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血阿嬤對不起

(圖片來源:chengintong



十月三十日下午三點十四分,我要記得這一天、這一刻。




前一晚工作結束,到有河領了書。其中一本是大江健三郎的《沖繩札記》,離開有河在捷運上開始翻讀,讀到其中關於沖繩居民拒絕核武器未果的片段,淚流不已。大江這樣描述─


「正是因為意識到民眾運動尚不具備撤銷核武器的能力,那麼他們就無法往前邁進;認識到這一點,『知道了又有什麼用?』阻擋在那裡的格列佛說,那不過就是更為切實地在為自己重新調和不安與恐懼的元素罷了,不是嗎?小人國的諸位。」


流淚。想起半年來的大爭議案中科二林園區。


日本,就是環保署與部分環評委員。格列佛是中科管理局與行政院。而小人國的諸位哪諸位…




清晨六點半,鬧鐘響。顧不得前一晚偏頭痛得要命,跳起來沖澡換衣吃早餐,八點不到,環保署到著。雖是所有記者最早到的,但還有許多人比我更早。這些人是手持盾牌棍棒的警察、環保署部分人員,還有彰化王功、芳苑甚至二林的居民們。


彰化漁民大約七點多就到了。「我們來的時候,就已經圍起來了哩。」來自王功的吳血阿嬤,拿著反對中科的牌子坐在人行道旁,臉上有睡不好、火氣大的嘴破痕跡,頭髮也還零亂著。她說看到這樣的場面還真的有點怕,「阮一直找,想阮王功嘛係有子弟做警察,結果沒看到。」


吳血阿嬤說,警察把整個環保署都封鎖囉,還拿著盾牌,「阮只有舉一塊牌仔,甘有這嚴重?」她說,昨天早上她和鄰居就去行政院抗議,但是沒半個人要理她們。話鋒一轉她談起了自己的四個女兒,和我細數女兒的工作,然後說,「想要打電話給阮在台北的女兒,毋擱抹記帶電話出來。」


我問她記不記得號碼?她找來了丈夫林媽拴,林媽拴阿公扳著指頭數一數,唸出號碼,我幫她們播,找到她們的女兒阿玲。吳血阿嬤和阿玲聊一聊後,對我說:「妳幫我跟她說我們在哪裡,我不熟識。」


我和阿玲說:「阿嬤她們在環保署。」阿玲很訝異地問:「何時上來的?」昨天。「怎麼沒打給我?」我不知道耶。阿玲說謝謝,再和阿公說了些話,掛了電話。沒來得及問吳血阿嬤怎麼不借電話打?她就說:「妳撕一張紙把阿玲電話寫下來好不好?」


我寫好遞給她,她展開這陰鬱早晨的第一抹笑:「ㄟ曉寫字真好。保庇妳嫁好郎。」


吳血阿嬤說,會寫字真好。
吳血阿嬤想,如果警察裡面有她認識的人,也許會讓她進去說說話。
吳血阿嬤問,環保署是總統府管的嗎?總統府在附近嗎?


吳血阿嬤,妳真的不知道好多事噢。


吳血阿嬤,只會養蚵仔的吳血阿嬤對我說:「妳這麼好心借我電話,下次來這邊玩啊,請妳吃蚵仔。」




就在吳血阿嬤和百多位居民在環署外面一下吹風、一下曬太陽的6個小時內,環保署決定了日後吳血阿嬤她們養的蚵仔再也不能吃的運命。


啊不,我說錯了,其實不是今天才決定的;應該說,早在四月初七那個彰化漁民根本都還沒聽過「中科二林」的名字時,就決定了。妳們都不知道,對吧。


其實我們也不知道,或說我們知道。這半年來反反覆覆什麼也沒回答或解決的審查,吳血阿嬤,歹勢,我也很難說清楚。




我得好好想想中科二林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案。


它是一個位在以每年八公分速率地層下陷並要在缺水的彰化每日使用十四萬噸並未充份告知居民且會產生空氣污染物VOC每年八百公噸並且造成農漁業完全衰亡且讓中華白海豚瀕臨死亡並進而讓重金屬與有機化合物累積在食物內再被我們吃掉的一個,「重大開發案」。環評結論做出了十九項規範,健康風險空氣品質水污等等通通被談到,多完整!


