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輝祥 捍衛土地的鬥士






時間上午11點,一台中古白色轎車往屏東車站駛來。駕駛者,是屏東環保聯盟理事長洪輝祥。甫從忙得天翻地覆的辦公室趕來車站、準備接受採訪的他,卻一點沒有焦躁之感。忽然一聲「洪輝祥老師」傳來,原來是他以前的學生,和學生話家常、道別後他說:「去年7月,我辭去教職,因為想專心在守護土地這件事上。」


成立屏東環盟耕耘無毒農業


屏東環盟,可說是洪輝祥一手創立。和台灣環保聯盟各地分會不同的是,屏東環盟專注於無毒農業的耕耘。對洪輝祥來說,站在前線擋住一樁樁開發案,永遠緩不濟急,「台灣有80萬公頃農地,卻有30萬公頃在休耕、被賤賣做工業區、生產不健康的食品;如果這些農地能好好利用、發展無毒農業,無論對人或土地都是好事。」


畢業於東吳社會學研究所的洪輝祥,很早就對社會運動有興趣。因為碩士論文題目與原住民相關,因緣際會地參與了民國85年「反瑪家水庫」運動,接觸了環境保護的領域。


帶領師生家長為環境發聲


畢業後回到家鄉屏東,在屏榮高中教導「公民與社會」。洪輝祥總拿一件件環境案例,和學生討論、了解她們的想法。洪輝祥說,屏東有不少對環境正義有熱忱的老師,她們組成「屏東縣教師會生態中心」,關心發生在屏東的大小環境議題。


曾經,屏東縣教師會生態中心,帶著孩子與家長一起上街頭。2005年,白賓山山友會、高雄市教師會生態教育中心、台灣生態學會發起「停止假『風倒木』之名,行砍伐活樹之實的荒謬措施」活動,阻止業者為了種香菇而伐木。


當時,屏東縣教師會生態中心的成員,和關心森林的家長與學生一起到縣府抗議,由東寧國小的學生表演行動劇。飾演活樹的小朋友喊著「救命哪!我不是風倒木!」、「我會死不瞑目的!這還有天理嗎!簡直是無法無天!」替不會說話的相思樹,表達不願被砍的心聲。


洪輝祥說,能在教育體制內和孩子討論公共事務是極有趣的事,他不會強迫孩子完全接受他的理念,而是分享自己對環境的看法。前年,環保團體發起「1208抗暖化大遊行」,許多孩子自主走上街頭,「一來是孩子覺得有趣,二來是這個議題較無針對性。」洪輝祥說,只要能時時提醒孩子關注四周,她們就能做出自主的選擇。


然而,學校畢竟是個封閉保守的體制。洪輝祥坦言,雖有家長支持,但面對尖銳議題,學校內部意見分歧。某一次,他在考試內出與社會議題相關題目,竟被學校誣衊為有意識型態、告到教育局;使他認為,教育體制沒有環境教育的存在空間:孩子無法親自到環境問題現場了解狀況、學校多數老師不明白環境與各科知識間的關係,加上今年「公民與社會」納入考試範圍,考試又將領導教學,讓他動了辭去教職的念頭。


辭去教職投入土地永續經營

催促他辭去教職的最大推力,其實是源於對土地的堅持。某年颱風過後,洪輝祥行駛在枋山的濱海公路間,發現視野可及的海面上一整片黃;再仔細觀察,山坡上土壤裸露嚴重,下大雨時,更直接將泥土沖刷到海中,場面驚人。


洪輝祥說,屏東枋山山坡上有著數不清的果樹,生產全台有名的愛文芒果;但因芒果受歡迎、薄利多銷,近年來種植面積急增近10倍。大幅種植的結果,間接造成土地破壞。果農為了免去耗時耗工的除草辛勞,多半噴灑除草劑一勞永逸,造成環境難以彌補的傷害。


屏東環盟成立不久後,洪輝祥決心將土地與農業串連成一個整體。他認為,當人類對土地友善,生產出的食品便對人們的健康有益;對土地友善,就減少環境反撲的傷害,如抽地下水養殖造成地層下陷、在河床種西瓜破壞河道等。


2007年,洪輝祥說服近10位農友加入綠農運動,在網路上發起捐一千元,贊助購買除草機送芒果的活動。這些綠農承諾以人工除草、減少農藥用量、用有機肥,生產出對環境友善並健康的芒果,屏東環盟則協助行銷,成立屏東環盟部落格,以宅配方式將水果送到消費者的手中。行銷的費用多數回到綠農手中。


「我認為,要推廣無毒農業,要讓農人知道,他們的辛勞是有代價的。」堅持公平交易,屏東環盟以平台自居。辭去屏榮高中16年的教職生活,洪輝祥的薪水從6萬多元跌降至6千元。疑惑地問他:「家人支持你嗎?」他不好意思地笑著說:「當然不,太太很反對。」


育有兩名幼女的洪輝祥,自嘲「自私」,為了理想、放棄高薪,投入漫長的無毒農業苦行路途;但毅然投入十數年來難以突破的無毒/有機農業領域,他一點都不後悔。從無毒芒果耕耘至今,屏東已有37位農友加入綠農的行業:白蝦、苦瓜、愛玉、小蕃茄、檸檬、蜜棗、洋蔥、西瓜…「我們堅持,無毒是基本人權。」


洪輝祥坦言,綠色消費運動未能成熟,是環盟與綠農遭遇的最大困難;即便綠農取得無毒認證,但因願意公平交易、購買無毒產品的民眾依然不多,許多綠農辛苦整年的無毒食品,最終還是要留到一般市場去拚命廝殺。


堅持綠色消費保護土地理念


不過,洪輝祥與37位綠農在2009新的一年,仍會堅持下去。洪輝祥強調,保護環境,就是守護人的健康。近年NGO環境團體財務困難,屏東環盟雖然苦撐,但仍決定,未來消費者只要支持小農,就回饋2%給環保團體守護環境。


洪輝祥認為,NGO團體必須經費自主,才有獨立靈魂、不被政客與財團牽著鼻子走;當消費者的綠色意識茁壯、願意支持小農守護土地,其部分所得回饋給NGO環境團體在前線努力,才能構成好的循環。


認同與支持綠農的綠色消費者,累計購買小農產品滿一萬元,屏東環盟就將回饋3%抵為下次消費金額。「綠色消費是最好的環境保護力量!」洪輝祥強調,「每一筆消費,都可能帶給環境守護或者災難」,他和37位農友希望,綠色消費能成為捍衛公民環境權的主流,讓好的農作方式,守護土地與人們的健康。

1 則留言:

amada 提到...

還好台灣有你!希望為台灣這塊土地付出的人能獲得多數人的支持與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