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貢寮諾努客】當回饋金掩蓋一切

(圖為導演紀文章)


【記者胡慕情專題報導】「說到底,反對運動太倚賴政治。」鹽寮反核自救會前會長吳文通反省,反核運動沒入沉寂,根本原因是民眾缺乏對能源議題的認識、在地青年流失導致無法傳承,以及回饋金對公民社會的侵蝕。


諷刺的是,貢寮只是一個縮影。


有錢能使鬼推磨

苦勞網今年將運行5年的鐵馬影展從有冷氣的電影院搬到貢寮市場前,挑選導演紀文章紀錄反彰濱火力發電廠的《遮蔽的天空》播放。吳文通看了4次,「片子裡的情況,貢寮人都經歷過。」


走進台電公司欲開發能源的地方,就會看見各種宣導標語及布條。在彰火所在的鹿港街道,插滿亮綠色的「支持電源開發」旗幟;龐大的貢寮核四廠區外牆,則有顯目的「節約用電、厚植國力,台電與你共創未來」噴漆。完全忽略「節約能源與能源開發」是邏輯矛盾的句子。


這些矛盾,被台電用「公關」的搓湯圓方式搓掉。紀文章說,反彰火運動4年來,發現「鹿港小小大大的社團,只要是合法登記,寫個企劃書,在活動場地掛上印製『請支持電源開發』的紅布條,台電就可以不需任何程序核銷掉」。反彰火聯盟成員陳永軒質疑台電台中施工處副經理許平發究竟耗費多少公帑「做公關」,許平發總是支吾回答說「其實也不是每一場都給錢。」


金錢縫織的遮羞布

給錢,美其名是回饋,實際上卻是資訊不公開的遮羞布。台電近年開發電源,都聲稱做了地方說明會或宣導,但重要資訊卻未開誠佈公。鹿港人質疑燃煤電廠將產生戴奧辛污染人體健康時,許平發卻說「不可能有戴奧辛。」一如核四廠開始興建時的欺瞞。


核四廠開始徵收土地時,貢寮居民並不知道數百公頃的空地究竟有何用?時值行政院推行富麗農漁村,貢寮漁民想申請,卻遭台電以「那邊要蓋核電廠會死人、不能住人!」阻撓,居民才知道核四離自家只一條防火巷距離。日後居民都開玩笑說:「我們會抗爭,是台電教我們的。」


事後台電以「已使用雙層圍阻體(兩層水泥),不會有危險」反駁居民疑慮,即便環評法規定,核能電廠鄰近5公里不得有任何建築;澳底的信仰中心仁和宮到廠區只有3步之遙,跟廠區隔一條馬路的是澳底有名的海鮮餐廳,更別說核四反應爐就在濱海公路旁。綠盟研究員崔愫欣不解地問,「即便環評法規定的是新建建築,但這麼近的距離,台電怎敢說『完全沒問題』?」

(核四廠區與民宅距離相當靠近)

此外,核四廠採分包制,反應爐、發電機、核島區工程、焊接都分別由不同公司承包,美國奇異公司在反應爐得標後,2個機組又分別交由日立跟東芝建造,原本負責整合工作的史威公司後來倒閉,變成台電得自行整合。吳文通說,核四將在2012年運轉,奇異公司卻不敢簽字,「因為這是拼裝車,它們不願負責。」


毀城

核四的危害不只幅射。對居民來說,夏日音樂會及海產是當地生計來源;台鐵因單車熱開放舊草嶺隧道更吸引遊客前往,但核四一旦運轉,這些都會消失。


2005年8月,海棠、馬沙、珊瑚3個颱風侵台,沙灘全部遭到淹沒,嚴重影響帶來錢潮的貢寮海洋音樂祭。鄉長陳世男回憶:「那年沒有補沙的錢,也沒有沙源了。」配合核四興建,台電在澳底開闢重件碼頭、擋住正常海灘補沙量,福隆海灘年年改變形狀,導致公所必須從外地運沙進來。