但檢視半年來的報章媒體或電視新聞,中科開發案的問題真正被審到的其實只有廢水一個問題。而就連「審查」兩個字都用得不夠精確,從頭到尾都是聽開發單位說:沒問題,環評委員就相信了。是因為環評委員個個是學者、位位是專家,只要看著書面資料,甚至是被指出造假的資料,錯的就變對的,是嗎?


再看看環評結論。環保署今天審查的結論,是根據上一次專案小組審查結論去審的。但這個結論在做成之前,行政院長吳敦義已在立院備詢時脫口而出了,這個結論叫做「中科廢水『得』排放至濁水溪或舊濁水溪潮間帶低潮線以下」。


會有這個結論,是因為原本在十三號審查時,大概就要通過原本的方案了。但因為雲林縣不斷抗議與陳情,吳敦義才脫口而出這樣的結論。那天消息一傳來,環保署主秘劉銘龍立刻頻繁進出會議室與主席鄭福田、綜計處長葉俊宏傳紙條,傳什麼紙條,不清楚。


但當天卻在有兩位審查委員明確以白紙黑字寫下不該審、退回/進入二階環評審查的情況下,鄭福田說:「大家一致認同這案可以有條件通過。」原因是開發單位做了努力讓廢水不會造成污染。


那天的會議下了一些嚴格的結論。但那些嚴格的結論能否真的把關都還是未知數。開發單位若不遵守有什麼大妨礙嗎?沒有的。違反環評法頂多罰錢,一次都幾十萬,誰怕呢?六輕不就是因為這樣一直超量用水、超排空污?更何況罰中科管理局都還是納稅人的錢呢


而且這樣的管制標準真的嚴格嗎?重金屬的部分或許是。但全世界都沒辦法解決的全氟化合物PFOA和PFOS呢?昨天,環保署水保處官員在立院坦承台灣沒法解決全氟化合物的問題。親愛的,這是會累積的。因為無法可管所以不用管,這樣叫「管制標準嚴格」?


最讓人無法接受的是,直到今天所有的記者才發現了環評結論中多了「」這個關鍵字。因為環保署在十月十三日宣讀結論時,特意忽略清楚說明並未排除濁水溪或舊濁水溪,也就是不排除原方案;當天向中科管理局詢問時,中科管理局副局長郭坤明說「我們沒有要做海洋放流」;再問,「那潮間帶的管線怎麼拉?」他說,會從原送件方案的點拉到潮間帶。


這樣的選擇性說明。就連雲林縣政府都以為是要排到影響更大的潮間帶。於是再度抗議,吳敦義接見雲林縣長蘇治芬,說,那把廢水的管線拉到外海三公里好了。


欸,是誰在我的部落格留言板寫下了「如果可以,下輩子不想當公務員?」搞不清楚狀況的吳敦義壞了所有局,本來嘛─「我就說了廢水排哪都不會有問題,院長你怎麼還攪局?」忙翻的環保署心裡大概這麼想的。


於是在外界人士不斷抨擊政治干預的情況下。環署扮演說文解字角色。由署長沈世宏開始帶領所有對外發言者練習看到環團和媒體和立委問及這件事就說:「院長說的話是政治承諾,與環署無涉。」


真是太不機伶又太傻的我們─記者、漁民、環保團體。周一立院質詢時我特地問了葉俊宏,今天到底審什麼方案?他說:「審排到河口潮間帶的方案。但院長所提會列入建議事項。」老天爺,會都還沒開,環保署的會議結論就知道了,為什麼大家還要坐在窄小悶熱的會議室內聽六個多小時的環評?我們怎麼還能夠有信仰?


他們是有備而來的。




「事實上在沖繩,每次接觸到有特別意味的曖昧含糊的措辭時,就有一種無力感和浸滿毒素的嫌惡感襲來,讓我無法不去注視對方那張臉。」─大江健三郎


我們該注視誰的臉?當中科歷經半年來含環評大會十三次的審查然後今天過關的這個時刻。


是彰化縣長卓伯源嗎?他開心地在中央社記者專訪的新聞中露出笑容,說這是「經濟環保雙贏」。(但到底贏了什麼?雙贏這個字如同過去南方朔曾說的,「毀謗這個字被用到爛了」;雙贏也是。我們真的知道什麼是雙贏嗎?)


還是擁有美國柏克萊大學碩士學位的台大環工系教授鄭福田?他擔任了連兩屆的環評委員,審過無數爭議大的開發案,這次中科他擔任主席,在明確有委員反對的情況下公然說謊「委員有共識,所以通過」。然後今天他說:「確實有委員反對,但他們是書面資料;那天結論是在『在場委員』都同意的情況下做的。」(書面的意見,可以不算數嗎?)


