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果



今天約莫中午接到宅急便電話,說五分鐘後要送包裹來。因著生理痛整夜難眠賴在床上的我只好勉為其難地起床,以完全蓬頭垢面的狀態簽收包裹。不過一收到包裹精神卻來了,沉甸甸一大紙箱,微微的果香飄散出來—啊!是去年忘記訂、今年訂了等很久的屏東環盟協助有機果農種的「在欉黃」芒果!


梳洗完後迫不及待開箱,珊瑚級芒果一箱一千,一共四十顆,和阿潑、小柯和Barking一起合購。開箱後,首見一封敬致綠色消費者的無毒檢驗報告書,接著是防撞傷的厚厚報紙,掀開報紙,則是紅黃的芒果成四列排開,每列五顆,一共兩層。


第一層芒果較為紅熟,第二層有些果子還帶點綠,不過都已經成熟。原株成熟的芒果通常由尾尖先熟,所以即便果子是綠的,只要尾尖紅了或黃了,再放個兩三天就是和第一層一樣的香甜芒果。

由於芒果香味誘人無比,立刻挑了一顆沾滿蜜汁的芒果給阿嬤吃。阿嬤說,吃起來有些酸,但甜度好像不夠。由於阿嬤的形容太模糊,決定把大夥的芒果分一分,然後自己切一顆來試試。


把每顆芒果都挑出來,上下層各一半分給合購的朋友,其中兩顆似乎有些微果斑病。每顆芒果的表皮都有淡淡的粉,也無碰撞痕跡,仔細地用泡綿袋包裝著,大小也都相差無幾。有些芒果還帶著枝椏,親手採收的溫暖就這樣留在上頭。


完全熟透的果子美得叫人心動。拿起果子往鼻前一湊,芒果的特殊香味立刻浮現。枋山的芒果香味樸實,阿姨形容「是童年偷摘的那種芒果味」;比較母親從市場購回的單顆愛文,市場的芒果當然也香,但味道卻很單調。


枋山的芒果不若市場賣的芒果,一致豔麗的香味有時讓人遠在一公尺外就能聞見,在炎夏讓人感覺黏膩;反倒有著明顯的層次,一開始有果木的樸拙,接著則是溫婉的果肉淡香,家人看我兩手各拿著有機/被催熟的芒果像狗一樣地嗅,糗我像呆瓜。但是枋山的芒果味真的很棒啊,如山澗中遇見薑花幽香,忍不住要好好感受她的芬芳。


刀一落,明顯感覺果體的硬度紮實,切開後,果肉的顏色相當一致。日前中南部大雨成災,芒果因水份太多,其實裂果不少。看天吃飯的農民就辛苦在這兒,人為再多努力,也較量不過自然。但送來的這些芒果,品質卻都很穩定,可想見農民淘汰不少,看得出綠農真正用心在維繫消費者對有機與愛護土地這項信念的信賴。


咬了芒果一口,沒有太多纖維,果肉細緻,芒果甜汁也很充沛。確實帶點酸,但那種酸卻不是刺人的不適感,反倒像是澄茫的星空,特別映月。據說芒果原產印度,在印度信徒眼中被視為聖果;除是聖果象徵,印度人也用芒果供奉愛神卡摩欲納;芒果花的淡白色五瓣代表愛神的五蔟箭,花柄則為箭杆。當地傳說芒果將給戀人幸福,而有「愛情之果」美稱。邊吃著芒果,不禁微笑。


由著美麗的傳說,可知道人對甜蜜的嚮往與渴求;該是浪漫,卻聯想起今年鐵馬影展參加「不公平咖啡」映後座談中,提及的有機農業問題。一直以來,許多人非漂亮又甜的水果不吃,使得追求一致的甜度與賣像,成為農民的重要大事。但這卻使得農民必須使用除草劑或農藥,而造成人體健康與環境的惡性循環。


其中一位與談者溫仲良直言:「不要以為農民愛噴藥。」農民買農藥都是套裝,意思是,除了農藥,還有農藥解藥。農民噴完藥,就得吃解藥。有人以為,這犧牲總會反應在農產品的販售價格上,但化肥和農藥,其實佔去農民近一半成本,更別提為行銷而被中盤商剝削的問題。


我很喜歡溫仲良說的「農產品的問題是生命的問題」。他不避諱地指出,當幾百位農民種出來的東西都長得一樣,那鐵定是被化肥拱出來的。化肥與農藥的危害已是老生常談,更嚴重的是農民為了應付消費者追求一致所負擔的成本,而選擇破壞土地。是啊,它如何不是生命的問題?


再仔仔細細地看著檢附的報告書,其中一面有個標語是:「嚴酷的考驗只為了守護環境與您的健康。」想起剛因有果斑病而先被吃掉的芒果,是說,何必退呢?終究要自己守護該受珍視的東西喏。


若非生理痛,真想打芒果奶昔喝,嗚
材料:芒果、香草冰淇淋一球、鮮奶
做法:芒果切丁,和香草冰淇淋、鮮奶、冰塊一起攪打即可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