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生最後關頭

【記者胡慕情台北報導】樂生院因在11月25日收到拆遷公文,可能在12月3日遭警力強行進入院舍架設圍籬,院民與聲援者連續兩天前往衛生 署抗議,要求衛署負起責任,不該放任捷運局二度隔離院民,也邀請署長葉金川在昨晚7時至樂生院與院民協商對話。但葉金川並未與學生會面,反在早上私下前往 樂生院,向院民強調:「你們的訴求不可能做到。」讓聲援者震驚政府對公共政策的蠻橫態度,發起守夜活動,要捍衛樂生院土地。


樂生保留運動持續5年,在於樂生院有古蹟與人權價值,但長久以來,高齡7、80歲的長者不斷陳情,訴求卻在工程、文化、衛生單位間互相推諉,沒 有任何一個單位負起讓樂生院成為古蹟的責任。加上衛生署建設新大樓表示已負起照顧責任,使院民長期遭受迫遷威脅,與先進國家確定漢生病不會傳染後,原地保 留院區、提供漢生病人完整醫療的做法天差地別。


近年樂生院面臨多次「最後關頭」,台北縣政府與捷運局寧可多次出動警力搬遷院民與學生,也不願在聲援者前往 公部門陳情時誠懇對話,讓樂生青年聯盟學生昨天痛罵「衛生署殺人兇手」!


樂生青年聯盟成員何同學說,雖樂生院與捷運的爭議已有新方案出現,但工程安全問題並未解決,影響範圍也還有爭議,尤其建物未依法受古蹟指定得到 合法保障與維護,現在捷運局架起圍籬,院民恐將全部迫遷到新院區。樂生青年聯盟成員楊同學痛罵:「但過去被院方半強迫搬到新院區的院民已經有20多位過世 了,顯示強制搬遷對長者的影響,在爭議未決前強搬長者,衛生署要一命償一命嗎!」


聲援者不解,反對強制搬遷任何一位院民、不得架設院區圍籬、葉金川前往院區與樂生保留自救會協商並提報樂生院為古蹟,都是具正當性且符合人權的 要求,也將使公共政策得到正面進展,但政府依然不回應。


葉金川並在前天警方強制驅離陳情者後回到衛生署,對部分還留在陳情場合收東西的陳情者咆哮:「夠 了!夠了!你們夠了!」而針對昨天聲援者邀請他前往院區協商的訴求則說「如果有空就會去」。


聲援者認為,這顯示葉金川不重視院民的擔憂與急迫,和他上任前說:「樂生病患現在不是生病,而是有後遺症在身,所以他們需要的是前有小河、後有 山坡的地方休養生息,現在政府蓋一個醫院強制他們搬離,他們當然不願意,因為他們要的不是醫院,是家,決策錯誤,政策就無法執行。」大相逕庭。


捷運局北工處長吳沛軫則說,院民續住問題非捷運局決定,而由院方與衛署安排。他說,架圍籬不是要隔離,是因雖保留方案中確定15棟能續住,但考 量院民誤闖及施工上可能問題,才需架設。


吳沛軫進一步表示,院民可選擇住在新大樓或可續住區,雖新舊院區便道要民國102年才會完工,但在圍籬圍起、約施 工後的3個月,院民還是可由原路通行。但吳沛軫也說,等到施工到主體,原進出入口就不能通,但會另外做好兩條東、西向聯外道路,確保院民能通行,但他也坦 承這條通行路對院民會造成許多不便與危險。


針對大地工程專家指出新莊機廠所在地有地下水層問題,開挖恐造成崩塌一事,吳沛軫低調地說,捷運局會「盡量」確保可續住的15棟建物安全,但認 為施工還是有風險,若施工出問題,「捷運局會負責」;但吳沛軫並未對「樂生未被指定古蹟、文建會將以保留文化院區方式處理建物」現況下,若開挖破壞建物, 在無法律保障時,捷運局「能負起什麼責任」做出清楚說明。聲援者認為,政府官員的回應顯示強制搬遷後的問題重重,將死守樂生院直到政府正面回應。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