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院糾正樂生案 文建會喊冤

【記者胡慕情台北報導】監察院昨天針對台北縣政府與文建會,對樂生療養院院區保存方案,遲未依法進行審查,導致爭議不斷,對兩單位通過糾正案。但在此同時樂生療養院區仍施工不斷,經長期巡守樂生院的志工發現,院舍已因動工出現裂痕,具世界遺產價值的文化資產恐怕不保。


糾正案文指出,樂生療養院是台灣「唯一以國家力量執行強制隔離措施的收容機構」,除是台灣近代公共衛生史中最具代表性場所之一,也反映病患基本人權遭受剝奪的事實。但樂生院在捷運新莊線通過前未受重視,反倒是世界遺產專家西村幸夫與其它國際組織呼籲台灣政府指定樂生院為古蹟,並將協助台灣申請世遺。


捷運新莊線規劃確定時,樂生療養院民在院方片面決定下,被迫接受捷運線通過事實,民間因認為公共政策未經討論、粗率至極,組成「青年樂生聯盟」等團體,自5年多前發起反對運動,向文建會、北縣文化局陳情要求指定古蹟,但台北縣政府未積極作為,文建會則以「地方自治」為由不願介入。


另方面,民間團體也與學者合作,規劃「捷運樂生雙贏」的多個替代方案,包括將捷運線延長自龜山延至桃園,但捷運局礙於政治壓力不願施作,執意忽略地質、工程專家「樂生院位處斷層破碎帶及高地下水位帶」的警告,開挖山坡施作工程。


大地工程師王偉民曾指出,樂生院位於斷層剪裂帶,加上當地水源豐沛,一旦將上頭的土方挖掉、壓力無法與水壓抗衡,便容易膨脹或崩裂,「整個土坡都可能滑動,別說樂生,機廠可能也有危險」。他認為照樂生院的地質狀況,「根本無法開挖」,遑論開挖完後再在上頭施工。


而今王偉民的說法成真,國際愛地芽組織成員賴澤君指出,兩周前捷運局開始在樂生院內行政館旁挖樁,「但才試挖幾根樁,遠在45米外的行政館二進、三進建物,甚至百公尺外的公炊棟,經生舍,居然出現許多裂紋!」


目前建築物外牆除無數細小裂紋,還有數條分段直裂紋,從地基裂縫延伸貫穿建物主體,建物恐怕受到「無可回復」的破壞。支持樂生保留的團體相當擔憂,未來機廠工程要做數十米高駁坎,目前還沒正式開挖,建物就龜裂至此,一旦工程全面動工,聚落內40棟古蹟建物恐將分崩離兮,造成樂生院全毀的狀況。


對於開挖造成建物裂痕一事,捷運局北工處副處長方壯勵因出國而無法回應;北工處工務所主任施勇伸則未接電話;、台北縣文化局文化資產保存科長曾繼田則開會為由未回應。


文建會文化資產總管理處籌備主任王壽來則對監院的糾正文感到遺憾。他認為文建會為樂生案做了許多努力,「否則怎麼會有從全拆除到保存現在的40棟、9棟拆遷重組?」


雖然樂青等團體認為文建會做為文化主管機關,當北縣文化局遲不指定古蹟就應介入,但王壽來說「我們得依法行政」。王壽來以苗栗古窯拆除一案為例,文建會也被監院約談,但當介入時,苗栗縣文化局卻指責文建會干涉地方事務,「我們真的是做什麼都不對」。


青年樂生聯盟成員林婉純說,監院的糾正文不是遲來的正義,只是印證過去政府決策誤及完全壓制民意的事實。尤其桃園縣政府已公佈將建設從樂生院延伸經龜山到桃園捷運的路線,「樂生古蹟與捷運可雙贏!」要求文建會及北縣文化局立刻指定樂生院古蹟,「避免具世遺價值的樂生因施工毀壞卻沒有人負責!」


王壽來說,指定古蹟一事文建會會積極協調北縣府執行,但強調是否會指定仍得看北縣文化局的考量;至於文建會不會放棄樂生做為世界遺產的潛力點,針對建物可能全部崩壞一事,會立刻要求捷運局說明與了解,屆時建物若遭毀,施工單位將必須負起全責。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