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署護航白賊中科



引發少見跨縣與跨國聯署反對的爭議開發案「中科二林園區」,昨天在環署舉辦第5次專案小組審查。不過審查因彰化居民與雲林縣府反對,專案小組主席鄭福田違反一般程序,讓居民陳述完意見後,未要求中科管理局報告與回應,就做成「下次再審、開延續會議、居民不得入內」決議。


中科二林開發案自4月審查以來,廢水何處排一直是問題。中科先提出排舊濁水溪方案遭彰化農漁民抗議;提出濁水溪方案,遭雲林縣強烈反對,中科於是分別承諾「不排舊濁水溪」、「不排濁水溪」,但昨天兩方案又被提出審查。


彰化縣長卓伯源支持中科開發,「這是我好不容易爭取來的」,並強調「慢一天,國家損失就多一天。」他認為農漁民反對是因不了解專業,但仍希望廢水排到舊濁水溪。雲林縣長蘇治芬氣憤不已地說:「廢水無人會接受,應該撤案!」


高科技廢水無法管

彰化環保聯盟總幹事施月英指出,中科無法保障健康與環境安全。四期進駐廠商的友達面板廠,造成新竹霄裡溪福壽螺都不能活;而二林報告書缺乏水域生態調查,魚的重金屬跟毒性化合物基礎調查也付之闕如。


此外,中科曾造成綠牡蠣案例、后里、七星農場居民罹癌率高升,但環說書卻否認中科開發對健康風險有影響。施月英不解,中科二林面積是三期的4倍,為何三期要做健康風險評估、四期不用?


彰化縣養殖漁業協會透露,中科審查近半年,卻連一張開會的公文通知都沒接過;雖環委提出海洋放流建議,但漁業協會認為毒性物質只是被稀釋而非消化,靠海吃飯的漁民一樣受害。福興漁民粘秋雄說,高科技毒水若排到福興,「我死都跟你拚!」


台灣生態學會顧問張豐年指出,中科引用資料避重就輕,光電業使用最大宗的去光阻劑和顯影劑,中科目前無法掌握就因此不管,但這些物質多為環境荷爾蒙,會造成生物性別錯亂。


雖中科管理局長楊文科聲稱會以國際標準REACH規範廠商、「絕對是全球最嚴格」;但國際皆要求廠商完全公布製程中所有被使用的化學物劑量,但楊文科卻又表示不會這樣要求廠商,「那是它們的機密」。


台灣環境行動網理事長杜文苓透露,國際已有18個國家、50多個團體聯署聲援台灣民眾反對廢水,「目前環署只能管到華映3項、友達13項排放物」。顯示中科根本無法管理廠商。


為開發不擇手段

芳苑居民林連宗則質疑中科每天要用20萬噸水、未來開發國光石化要40萬噸水,「整個二林一天才4千噸,政府說地層下陷、要農民不要抽水灌溉,但卻抽水給企業用,這說得過去嗎!」 


淨竹文教基金會董事長林聖崇表示,中科耗水耗電又高污染,已嚴正要求中科與環署做政策環評,但政府充耳不聞;林聖崇說,88風災後政府討論國土計劃法欲保育地層下陷區,「中科還要抽地下水,百分百沒正當性!


最讓居民氣憤的是,行政院長秘書長林中森對媒體宣稱「廢水已獲得解決」,而解決方法卻是要中科的廢水回收給國光石化使用。施月英痛批政府早就下好棋,不管居民是否答應、贊成都要通過。


林連宗痛罵:「就算國光石化拿去用,難道它就不用排廢水嗎?」台北大學不動產與城鄉環境發展學系副教授廖本全也質疑,「若這樣通過,以後每個案都能這樣搞,反正廢水永遠可以給下一個案用!」要求鄭福田向中科求證,但鄭福田與中科皆沉默。


環署變開發打手

值得注意的是,中科管理局為通過中科三期開發,曾於區委會承諾「不再開發四期」;2006年政院也曾決議「科學園區財務漏洞未解決前不再開發」,但科學園區現已負債1千億,四期依然開發,廖本全要求中科管理局說明。


楊文科起初不知如何回應,只說:「這只是『意見表達』。」廖本全痛批楊文科「欺騙」;楊文科竟還接著說「當時是說后里開發完就不會在后里繼續開發」,直到引發抨擊才閉嘴。


雲林縣建設處長施克和質疑,中科陸續在前兩次專案小組審查做成不排舊濁水溪與海洋放流的方案,又在9月7號於雲林縣議會開記者會承諾取消排到濁水溪方案,「但環署綜計處卻在9月23日發新聞稿說『中科四期環評進行中,不管哪一個方案,環署或環委都未排除』」。


施克和比喻,這就像「開發單位踩煞車、環署卻踩油門,還叫環委當保險桿」。要求依環評法爭議過大進二階環評或撤案,但環署卻違反上次承諾「這是最後一次」開會承諾,做成再開會決議,中科則表示「舊濁水溪或濁水溪都會是考慮的方案」,點燃雲林彰化居民戰火,誓言再度北上抗議。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