蛤仔的心聲(上)




「阮雲林人親像蛤仔,目睭會吐沙…」這是近年來,雲林鄉鎮冬天的寫實景況。雲林元長鄉的花農蔡貞庫抱怨:「阮這ㄟ查某人每日攏塊掃地,卡掃攏有一畚箕彼呢多!」


11月13日,雲林冬日難得的細雨不斷,也是88風災後的首度降雨。濕潤的水氣鎮住街上平時黃沙滾滾的蕭瑟,但14日天方放晴,站在田地裡與農民訪談約一小時,不多時即「面有土色」,嘴裡也跑進沙塵,發出喀嗤喀嗤的聲音。


蛤仔的心聲

「這就是冬天一到,我們『呷飯配沙』的聲音。」中午時間,元長鄉信義國小的孩子們正在吃午餐,她們說:「真的很不喜歡沙子,因為要戴口罩。」信 義國小2年級導師陳靜儀表示,每到中午吃飯時間,小朋友都要先到餐廳把桌子抹乾淨,否則根本無法好好吃飯,「有時候風沙真的很大,我們就得把門窗全部關起 來,避免孩子吃到太多沙子。」


但關閉門窗並無太大用處。一位小女孩領著記者到餐廳旁一間看起來久無使用的廁所,她將緊閉的廁所門打開,馬桶與地上都積著厚厚的沙土。「妳們有在用這間廁所嗎?」女孩堅定地說:「有啊!每天。」




蔡貞庫也說,關閉門窗根本沒用。冬天一來,家家戶戶都不太敢開門窗,因為關上門窗風沙就已多到嚇人。他的大兒子蔡榮章領著記者到栽培洋桔梗的簡易溫室,柔弱的洋桔梗上佈滿沙土,溫室作用全無。


等著跑路的農民

蔡榮章說:「溫室的這種網子是30目的,比家裡防蚊子的紗網還要細;可是妳看,花和葉子全部都是沙土!」蔡榮章指出,溫室滿目瘡痍的景況,是11月2日鋒面南下那天造成的。


蔡榮章的花田約有4分6,一分土地約70萬元,4分6大的土地約有30多萬朵洋桔梗。這裡生產的洋桔梗專銷台北,平時喊價到一朵40元,被揚塵覆蓋後的花,一朵只剩10元。扣掉成本、育苗、人力等支出,根本沒利潤。


蔡貞庫說,洋桔梗是雲林縣府鼓勵的產業,為了種花,一家大小借地押貸數百萬,搭一座溫室的錢,跟買一分地的價錢相同,但現在被揚塵全毀了。由於 洋桔梗過於柔弱,蔡榮章自嘲:「根本沒法把花拿去洗,一洗就像『辣手摧花』!」而沒賺到錢不打緊,花若無法被收購,農民還得付銷毀的清潔費。


蔡貞庫申請農業損害賠償,申請卻被駁回。同樣受到損害的還有姪子蔡維新的花生田,冬季是花生收成季節,但蔡維新抓起一把土豆並隨手撥開:「土豆都黑掉了,這全毀了!」


蔡維新3分半大的土豆田,在88風災時被水淹過一次。水災雖獲得些許補償,但不久後又有嚴重的揚塵來襲。水災過後,花生葉子易生蟲害,就算半個 月噴灑一次農藥,葉子依然被蛀得亂七八糟。88風災之後,農民普遍感到揚塵狀況更加嚴重,作物都蓋滿沙塵;但揚塵害沒有天然災害補助,農民都在「等跑 路」。



連機器都爆表

揚塵帶來的危害不只是經濟損失與生活不便。根據環署空氣品質監測資料顯示,2日當天斗六、台西、崙背等地,空氣品質監測都超過懸浮微粒PSI值 150,屬嚴重不良;其中台西空氣中懸浮微粒PSI值飆高到286。蔡榮章不懂「懸浮微粒」,以「很細的沙」描述空氣品質不良現象,「阮雲林郎攏說這款很 細的沙,就是『本土沙塵暴』!」


元長鄉居民吳太太說,只要冬天鋒面一來,雲林的揚塵便多到她們不知道怎麼清掃才好,「但更重要的是,我們很擔心小孩子的健康問題!」元長鄉居民康小姐的兒子有過敏,只要風沙一來,小朋友就不斷揉鼻子。而元長鄉還不是揚塵最嚴重的地區。


雲林縣環保局空氣噪音管理科長賴東鴻表示,濁水溪沿岸風飛沙嚴重,每年9至12月危害最甚,11月2日當天懸浮微粒濃度過高,縣府的採樣記錄一度高達4,306µg/m3(微克/立方公尺),造成機器當機。


雲林縣環保局長陳世卿補充,據97年10月至98年3月、98年9月至11月11日監測資料顯示,雲林縣懸浮微粒高過1000µg/m3以上共 有94小時,500至1000µg/m3則有228小時、150至500µg/m3有1153小時,不合格比例達30%,嚴重程度可見一斑。


