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呵欠之後





昨天休假,不過依然到環保署做些採訪。轉變看在自己也看在別人眼裡。一番太極式地往來後,有些想法轉變、有些堅持放下;不過自由還是要爭取,我還有翅膀。


做喜歡的訪談,是不是休假日工作變得一點都不重要。彈性的時間讓我多了願意觀察的興味。從前覺得誠實第一,於是對公務員不愛講真話,必須花時間磨合(有些人根本還磨合不來)感到非常煩人;這是我的瓶頸/偏見,將近四年;仔細想想,這加乘了自己對媒體環境的不耐。當浮躁過後決定繼續書寫,便把磨合當成連續劇觀看,提醒自己不只是書寫/評論者,要慢慢學著謙遜。關於聆聽。


而調整是因為有前輩一直站在我的前方,偶爾回頭看看我、提醒我。她很倔強,也有一種無可救藥的驕傲;但她的驕傲基底是對環境的理想,及十數年一個書寫者的自我挑戰跟承諾。對於我「怎麼能堅持這麼久」的疑問她沒有回答。但給了我一杯咖啡,說「不要離開」。


堅持的理由或許只有一個:放棄就什麼都沒有了。




搭公車返家,生理痛開始劇烈發作。早早睡去但不安穩,今早凌晨六點就和貓對看。她磨蹭著我的臉手,要求一頓早餐。清晨陽光灑在她身上,閃閃發亮。看著她笑。貓其實很彆扭─只要我一天沒回家就生氣,怎麼喊都不願靠近,等到我懶得理她,卻躲在暗處眼睛直跟著我的腳步移,然後偷偷摸摸進房間,表示和好。


母親說,我不在家,貓就不在我房裡睡。她很貪吃,但若鬧鐘未響、我的眼睛沒睜開,她就不吵,不像對其他人一樣像女王予取予求。


妳這麼愛我,
沒有妳我怎麼辦呢。


不過偶爾我會變成貓的奴僕。晴天假日我喜歡打掃房間。貓於是居高臨下、東踩西踏。進度於是很慢。但我這樣愛妳,也只好這麼辦。




在被陽光曬香的潔白床單上,我們一起睡著。

3 則留言:

關魚 提到...

好可愛,好幸福,好舒服。

匿名 提到...

您好,
我是銘傳大學新聞系的同學
也是銘報新聞的學生實習記者
最近要作ㄧ個關於記者聯誼會的專題
想請問您有認識環保記者聯誼會的會員嗎?
因為我一直找不到
所以希望您能幫忙,提供我聯誼會會員的聯絡方式,我想了解一下現在會上狀況,不會將聯絡方式外漏

我是諶毓文 電話0916231806

打擾到您不好意思^__^

Chyng 提到...

銘傳同學你好:
我本身也沒有加入任何記者聯誼會,所以可能幫不上忙,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