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再相信台灣是人權立國這種沒有根據的事






野草莓運動還沒落幕,侵害人民發聲權利事件再添一樁!昨天樂生院民因工程會做成錯誤保留決策而遭迫遷,全台各地民眾在前一天 晚上陸續進駐守夜與靜坐陳情,但警方不斷動用不符比例原則的警力將聲援者全數帶離,並以「警方執行勤務,即便新聞現場也是警方的場」為由,阻止新聞媒體拍 攝與採訪,完全踐踏憲法保障的新聞自由。


馬政府上台甫半年,不僅在財經、兩岸政策屢遭批評,更在近期內不斷讓國家暴力與官僚大老心態在台灣社會不斷上演。先是海協會長陳雲林來台,政府 運用集遊法漏洞駁回人民陳情權利、造成警方過度執法;在爭議長達5年的樂生療養院一案上,更顯示出政府根本不願與人民對話的蠻橫態度。


自總統馬英九上任以來,樂生療養院的院民與聲支持樂生保留者曾二度前往馬英九家陳情,希望馬英九實現對弱勢人權重視的承諾,重新檢討公共工程委 員會在去年5月30號做出的保留方案中的不妥之處。但兩次陳情,院民都被大批警方隔絕在外,第一次陳情雖馬英九與院民見面,但見面時間連三分鐘都不到,且 並非馬英九前往「傾聽」、而是要求院民前往「報告」。第二次陳情,馬英九則連接見都不願意,直接驅車而去。


昨天樂生聲援者在樂生院進行最後一次抵抗迫遷的行動,但仍被警方強制驅離、院民遭迫遷,嚴重違反人權。在多次與主管機關衛生署協商不陳又陳情失 敗的狀況下,聲援者只好前往昨天下午馬英九出席西華飯店與國際媒體座談的活動,希望舉辦記者會說明訴求讓馬英九聽到。但同樣的,警方再度警告陳情者違反集 會遊行法,陳情者連一句話都沒說就被警方驅離至一條街外發表聲明,一位何姓陳情者更被丟至花圃內、手腳受傷。而馬英九在優勢警力保護下,自然也聽不見人民 訴求。


無獨有偶,過去曾任馬英九副手、曾參選北市長、現任衛生署長葉金川,雖在選舉時表達對樂生的善意,但畢竟是上任就換了腦袋,承襲長官馬英九一概 不理的作風,面對樂生院民在日前兩次前往衛生署靜坐陳情,不僅全面迴避,甚至在被陳情者不小心撞見時,對陳情者怒吼:「夠了!夠了!你們夠了!」


但究竟是誰該說夠了?


昨天的強制拆遷行動,出動了565名警力,包括霹靂小組。在抬離平和靜坐的學生時,不乏有男警違法抬抓女性陳情者的案例;當陳情者被帶離靜坐現 場,表達欲自己走到警備車時,也仍有警方不願放鬆箝制,硬抓住陳情者的褲頭,表示「這樣他才會往前走」;而昨天警方大陣仗的目的,是為了架設捷運局北工處 副局長吳沛軫聲稱的「保護」院民誤闖施工區的圍籬;但昨天現場警方的狀況卻是:運用電鋸、榔頭、斷水斷電、百人齊攻的方式,威脅一名手腳殘缺的女性院民藍 彩雲離開她長居50多年的院舍。


然而這個威脅行動,並未受到任何法律允許。據了解,藍彩雲居住的貞德舍雖為拆遷重組方案中其中一棟,但北縣府發出的公文中,要架設施工圍籬的範 圍並不包含貞德舍在內,因此引發聲援者對警方強制暴力的不滿,也因此引發聲援者高聲質問,並連帶引起警方情緒反彈,在驅離學生時發生直接拉扯學生頭髮等不 當行為。而這些行為,都為公共議題,應為可受公評之事,但在記者欲採訪時,現場指揮官竟要求所有警方圍成封鎖線不准媒體進入,甚至盤查、差點扣押多名記, 其中包括獨立媒體苦勞網記者以及公視的攝影記者。許多平面媒體攝影記者也抱怨:這樣圍,叫媒體怎麼報導?


而當有媒體工作者向指揮官要求不得妨礙新聞自由時,指揮官竟要求媒體工作者出示記者證進行盤查,待出示後又以「媒體拍照是妨礙警方執勤」為由, 將記者推出可攝影與採訪範圍外;讓人不禁擔憂,當公共政策從不透明、集會遊行法無法落實「保障」人民說話權利並獲政府回應的機會,而新聞自由又遭政治人物 意志箝制,日後台灣社會恐將再度成為一言堂,在國際人權日即將到來前夕,悲哀莫此為甚!




 

6 則留言:

Yuhina 提到...

好文!
最近台灣的新聞看了感覺真是悲哀呀
不過人權立國是坐牢那位喊的口號
看報紙這位似乎沒有說過:p

匿名 提到...

野草莓真的很孬種啊!三十幾天都過去了,政府根本不驅離在自由廣場的少數人聚會。

Barking 提到...

台灣?台灣是金權立國,我想。

to↖︰
噢,我好高興,孬種的野草莓也來和孬種的我一起被警察抬到八里了,真是夠孬種了啊!少數人都是孬種啊!沒名字的,還真帶種!

ㄚ倫子 提到...

媒體的強大,到了今天卻也無法撼動政府
媒體的漠視,終究會自食惡果
媒體刻意的抹黑抗議群眾、抹黑抗議的學生,當媒體這個字以為向執政者輸誠的作法可以換取更多利益被一一收走!
媒體才會覺悟吧!
但是到時,台灣恐怕也已經淪陷~台灣恐怕也無法回到現在媒體自由、人民自由、民主、人權的時空了。
台灣部落格協會加油!http://tba.tw

Dominic 提到...

人權是遜於"換個位置就換個腦袋"的普世價值

Bohemian 提到...

我是一為高中公民教師,經由學生(已經畢業,目前就讀大學)的轉述知道您的部落格,深深為你們這一群的獨立的媒體工作者所感動。
日前我才因為播放公共電視製播有關「野草莓學運」的影片,而遭到家長的投訴,主流媒體又刻意抹「綠」我,而使我可能面對「教育部」的調查,我不禁懷疑,威權體制是否因再一次的政黨輪替而復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