「以為鄉下比較好…」

雲林縣府委託彰化基督教醫院雲林分院進行濁水溪沿岸學童的健康風險評估,針對濁水溪沿岸鄉鎮進行調查,發現孩子健康明顯受影響。


小兒胸腔科醫師何宇苓說明,39.61%國小學童有晨起咳嗽、夜間咳嗽、晨起打噴嚏或流鼻水、眼睛或皮膚容易癢等困擾,濁水溪下游鄉鎮更高達 44.69%。下游鄉鎮學生有43.57%會過敏。許多家長覺得帶小朋友外出旅遊時症狀會變好,甚至離開原居住區時症狀就改善。而下游鄉鎮的孩子易感染過 敏性結膜炎、氣喘、支氣管肺炎與肺炎。


每到冬天,康小姐三天兩頭就要帶孩子往醫院跑,「我們以為鄉下空氣比較好,結果並沒有。」雖濁水溪本就有揚塵問題,卻從未如此嚴重,「大家都 說,是六輕的問題!」居民質疑並未受到環保單位重視,對於揚塵,只叫居民戴口罩或種植防風林,居民感嘆:「根本是保護大企業,叫百姓去死!」(待續)

2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寫的真好,但是真希望不要看到這篇文章,加油!

匿名 提到...

濁水溪河床被種西瓜的所謂瓜農佔耕的無政府狀態,請環保人士,用力,努力抗議一下!不然請雲林縣長大力整頓囉!
【記者李鋅銅、苗君平、段鴻裕/雲縣、中縣連線報導】 2009/10/11
「媽媽,我的喉嚨好痛。」
雲林縣二崙鄉旭光國小學生,放學回到家,一直咳個不停。同校其他同學也有類似現象,有些是喉嚨痛,有些則不停的揉著眼睛。他們身上滿布沙土。
每年10月至隔年3月,東北季風盛行,為雲林縣濁水溪南岸地區帶來嚴重塵害,困擾當地多年。尤其是靠近濁水溪的西螺、二崙、崙背、麥寮,更是明顯。二崙旭光國小是受害嚴重的學校之一,雲林縣府曾到校辦「抑制濁水溪揚塵宣導說明會」,拍攝並記錄資料的黃裕釗,播放幻燈片告訴同學什麼是「揚塵」,並利用生態環境和產業人文對比,告訴小朋友「揚塵」可能帶來的後果。
門窗關整天 開口一嘴沙
旭光國小原本是紅磚土的操場,每到沙季,滿天塵土飛揚,縣府決定改為人工跑道,減少揚沙量,目前仍在趕工。操場旁的辦公室裡,林煌榮校長用手在沙發上一抹,就是一層沙。「才剛擦過的,馬上就這樣。」他搖頭「一點辦法也沒有。」
旭光國小北側還有防風林,再往西到了崙背鄉豐榮國小,因北側沒有防風林遮蔽,永遠有掃不完的沙子。校長王瓊慈指著放在地上好長的水管。「幾乎每天都要用水沖。」大風來時,面北的門窗全部緊閉,但下課怎麼辦?「我們都會叫小朋友戴口罩,但小朋友活蹦亂跳的,很少人會聽。」
雲縣在濁水溪沿岸有七鄉鎮,受塵害影響範圍廣大,東北季風期間,這些鄉鎮都籠罩在沙塵中,也對居民日常生活造成嚴重影響,常一開口嘴巴都是沙子,甚至樹葉上都沾滿灰塵,揚塵問題相當嚴重。
騎車霧煞煞 衣服土土土
東北季風來臨,台中縣大甲、大安溪出海口沿岸鄉鎮,每年此時至明年三月,也遭嚴重沙塵暴肆虐,飛沙走石,整天灰濛濛的,即使門窗緊閉,也無法倖免,村民每天與飛沙奮戰,戲稱三餐「呷飯攪沙」,實在不是人住的地方。

大甲溪與大安溪出河口地區,每年秋末冬初,就會飛沙滾滾,尤其是大甲鎮江南里、頂店里一帶最嚴重,甚至出現常會出現龍捲「沙」,遠望白茫茫一片,家具佈滿沙塵,連身體、衣物也難倖免,民眾渾身不舒服,實在苦不堪言。不少機車騎士也說,沙塵飛揚,騎在路上,眼睛常睜不開,尤其橫跨大甲溪與大安溪兩橋上,幾乎全籠罩在黃沙滾滾中,視線很差,嚴重影響交通安全。

第三河川局副工程司尤國任表示,造成沙塵暴的原因很多,河床地種植西瓜是主因,農民2月整地種植,9月收成後,遺留腐壞瓜體與瓜藤外,殘留的除草劑,常使野草長不出,東北季風吹襲下,便成沙塵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