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芒種






小滿過,梅雨降本島;芒種將臨,暫無收割可能。


不過起落的情緒穩定不少,小豬姐說,她也一樣噢並且,「其實在環境報導這條路上,是其他參與的人教會妳什麼」。那句話將我拉回樂生四一五大遊行的場景,那些來自四面八方的人讓我落淚。是那樣的撼動使我決心走向現在的路,只是相較之下,環境報導更困難。不落難,就無感;即便落難,憨厚純樸的人們最後還是默然接受。


很難呀,所謂抬頭挺胸走下去。


同業在結構下也紛感無奈,而環保署一天到晚只做我報導的忠實讀者回應內容,卻不大刀闊斧地改變,更讓人火上加油。


不過這樣的孤單感慢慢地在一堂又一堂的公民記者課程中逐漸減少。起初是應佳達邀請上了YET的課,接下來是環資、社大、花蓮東海岸文教基金會、環資今年再一堂課,接下來是新竹荒野、地球公民協會以及台北荒野。


感謝那些來上課的人,感謝她們對資訊封閉的不滿。感謝這次環資課程中其中一位澎湖的學員對隔天替她們上課的小豬姐說,聽完我的分享後,「好想立刻回澎湖替家鄉寫東西!」這樣的回應比「妳上得真好」來得激勵我;這條路需要同伴。


想起《讓愛傳出去》這部電影裡一位胖男孩的異想天開:全世界的人一起在同一時間用力地跳,「那地球也會大力的震動起來!」


於是在昨天苦勞網環資合辦的「幹三小媒體」活動時站在質詢台上發言,赫然發現總算又有想要掐死行政官僚的氣魄,並不再只是衝動,而是確實擁有累積、觀察的基石,像大學教授夏爸說的「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當然,還有許多事必須克服,比如我忒不會記人名與臉孔(更別說受訪者的喜好習慣)、一個紀錄者最需要的圓融依然得磨;還有在報社的經費缺乏下,如何盡可能地說故事。

3 則留言:

lande 提到...

胡老師開課怎麼沒叫我去聽?我可是上進的好學生吶~~(逃跑

提到...

慕情。
最近讀到巴西環境抗爭運動者遭謀殺的消息,又讀到你的文。有感而發。
一半算是向你致敬吧

不知不覺寫得很文藝腔。改不過來 @@
http://e-info.org.tw/node/43470

Chyng 提到...

Lande:
豬頭!

瑞祥:
你的文我讀過了,不會很文藝腔啊,我很喜歡:) 還有,不要向我致敬啦~一個人是做不了什麼的,絕對。況且你知道我是連「老師」這兩個字冠在身上都覺得怪的人啊: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