隨著重件碼頭興建,海象也大不如前、常有人出海發生意外;而核四運轉後排放廢水將影響近海生態,核四附近沿海漁業權被政府收回,但漁民生計受損卻沒得到對價補償。


貢寮只剩觀光。從台北來玩的吳先生說,如果核四運轉,「可能不會帶孩子來玩」。「對安全的疑慮,讓政府也不願投資資源。」崔愫欣直指:核四毀掉的,是一座城。


真理大學財經系大四的蔡昌憲是澳底人,他坦承核四帶來部分就業機會,但多數是臨時工;有些人爬到高階,卻搬離貢寮。從小跟著家人反核的蔡昌憲不考慮留在貢寮,「核四阻斷我們所有活路。」





節約能源攏是假

貢寮居民不解,政府提倡節約能源,為什麼還要蓋電廠?台電總聲稱電不夠用,但蔡昌憲啐了一聲說「騙肖仔!」、「台電說不蓋電廠沒電可用,核四蓋20年,有缺電嗎?」


紀文章指出,蓋電廠實際上全為提供耗能工業使用。以彰火為例,電力即為提供中部如火如荼開發的中科四期二林園區使用。綠盟以目前進駐中科的以友達光電為主,用電需求量為70萬瓩(KW),若再加上園區上、下游廠商進駐,用電量將飆升至120萬瓩。


綠盟指出,科學園區多為輪班制,以契約容量預估,120萬瓩以每月24小時運轉計算的話,每月中科四期二林用電量高達8億6千4百萬度電。台電 7月起推動用電減免,民眾若每年用電度比去年低即享折扣,並教民眾如何減量,如每戶每週少用電磁爐、吹風機、冷氣一定時數,但每月最多只可節省用電 45度。


環團質疑,環保署長沈世宏常說,為平衡經濟發展與環保,「民眾應節約用電以發展工業」,但以中科為例,換算下來,每月必須有1920萬戶民眾積極配合才能與中科的耗電量稍做平衡。而中科只是大開發案其中之一而已。


況且,民眾真的願意省電?綠黨發言人潘翰聲觀察,台電推動電價折扣後,用電量確實下降,但日前報載蘭嶼用電爆量問題,突顯回饋金制度會讓受回饋的居民認為「反正不必繳電費,我們就拚命用電。」


綠盟指出,蘭嶼用電超量的回饋金雖是離島建設條例的回饋,而非核廢回饋金,但節約能源是公民參與,當政府在地方設置如核電廠的鄰避設施,加以回饋金買斷紛爭時,是剝奪居民公民參與的權利。


吳文通直指,回饋金是一種暴力。「不管你反不反對,政府要做,都不管你要不要回饋金,就是強給。」當居民反對鄰避設施卻不得善果,又被迫接受回饋時,極可能產生自我放棄的現象。


吳文通沒有做過詳細統計,但他相信貢寮居民用電不知節制的情況絕對會發生。他憂心指出,全台電廠隨開發案不斷新設或更新、發電量又一個比一個大,若統計全台有電廠回饋的用電狀況,恐怕相當驚人。

4 則留言:

MacondoChao 提到...

慕情,更正一下數據的部份。

中科的120萬瓩,是年契約容量。
若依據以往光電業的用電型態。
中科每年增加的用電量約為80億度。而二林基地的部份,已同樣方式估算,年用電量更將達一百億度。而民國九十六年時,每年電子產業用電量約為230億度。
另外,依照目前規劃,彰工若於105年發電後,年發電量約為120億度。整個時程與發電量,跟中科二林園區,幾乎同步。

Chyng 提到...

嗚,下次不能在截稿後才來更正啦~~好加在是預估的,吼吼

Chyng 提到...

補充一下,補在我的部落格是怎樣啊XD 有一點好笑捏

MacondoChao 提到...

阿,妳的BLOG點閱率也很高啦。我總不能跟環保署沈小毛一樣,慷慨激昂的投書到報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