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續住、真迫遷;假保留、真清除

(by關魚)


【記者胡慕情台北報導】「各位朋友,明天可能算是樂生運動5年來針對強迫搬遷的最後一個行動。」2日午夜,樂生青年聯盟成員許博任帶著疲憊的神情,站在樂生院蓬萊社裡,對前往樂生守夜的聲援者沉重宣佈:樂生已屆國家暴力的「最後關頭」。而昨天早上7時30分,大批警力果然實現許博任的預言:捷運局與北縣府派出565名警察與霹靂小組,踐踏聲援者在通往樂生院舍道路上以紅色噴漆寫上「正義」、「公道」、「家」與「反迫遷」字眼,以電鋸破院民住所而入,當院民藍彩雲哭泣著在超過百名警力「護送」下離開院舍,台灣人權史也畫下一個驚嘆號。


許博任說,部分院民已住進工程會保留方案中劃定的可續住區中,但這是院方、調查局與警察每天對院民施壓而成的結果。日前更傳出一名院民在院方勸離搬遷時病發入院的壞消息。許博任表示,現在院區最堅持不搬的便是貞德舍的藍彩雲跟高齡90歲的林卻。藍彩雲說,在工程會做出保留方案後,樂生的訴求已經退得很卑微,「政府承諾劃定保留區的地方,就應該做古蹟、不該設圍籬!」


樂生青年聯盟成員何欣潔說,貞德舍屬保留方案內「40+9」棟內的要拆遷重組的9棟之一,但目前文建會並未尋妥重組土地、貞德舍也不在這次公告架設圍籬範圍,加上保留方案的續住區根本不夠住、貞德舍院民必須入住新大樓,等同變相迫遷,身為舍長的藍彩雲才要死守;藍彩雲說,指定古蹟與不設圍籬的訴求沒爭取到、她絕不甘心、要死在貞德舍。樂生青年聯盟曾嘗試幫藍彩雲搬東西,但藍彩雲不願,強調「要用身體抗爭到最後一刻」,向政府表達當公共決策忽略弱勢聲音時所造成的人權問題。


去年9月12日,北縣府欲架設大門口圍籬時,聲援者以高強度抗爭的方式,將自己釘在地上表達不退決心,但仍遭北縣府出動的霹靂小組強制驅離並丟在林口深山。樂生青年聯盟難過地說,這讓許多院民覺得「無望」,也讓院民覺得不安全,因此在這波最後關頭的行動,除仍維持對院民安全的把關外,也決定以靜坐喊口號的平和陳情方式,在貞德舍陪藍彩雲死守。


但聲援者依舊被強力拖走,幾乎每個聲援者手臂都有瘀青痕跡。而被帶上警備車約2百名的聲援者也被警方再度違法送往林口發電廠與八里海岸隨意丟棄。在警方驅離所有聲援者後,便出動超過百名警力將所有媒體記者以「執行公務」為由隔絕在外、拒絕媒體拍攝,並另外動用百名警力,先是斷水、斷電,再以電鋸、鐵鎚等工具破貞德舍大門而入。有學生哭著說:「幸好有心臟病的林卻阿嬤先被騙去別的地方,不然一定心臟病發!」


樂生保留自救會長李添培痛批,林卻高齡體弱,聲援者及其他院民都不敢讓她知道有強迫搬遷的事,但2日晚間,院方居然派護理人員告訴林卻必須搬走,「林卻阿嬤整晚狂哭睡不著,這就是我們政府對待漢生病人的方式嗎?」


當藍彩雲被強大警力趕出貞德舍時,藍彩雲不禁哭嚎:「為什麼要這樣對弱勢!我死都不搬!我死也要死在貞德舍!」當她要再回頭往貞德舍時,警方便再度出動警力圍成人牆不讓藍彩雲進入,就連藍彩雲想上廁所都被拒絕,要求她拖著病弱的身體去別的地方找廁所。直到藍彩雲氣到脫下義肢、說她腳上有傷不便走路,警方才勉強讓藍彩雲上廁所,但卻強勢拒絕學生陪同。


樂生青年聯盟成員何欣潔指出,得標捷運工程的大陸工程公司曾表示,施工期間根本不須架設圍籬,從這次警方執法、不斷隔離聲援者與院民的手段來看,可得知政府只想奪回對樂生院的掌控權,而不檢視過去5年民間與樂生院各面向的關係。何欣潔也說,政府曾承諾,只要有院民在,樂生院絕不斷水斷電,但昨天政府明顯違反承諾,「5年來,政府一直承諾跳票,叫我們如何相信續住安全!」呼籲政治人物承懇面對問題,才是負責任的態度。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