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寫


端午未至,夏季已來。早晨無霧、微有涼風,太陽露臉,偶爾藏匿。夏日早晨陽光透亮不已,世界無處躲匿。漫步在綠意成蔭的公園,滿是生意。杜鵑雖謝,但粉荷亭亭、漾漾綠波,蟛蜞菊的豔黃蔓延一片,夏日的姿態:不憂不懼。


白頭翁、麻雀和鴿子成天嘰喳,在近午穿越閃亮亮的葉片,從這頭飛到那端,宛如遊戲光影。嬉鬧之後就是休憩,乖乖站定微潤的土地,待午時木椅上那些大快朵頤的人們扔來幾塊麵包,或遺落一些米粒。


白頭翁怕人,多半遠遠在樹上或牆邊盤踞。對向牠們拋去的麵包總是閃躲。總算一隻白頭翁叼著麵包站在枝頭正要吞食,另一隻夥伴聞香而至,但卻就一鳥一頭地分享起來,沒有爭執。麻雀卻是餓極的貧童,輕輕拋落一塊麵包就蜂湧而上—速度奇快、雷霆萬鈞,就算麵包本在身形大了幾倍的鴿子口中,也總有幾隻一夫當關的麻雀,不怕死地奪去。鴿子最為溫文儒雅,緩緩踱步、輕啄慢咬,食糧被奪走也無所謂,咕呼嚕咕呼嚕地哼著,像在說「罷了,罷了。」


罷了罷了?忽見樹幹貼著黃色告示:「為了您的健康安全,請勿餵食禽鳥,經發現罰一千兩百元台幣。」欸,這傲慢。肯定是怒氣盈天,雲層漸攏,恰巧滂沱,標語被秋千載走。松鼠現身。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