文彥期許生態綠成為有機產業平台,但他也坦承現在要與有機小農談合作仍太遙遠。徐文彥說,之所以爭取引進公平貿易系統,就是希望把倫理消費的認證體系,以及公正性的Know—How引進台灣。


他指出,過去國外推動公平貿易面臨的最大問題就是認證系統。過去公平貿易未整合時,和台灣有機小農面臨本該是「標準」卻變成「形容詞」的狀況雷同。因此如推出有機柳丁、龍眼的溪底遙,只能靠口碑、人情去維持有機產品的生產,「這也是未來政府應該正視的農業問題。」


過去公平貿易未整合時,消費者無從認定挑選,自然無法建立信心;但2002年統一標準後,公平貿易產品銷售量每年幾乎100%增長,「因為有公信力、消費者有信心、產品能見度也提高,這才是未來有機產業的出路。」


徐文彥說,未來生態綠咖啡豆的銷售方式,將靠獨立書店與社運團體推行,「因為這是一個運動,不是商品。」他希望將咖啡豆放給懂得賣、有耐心跟顧客解說公平貿易的人,同時也讓顧客與這些非政府組織或書店建立更深入信任關係。


除了教育消費者,生態綠也將替消費者為台灣環境進行實體行動回饋。每位消費者購買一包咖啡豆,生態綠將提捐10元新台幣;其中5元將做為今年底全球1208抗暖化大遊行行動;另外5元則捐給環境資訊協會的氣候變遷資料庫。


此外,消費者所購買的每包豆子,公平貿易組織都將抽1%的金額做為社會發展基金,保障公平貿易生產者的基本生存勞動權,及幫助當地進行社會發展,如水電、醫療、教育等基礎設施。「給她們魚,不如給她們一根釣竿!」這句話將不再是老生常談,生態綠,已經起而行了!




公平貿易(資料來源/維基百科)

這是一種有組織的社會運動,在貼有公平交易標籤及其相關產品中,提倡關於全球勞工、環保及社會政策的公平性標準,其產品從手工藝品到農產品不足而一,特別關注自開發中國家銷售到己開發國家的外銷。

公平交易運動試圖透過與被邊緣化的生產者及勞工的緊密合作,將她們從易受傷的角色,轉化成經濟上的自給自足與安全;也試圖使她們成為自己組織的利害關係人,並在全球市場扮演更積極的角色,以促進國際貿易公平性。

2005年,全世界公平交易銷售約為11億英鎊,每年約成長37%。雖不到全球實體商品1%,但公平交易商品約佔北美及歐洲市場的0.5%到5%。全球有超過150萬弱勢生產者直接受益於公平交易運動,同時另外有5百萬人受益於公平交易所資助的基礎建設及社區發展計劃。

9 則留言:

雅喬 提到...

今天晚上十點多看了你的文章就興致勃勃地去了(因為離我住的宿舍好近,走路不用五分鐘)

然後我就愛上那裡了,待到了凌晨一點多。(笑)

應該說他們只花了兩個小時就徹底顛覆了我十九年來對咖啡的識覺,以及對「貿易」的認知。

因為妳的緣故讓我認識了那裡啊真是感謝。

(聽說以後會有貓咪玩耍呢。)

然後咖啡因讓我現在依然精神亢奮:)

Chyng 提到...

雅喬:
原來就是妳讓文彥待在生態綠到凌晨五點的兇手之一XD

傳佳 提到...

到底在哪裡啊~
我也很想去呢!!

cd81 提到...

立報的報導沒有把Ö顯示出來 http://lihpao.shu.edu.tw/news/in_p1.php?art_id=19865 變成kogreen...有沒有辦法更改呢? 若不行至少打成oko 免得誤會

Chyng 提到...

傳佳:
http://www.okogreen.com.tw/
這是生態綠的網站,地址和電話是:台北市杭州南路一段14巷16號1樓 / TEL: 02-23222225,找機會去玩玩吧。

CD81:
謝謝你的提醒,我會找機會提醒網站編輯。

HOW 提到...

To 雅喬:

13號你跑去窩到一點!啊哈哈~那你應該有看到瘋狂包裝豆子的老闆和老闆娘。

以後歡迎常來。貓咪的話,我想butter(文彥和宛如的貓)小朋友應該會很害羞的躲起來,需要訓練他不怕生啊~

To 傳佳:

慕情已經給了連結了。歡迎常來喔~

To cd81:

啊啊感謝錯誤特攻隊~

To Chyng:

你寫了4000多字會不會太猛了一點!快要跪拜了拉~

生態綠小工HOW留

Chyng 提到...

How:
對啊,大喬說她有順便幫忙揀豆子啦,哈哈哈。貓咪什麼時候會到?我要玩貓~~~~(四千多字應該要怪文彥話多吧!哈哈哈)

匿名 提到...

雞婆一下,o(上面有兩點)可以用oe取代(要不就直接用複製貼上或是德文輸入法囉)。

by 剛好會德文的路人。

Chyng 提到...

路人:
感謝指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