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民大聲說】災校師長 好累



「我本來從不做夢的。」小林國小校長王振書一臉倦容,抹了把臉繼續說:「風災後我每天做夢,半夜還會大叫著醒來。」甲仙國小校長郭耀輝也說,颱風季還沒過,他天天擔心災難再發生,「半夜才下班,睡到1點多就睡不著,起來看孩子、巡校園。」


老師累壞了

不只校長忙昏頭,明星災區的學校,因為媒體採訪對孩子造成壓力,為了避免學生被打擾,一邊安置臨時辦公室的小林國小老師們,得時時注意媒體訪問孩子的時機是否恰當、分寸有無拿捏。直到高雄縣教育處下令學校不得再接受採訪,老師們才鬆了一口氣。


小林國小總務主任黃德信坦言,風災不只讓孩子受創,老師也受到極大驚嚇。雖然莫拉克颱風襲台,教師因颱風假而離開宿舍、保全性命,但看見熟悉的孩子不再、留在宿舍的私人物品和財物全毀,還得應對災後防疫、孩子心理重建、課業進度等,要說沒壓力是不可能的。


小林村滅村,倖存的家長多半忙於重建,照顧孩子的責任,幾乎全數落在教師身上。小林國小的孩子白天由甲仙國小老師上課,放學後則由小林國小老師進行輔導、安親,教師每天都得從清晨工作到晚上7點。


甲仙國小雖受創不若小林國小嚴重,但許多孩子依然被集體安置在旅舍居住。郭耀輝說,甲仙國小有8位教師每人都必須輪值到旅舍照顧孩子,「但說真的,老師自己也有家庭,像我也有啊,這樣子長期下來,老師怎麼可能不累?」


誰來拉老師一把?

高雄縣教師會理事長劉亞平在開學前一周提醒,災區教師面臨自身家園破碎,卻又要打起精神陪伴學童、確保教學不間斷,承受雙重壓力。「政府對於老師只有要求沒有協助,老師壓力真的很大。如果老師很脆弱,那學生該怎麼辦?」


郭耀輝以甲仙國小學生為例,部分學生被安置在旅舍,雖高雄縣教育處派了10位舍監協助孩子自理生活起居,「但這些孩子的功課卻是舍監幫不了的;管理上也會造成困難。」


「對學校來說,會自覺對家長有一份責任。」郭耀輝直指,多數家長還是只認定學校,學校老師無法全然安心把責任丟給舍監承擔。王振書補充,小林國小教師有不少是新手,甚至有老師今年才開始教書,「老師需不需要協助?當然需要!畢竟就連資深老師也沒遇過這樣的天災啊!」


九二一地震發生後,台北市立療養院派出完整陣容,包括心理師、社工人員、精神科醫師等,到災區提供心理諮商,也補助當時一無所有的許多災民;同 時教導學校老師與一些成人團體諮商課程,企圖由孩子身上找出問題。「成人是孩子的支柱,但成人的心理輔導,目前卻尚未看見完整配套。」


成人輔導付之闕如

劉亞平表示,在學校,老師與學生的輔導體系都相當缺乏。「大一點的學校才設有輔導室,而且只輔導學生、不輔導老師。」劉亞平指出,老師只能與一般民眾一樣,尋求張老師等心輔單位的協助。


八八風災發生後,有單位表示可以幫忙輔導老師,劉亞平建議災區校長鼓勵老師尋求支援;雖許多老師確實有需求,卻又多半矜持,實際求援者數目不多,讓劉亞平十分憂心。


國姓國中校護曾于靜是九二一地震的受災戶,地震後,政府命令第一線救護人員不准休假,「那時候不知道該說什麼,因為我也是災民…」而九二一發生5年後,曾 于靜想起來仍難過得泣不成聲。她指出,心理輔導不能只是被動等待教師上門說:「我需要幫助。」在面臨前所未有的各種狀況壓力下,是無力去主動的。


高雄縣政府雖在鳳山市設置屬於二級單位的學生諮商輔導中心,劉亞平說,這個單位不為人知、人力也不足,學生諮商輔導中心主管唯一一個長駐人員由其他學校的輔導主任兼任。「災難發生後,高雄縣教師會透過網頁資料希望尋求協助,才發現這個網站已經一年沒更新。」


劉亞平認為,這次風災讓學校與教師承受極大壓力,再次突顯輔導機制平時就不足的陳痾。「平時只有大學校才設有輔導室,小學校就沒有,而有執照的心理諮商師都集中在大都市的醫院與社工界,偏鄉與教育單位嚴重缺乏這方面的人才。」


用愛和時間縫補破碎

要幫助孩子,得先從幫助老師做起。全教會文宣部主任羅德水呼籲行政機關不要讓老師單獨承擔壓力,應盡快提供心理輔導協助老師穩定情緒。兒福聯盟 執行長王育敏建議老師適時放鬆,對於學生的心理重建,最重要的是先了解學生處境,狀況較特別的孩子不妨交由社工或專業諮詢團體協助,避免彼此的挫敗。


王育敏表示,校內一般老師可將自己視為守門員的角色,當發現學生上課注意力不集中或是特別靜默時,就要特別注意。「但老師在班上不需要特別對待這樣的孩子,最好一視同仁,透過私下對談,了解學生的處境。」


她進一步指出,失依或喪親的孩子需要長時間、穩定的陪伴才能慢慢走出來。以兒福聯盟陪伴遭逢921地震的孩子為例,剛開始需要與孩子慢慢建立關係,成為支 持孩子的穩定力量。「許多孩子直到第5年才逐漸面對喪親之痛,與信任的社工產生正向的互動。」建議老師不必急,要多點耐心與愛心。


曾任教於921災區東勢石岡附近的國小老師陳芬瑜回憶,許多家長不免擔心孩子課業落後,但對餘悸猶存的孩子來說,「老師的責任不是趕上進度,而是設計讓孩子一起參與的課程,協助孩子慢慢進入學習狀態。」


陳芬瑜建議,學校可尋求民間團體協助,如雲門舞集在震後到學校帶孩子進行肢體活動,也有團體進行藝術治療長達2年。人本教育基金會則協助老師進行課程的調整。陳芬瑜說,老師若能好好利用學校的資源,志工可陪伴孩子、減輕老師負擔。


不過,劉亞平提醒,政府雖發動大專教授與大學生到災區進行輔導,但「不用錢的品質更堪憂」有些教授、學生沒有實務經驗,災民恐怕變成白老鼠。劉 亞平希望政府在重建與心輔部分不要急就章,讓來來去去的短期志工從事心輔工作,避免造成災民二度傷害;「心理輔導必須是穩定且長期的陪伴,心靈才能真正重 建!」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