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我可以寫





還以為,將不再為你哭了呢。


以為已屆盼顧青春並哂然一笑的年紀,就能不羈絆於回憶。像成熟的大人,轉化情緒,將過去你不誠實所帶來的傷痛好好埋藏─雖然是那麼困厄不已的漫長─但終究在確定與你揮手告別,走向風雨的兩頭時─

努力地,將那些日子視為在錯誤時間相逢而生的陣痛。


並,感謝你曾為我帶來正視自己醜陋鄙俗的可能,感謝你讓我明白,思慕並不抽象,而是動人的詩句。感謝你,我曾有笑容。雖然長達七年的顛簸,永恆不再為我所信仰。


你曾狂憤怒吼你不明白,七年羈絆怎能說放就放?但這些你不明白的時日,我是怎麼從傻子伊凡成為傻子金寶,怕是說上七世你也無法明瞭啊。我變了,坦然地。只是伊凡成了金寶,初心仍在,關於詩人席慕蓉《無怨的青春》裡吟誦的:


「在年輕的時候,如果你愛上了一個人,
請你,請你一定要溫柔地對待他。
不管你們相愛的時間有多長或多短。
若你們能始終溫柔地相待,
那麼,所有的時刻都將是一種無瑕的美麗。
若不得不分離,也要好好地說聲再見,
也要在心裡存著感謝,感謝他給了你一份記憶。」



幾乎是童稚時便謹記至今,因為如此恐懼分離與被遺忘;在童稚時便被迫深刻而清楚明白關於「離散/復合」的課題。「穿過必朽的帷幕張望永恆。」詩人威廉布萊克說;「永恆的侷限並非時間。」我說。


於是,分離後你對我表現出的改變,讓我以為,我們的青春已經能夠了無怨恨;只需要再多些耐心,等待我們某天甦醒時靈魂都不再潮濕,而能不再錯過、誠實並溫柔地對待另一個人時─我們便能再見,靜賞一輪山崗上的明月。


我祝福自己並選擇了一條路,也在你殷殷顧盼時促你往前。我也要祝福你的。珍惜著相遇之初的你的眼神,認真相信,你是善良的、在沒有所謂的不得已後便能坦然的。祝福你。為著無怨的青春。


但青春竟是首絕望的歌。驀然回首、燈火闌珊,你帶著一樣的眼神,與笑容,還有,同樣的欺瞞與謊言。


是溫柔太過輕盈,圍綑不住倉惶的別離。我們不再相似(識)如初,於是,我終於能夠分辨,原來我所愛,是那樣一段,不堪的青春。

1 則留言:

daidai 提到...

Like your words, feel the same.
Che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