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土石流底部的聲音

(圖片來源:中央社)



穿著捐贈的運動褲和薄汗衫,小林村倖存居民黃金寶站在立法院發言台前掩面痛哭。「到現在我還不能忘記那一幕,整個村在我眼下滅掉…」但歷劫歸來的倖存51位小林村民,在政府整體安置重建計畫亂無章法通過後,即將繼續流離失所。


8月8日晚間11點,小林村民王美蓮的家已被土石流沖歪,她和家人打電話求援,卻沒有人理會;9號清晨5點,王美蓮眼看土石流已經及膝,和家人一共5口,決定自救撤離。「我們一路往中間的山爬,爬了3小時才到五里埔一個較安全的場所」;接著一回頭,小林村已經消失了。


黃金寶住在小林村第9鄰,是小林村第一戶。8號晚間他因淹水無法入睡,看情勢不對,和9鄰的居民一起逃到太子宮,「才剛落定,就聽到人家喊『山崩了』」。黃金寶說,當時所有人都一直跑,跑了5百公尺後,開始向外求援,「但我們求救無門」。


無論是112、119或110,小林村民在電話那頭聽到的都是「你們那邊多少人?安全嗎?」小林村民就這樣等待36小時,才等到第一批救援者。然而救援只帶來飛機,不少小孩子已經失溫、村民也都沒有食物吃。黃金寶說,村民讓小孩子和傷病者先撤離,「繼續待在那裡的那一夜,比逃難那晚更煎熬」。


然而村民逃出來了,卻一無所有。立法院欲通過的「災害重建條例草案」,對小林村民毫無幫助。小林村民王陳紅柿在風災中痛失婆家與兄弟一家人,她說,「心肝碎了,很多事都想不起來」。但王陳紅柿記得,逃出來了,應該重建家園。


南方文史工作室負責人鄭水萍指出,政府現在連「小林災民」是誰都搞不清楚。小林村分行政村與自然村,1至8鄰是行政村,安全無事,9鄰之後才是重災區。目前倖存、長期在小林村生活的災民只有17戶51名,雖51名村民也都加入小林村自救會,但小林村自救會以受災家屬為主,和真正生活在村內的村民需求仍有落差。


鄭水萍表示,由於受災家屬不住在小林村、家人全亡,較希望訴求國賠;但村民徐大林、李錦容表示,倖存村民家裡原都務農,有田、有農具,政府目前雖表示願意安置村民,「但我們只有房子的使用權,卻失去農地與謀生工具,51位居民有14位是嬰兒與青少年,未來怎麼生活?」


小林村民認為,八八水患受災戶情況眾多,安置與重建方式應按需求與情況而定。以小林村來說,最重要的是被安置在一個可以繼續耕作的安全地點、避免再度受害;此外,也要求政府立刻確認村民身份與清查財產,讓村民以地換地,才能讓她們開始重新生活。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