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發思維擺前頭 彰化漁農不用活

【記者胡慕情台北報導】中科四期廢水因預計排入舊濁水溪引起爭議,環署為此在上周召開專家會議釐清爭議;當時與會專家皆質疑中科報告不實、對舊濁水溪衝擊大,但中科在炮聲隆隆中依舊堅持原方案。追根究柢,「是因為變更方案會趕不上中科開發時程」。


昨天環署針對上周學者專家對中科廢水排放的問題再度舉行延續會議進行釐清,但中科的報告與上周無太大差異。中科管理局委託的中興顧問公司僅重覆幾項重點,包括未來廢水排放將符合放流水標準、可供水產養殖、會針對放流廢水進行監測、生物毒性測試,以及若爆發污染「確定是中科造成」便會賠償等內容。


台北科技大學環境工程與管理研究所教授張添晉擔憂,中科四期一旦確定開發,未每天將有5萬噸廢水排到敏感養殖區內;由於彰化的蚵都是買蚵苗來養殖到大,「這些生物體可能會因廢水推移而累積毒性」。


張添晉說,雖然中科承諾要禁用部分重金屬及毒性化合物,但就中科一至三期的現實狀況,「中科管理局根本無法跟廠商要到使用藥品的濃度、種類與性質」;尤其是光電產業,經常以「這是產品配方,是秘密」為由拒絕提供;未來中科四期將有60%是光電產業,未知的毒性化合物可能在水中累積成為無法掌握的風險,「要學者背書說沒有影響,我們不敢」。


此外,中科管理局提出的報告驗證方法也備受質疑。學者指出,舊濁水溪的原水質狀況並不影響養殖,「但廢水一旦排入,水質會惡化到丙類水體(最差的水質狀況)」;清大化學系教授凌永健進一步表示,中科以測試中科一到三期廢水,證明光電產業廢水不含會造成生物性別錯亂的環境荷爾蒙;但目前一般水體幾乎都測得出,「但中科的報告卻沒有」。上次會議凌永健已暗示中科應改進,但昨天中科依舊堅持原報告,讓凌永健不得不直接挑明:「你們使用的是錯誤的測試方法,根本無法反應真實。」


台大漁業科學研究所教授陳弘成也說,竹科廢水中的銅含量是20個微克,「都已經有綠牡蠣」,未來中科四期廢水的銅含量預估有30微克,加上環境荷爾蒙的影響,養殖產業恐怕完蛋。張添晉說,雖中科承諾若未來爆發污染確實與中科相關便會賠償,「但未來所有廢水都一起進到污水處理廠,在未能取得每家廠商的使用物質,難以追查是哪一家企業排的」,漁民完全沒有保障。


除了漁民直接權益受害外,因舊濁水溪幾乎已無自淨能力、豐枯季明顯,加上中科管理局對排入河道的調查不周,都讓學者質疑,未來廢水中的毒物,恐在冬季時累積在底泥,「只要春季大雨一來,沖刷底泥,許多生物都會累積毒性,間接影響食用的人」。


與會專家強調,舊濁水溪根本不適合排放,陳弘成直指,最好的方法是科學園區集中,「不要全台都是科學園區」,但若中科管理局「執意開發」,至少要採海洋放流的做法。


陳弘成說,海洋放流並非全無問題,但因海洋放流的稀釋量高,與排放至舊濁水溪相較之下損害較少;然而中科管理局堅持不願改變方案,不斷以「為了環保,才做出這麼嚴格的標準」、「很少人在做海洋放流」等理由回覆。


直到學者不斷質疑,才坦承:「海洋放流經費很高、時程至少要4年,『無法配合中科開發』。」氣得學者直接開罵:「只考慮開發時程,有考慮漁民嗎!」由於中科提出的報告仍有諸多疑問,專家會議並無做成決議,將擇日再舉行。不過居民擔心,中科若不改變方案,而環評繼續審查,影響甚鉅,「希望爭議釐清前,中科相關環評都暫停審查」。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