還是沈世宏?是他主持了今天的會議,照樣在有委員表示「應進入二階」的情況下宣佈「共識決通過」。並說,不管排到河口潮間帶或海洋放流,都得做環差分析。沈世宏笑笑地對我強調:「委員本來就覺得排到原方案沒有影響,院長的政治承諾我們不處理,環署還要求做環差,這樣可以避免政治干預的說法。」好個潔身自愛!


別忘了中科局長楊文科。宣佈通過後他笑著說,一定會做外海三公里的排放。「經費才二、三十億,對我們來說不算什麼。」環署綜計處長葉俊宏更證實,「環署確實知道中科要做外海三公里的排放。」於是我問,既然已經知道為何不直接要求?依然是一句「那是政治承諾,我們不處理」打死。


但實際上就是趕著通過。因為外海拉管就是得依法進行生態調查,一旦環評大會做成這樣的結論,年底怎麼可能動工,選舉要到了!台灣人你們最愛的選舉要到了!


多美好的結局!
捍衛環境專業的國民黨、體恤愛民的國民黨、經濟環保兼顧的國民黨、順意民意的國民黨!



中科審查完畢。環團、居民誓死抗爭
於是中科爭議仍在進行中,沒有得到任何真正意義上的解決。
但那又如何呢?

是令人敬畏的國王的詔令,
因為是國王的聲音,
所以是絕對的。



吳血阿嬤對不起。
我不吃蚵仔。也許也不喝牛奶了。

12 則留言:

提到...

或許你會有興趣:
http://annpo.pixnet.net/blog/post/24506728

thomas.0126 提到...

區委會能處理的議題較有限,但中科二林園區用水,排水與大規模農地變更使用對農業生產環境完整性的影響等三項議題,在區委會仍會有熱烈討論.在環保署被限制發言,我準備在區委會練雞湯.

thomas.0126 提到...

當時是環評委員的根正在中科后里農場七星基地環評通過時,流下男兒淚.讀了妳此篇吳血阿嬷對不起,也讓人有想哭的感覺.幾年來日益嚴峻的環保困境,讓人憂鬱程度日益加深,但此次的悲憤,我會將之累積轉為更強烈力道,在區委會反擊中科管理局,雖然也難以樂觀認為可以擋下來,但至少盡其在我.
唉,不知道十年後,臺灣還能剩下什麼可以留給下一世代而且是會被讚美而不是被下個世代咒罵的事物?

Chyng 提到...

張:
我三本都有買,但還沒讀,謝謝你的推薦。

詹律師:
趕快提告,我快氣死了。 \_____/

scott66 提到...

Chyng:
Thanks for your report.

字字血淚
痛心疾首
惡魔當天
血債血還

地球啟動自淨的那天
也就是無辜眾生陪葬的時刻
只是權貴們已經先爽過了
而弱勢者會在過程中被慢慢凌遲
無名的人總是先成為死亡數字

The earth can exists without human, but human can't exist without the earth.

這道理政客奸商永遠不願面對

孫大花 提到...

身為二林人,難道什麼都不能作嗎

匿名 提到...

Chyng:

謝謝你的報導 台灣隱匿的毒化物真多

關於<...空氣污染物VOC每日八百萬噸...>
疑為每年八百萬噸

Chyng 提到...

匿名:
謝謝提醒,確實錯誤,而且量也錯了..|||

mariners 提到...

我是在ptt看到這篇文章的,雖然我不是雲林彰化的居民,但是我感同深受。很感動還有人願意關注這樣的事,真的很謝謝你,能夠用這麼好的文字把這件事寫出來。請你們一定要加油!!

thomas.0126 提到...

我一定會提告,委任書早在第5次專案小組會議時就已轉寄請月英找當地農漁民簽,但必須等到環保署正式有文號對外公告審查結論,才是生效的行政處分, 才能告!
別氣餒!本週四很可能區委會就會排審此案,拉長戰線繼續奮鬥.

Shu 提到...

慕晴你好
我是美濃愛鄉協進會的以舒,我想在本週末黃蝶祭志工培訓的手冊引用你這篇文章,輔助反中科熱血青年聯盟的青年參與環境運動課程,不知道是不是方便?

Chyng 提到...

以舒:
請用,幫我向正揚大哥、阿蘭妹及鴻駿問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