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生靜坐陳情,總統強硬快閃

【記者胡慕情台北報導】破曉。四面八方支持樂生保留的青年與社會人士悄悄地往總統馬英九景美住所集合;昨天清晨630分左右,約60位陳情者有秩序地手持海報,安靜地在馬英九住處前靜坐。

這群訴求保留者希望馬英九傾聽舊政府倉促做下的保留樂生決策,希望曾為台北市長、選前承諾重視弱勢人權的馬英九理解樂生自救會一年來無法說清楚的苦衷。「樂生保留還有太多問題,但81日捷運局就要強行進場施工,我們真的沒辦法,要等馬總統親自出面接受陳情。」


去年工程會於530日作成的「530方案」,存在「院民續住」、「地質安全」及「古蹟審查指定」等問題;但因樂生保留問題牽涉單位甚廣,「工程會」、「文建會」、「台北市捷運局」等,皆以「權責不在己」為由互相推諉。樂生保留自救會成員陳再添與藍彩雲難過表示,「我們再吃也沒多久,舊政府留下的問題都沒處理,希望新政府體諒樂生院民,重視這些問題。」

文山二分局在一早看見陳情者顯得錯愕驚慌,立刻調派警力、拉起封鎖線,一面教訓陳情者:「馬總統不是知道這些問題嗎?妳們為什麼還要來?」一面暗地商量,絕不可讓陳情者「得逞」,否則以後所有陳情者,將通通跑來馬英九家。


由於警方勸退陳情者未果,現場指揮官忍不住破口大罵「你們不走,我就要舉牌!不然我會被記過!」並要求靜坐者撤退,才肯承諾「我答應不舉第二次牌,總統也會跟你們說話。」此外,也暗中喝斥下屬,「她們6點半就來,我們這麼晚才有消息,消息為何不靈通!」


陳情者因理解警察苦衷,讓警察在735分、陳情者說明為何要來陳情時被舉第一次牌;但馬英九隨扈又再度出面「溝通」,表示「總統願意『接見』妳們,但只准一位陳情者。」無論陳情者如何表達「來陳情樂生保留的人『沒有誰能代表誰』,樂生保留是複雜社會問題」,警方依舊不肯妥協,並一再重覆「會被記過」。

因擔憂擾民,陳情者無奈接受警方要求,但希望有兩位陳情者陪同四肢不便的樂生院民一同見馬英九,並要求「學生也能和總統對話」;警方承諾後,卻退至一旁商量,「只要學生騷動,立刻舉二次牌,隔一分鐘舉第三次牌!」

陳情者遵守承諾,僅唱歌加油打氣;靜坐至830分左右,馬英九才出面接受陳情。陳再添交遞陳情書,傳達「立即進行樂生院古蹟審議指定」、立即推動捷運新莊線分段通車」、「立即通過漢生人權法案」,以及「指出新政府處理樂生案的權責單位究竟是哪一個」等問題。


但當陳再添表達完畢,一旁學生要詳細說明,並希望得到馬英九回應,卻一再被隨扈阻止,表示「只准一個人發言」,甚至將學生以鎖喉功架離;因警方也對媒體拉起封鎖線,馬英九並在雙方「對話」兩分鐘左右立刻快閃離去,根本無從得知馬英九看法。




青年樂生聯盟事後說,馬英九僅說「他知道」,而隨扈表示「會去了解」。但陳再添氣憤地說:「他從幾年前就知道到現在,這種態度根本是不想處理樂生保留爭議!」訴求保留者對警方違反承諾,及平合理性陳情卻換來總統的不予回應、粗暴對待感到氣憤。表示將給馬英九一週時間回應訴求,「否則
77號將重返馬官邸,討回公道!」



530的 方案問題與官方推諉的說法:


問題

政府說法

爭議所在

院民續住問題

(1) 施工期間院民續住區範圍極小,仍 要強制搬遷大部分院民。

(2) 施工期間續住區距離主要道路及樂 生醫療大樓皆有一公里以上且未提供完善醫療照護配套,使續住區形同孤島。

工程會表示原則上施 工期間不希望院民住在政府劃設的續住區內,希望衛生署加強溝通勸導。

政院原先承諾院民可 以安心原地續住,但現有方案仍要搬遷大部分院民,且續住區缺乏完善配套如同孤島,承諾明顯跳票。

古蹟審議指定問題

文建會、北縣文化局 等文化單位不僅未依法進行樂生院全區的古蹟審議,甚至連政府自己劃定的保留範圍也不敢進行古蹟審議。

北縣文化局表示文資 法對於古蹟維護訂有相關罰則,若將目前劃設之保存區指定古蹟將衍生法律爭議,所以應等到捷運完工後再進行古蹟指定

工程會方案號稱是樂 生保留最多,捷運影響最小的雙贏方案。但政府卻連自己劃設的保留區都不敢指定古蹟,仍然是工程至上、漠視文 化。

地質地下水問題

(1) 樂 生療養院位於斷層帶且地下水壓極大,地質條件十分惡劣。

(2) 捷 運局地質調查報告涉嫌造假舞弊(北 檢偵查中), 過去工程兩次大規模開挖,都造成民宅及樂生院舍嚴重亀裂、倒塌。

(3) 若 不邀集公正單位重作地質調查,樂生院及新莊機廠的安全堪慮。

北市捷運局僅承諾會 自行作補充地質調查,但目前也還沒做。

攸關工程安全的地質 調查錯誤迄今仍未釐清,將導致樂生、捷運雙輸

4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樂生...跟總統有關嗎?應該是跟台北市市政府有關才對吧~
捷運的管轄權歸誰?
拆除樂生 的權利歸誰?
這些都是屬於市長的權利吧!
老早在馬X九擔任市長期間就不理了, 變成總統後會理會嗎?

Chyng 提到...

匿名:
確實他在市長就不理,現在一定更不會理;不過總是得製造一些壓力吧。你問的問題其實我很難回答,我很想明確告訴你,樂生其實是台北市政府的問題、是文建會的問題、也是台北縣政府的問題,它牽涉的問題並非單一主管單位可解決,於是又變成通通不是它們的問題。
拆除樂生的權利在台北縣政府,不在台北市政府。但台北市捷運局可以以專業提出改道方案,只是它們受地方壓力。

CITYWALKER 提到...

真是複雜的無頭工案

只是馬英九怎麼那麼不講人情
連過去傾聽一下人家的訴求都不肯

Chyng 提到...

citywalker:
對他來說,他可是有接見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