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秋鬥再起

(圖片來源:ChenGinTong



細雨綿綿中,秋鬥遊行隊伍從原民會走到勞委會,從衛生署行到行政院,最後集結在凱達格蘭大道面對總統府,上千名不分老幼、種族、性別、職業的民眾,高唱《弱勢者戰歌》、《原住民要團結》,不畏風雨地遊行4個多小時,她們向政府嗆聲:我們要團結起來,反抗政商壟斷!


睽違4年的秋鬥再起遊行,鬥爭 的對象、事件的結構性因素,20年來始終如一。抗議民眾立起畫著標靶的看板,寫著「農再條例」、「越域引水」、「美國牛肉」、「愛滋污名」、「失業」、 「職災」、「無薪假」、「農地污染」、「捷運工程霸權」等議題,抓起自陽明山運來的300公斤牛糞看板丟。「政商壟斷,人民洩憤(糞)!」


「我們已經看破了。」世新大學社發所教授黃德北表示,無論哪一黨派執政,弱勢議題永遠只是兩大黨選舉遊戲中的工具,不會因為選了哪個政黨,弱勢議題就受到重視。「今天我們不奢望政府機關接受我們的訴求。」工運組織者林子文頓了一下、中氣十足地說:「我們今天不是來陳情,是來反抗的!」


三鶯部落居民巴奈(潘金花)被迫遷時,只是個坐在斷垣瓦礫上哭泣的婦女,但她昨天拿著麥克風,大聲地問一起來抗議的民眾:「政府把原住民當狗!妳們是不是也和我們一樣憤怒!」


農村武裝青年唱的《部落哀歌》,正是都市原住民的心聲。過去幾百年或僅幾十年的歷史,原住民的土地都處在被剝奪的動態;她們從山林被驅逐至城市,於是「都 市ㄟ厝阮住不起/為了生存來到山河邊/用阮ㄟ雙手來建設創造溫暖ㄟ家園/你不折手段告阮違建/ 為了都市的大建設/也為了恁ㄟ政治路線 /拿阮ㄟ生存來交換」。


她們的哀愁沒有被聽見。今年初,同樣遭迫遷的撒烏瓦知部落好不容易重新落成,但桃園縣政府與水利單位即將聯手奪走她們的土地。在撒烏瓦知幫忙的鍾仁嫻說, 桃園縣政府最近啟動「大漢溪攔河堰工程」,桃縣府宣稱攔河堰是為避免颱風時的原水混濁度,但實際上是為了將石門水庫後池堰至大溪鎮武嶺橋下游打造成親水公 園。


近幾年,都市原住民部落遭到大規模迫遷,因為政府要打造親水公園與自行車道而生。「大溪攔河堰將不只影響崁津、撒烏瓦知部落,很多上游的小部落都可能因為攔河堰工程而再度遭遇迫遷!」


因開發而被迫遷的不只是原住民,近期已通過環評與區委會審查的中科四期二林案,也即將迫遷上百名平均年齡70歲的農民。 二林相思寮居民楊玉洲和陳樹材難過地問,「為何想種田不能繼續種?會污染土地的科學園區真的比較好嗎?用很低的價錢徵收我們的農地和房子,我們要住哪裡?」


台灣農村陣線發言人蔡培慧痛罵:「土匪至少留一口,政府連碗都打破!」自農發條例以來,台灣賴以維生的農地被一塊塊變賣給財團,去年強行通過一讀的《農村再生條例》與近期的開發案都在鯨吞蠶食土地,禍害無窮。


「我們有戴奧辛鴨、美國牛,食品安全到底怎麼辦?」綠黨發言人潘翰聲直指,若人民允許農地賤賣財團進行大開發案,就是威脅自己的食品安全環境, 以二林中科 為例,一旦動工,未來將不只有戴奧辛食品,牡蠣、牛奶及蔬菜,也都統統會被光電廢水所污染。


行政院力挺污染產業,強調:「這能創造許多就業機會!」工會團體指出,金融海嘯來臨時,科學園區這些勞工卻得放無薪假。石化產業創造就業機會,雇用的多為移工,移工得承受剝削的勞動條件與歧視眼光,「政府說它們的政策會讓我們『福氣啦!』,但我們真的福氣了嗎?」

工人樂隊黑手那卡西在抗議民眾丟糞時激情演唱《福氣個屁》,正是人民要告訴政府的答案。


在凱道前,上千名民眾手拉手跳起了「鬥陣舞」,從一個大圈,漸漸變成一個又一個同心圓,「政商壟斷」雖是她們的共同敵人,但牽著的手會不會斷裂?人民火大 聯盟賴香伶坦言「路仍然漫長」,但這至少是學習如何不將自己關注的議題當成第一優先的起點,希望手拉手的秋鬥,一起再走20年。


秋鬥鬥什麼?

工運

要求工會自主權(北市產總)、落實職災醫療權(工傷協會)、反對勞動派遣(自主工聯)、創作者應能組織工會、民主協商納入文創政策法案(創作者職業工會籌備會)

新移民、移工

廢除奴工制度、移工自由轉換雇主、家務勞工納入勞基法保障(台灣國際勞工協會)、國際家庭反歧視(台灣國際家庭互助會)、破除工作歧視、外配陸配差別待遇全面取消(南洋台灣姊妹會)

原住民

還我山河海、反迫遷要家園、反對大溪攔河堰破壞生態(河岸部落守護家園聯盟)

性別

反愛滋污名與歧視(愛滋感染者權益促進會)、娼嫖不罰好管理、底層娼妓先保障(日日春協會)、落實性別平等、看見弱勢性權(All My gay

媒體

還我公民監督權、公部門應開放獨立影像工作者採訪權(紀錄片從業人員職業工會)、媒體不是財團私器,還給人民傳播權、拒絕置入性行銷(媒體觀察基金會、媒體改造學社)

環保

落實環評、拒絕污染產業(台灣環境行動網)、反對中科二林、反對農再條例(台灣農村陣線)、非核家園、低碳經濟(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環境資訊公開、落實私有化、國產還歸全民(蠻野心足生態協會)

政策

廢除集遊法、降低罷工與公投門檻(人民火大聯盟)

人權

尊重樂生院民主體、拒絕工程霸權(樂生保留自救會)



38 則留言:

bruges 提到...

你好...我是建築系的學生
您好像參與了很多的集會遊行
我今年畢業設計的題目
就是要為遊行者在台北市設計
一條遊行大道
方便遊行的人發聲
不用和車子搶道
不用被限制通行
我想請問一下
你在遊行的經驗
有什麼不合理的或您覺得都市的空間可以做改造的
可以mail告訴我嗎
beaucoupdebananes@hotmail.com

Chyng 提到...

bruges:
這位同學,我很好奇你是這樣做作業的嗎?要是沒有人回你mail,你該怎麼交差?都市空間改造有專業組織可以訪談,有學者可以訪談,這一點基礎知識應該有吧?遊行者多為社運團體,要訪談也是很容易,這樣做作業未免太偷懶。

bruges 提到...

你以為我只有問他嗎
你以為我這樣叫交差嗎
我必須說一句去你的
你少在哪自以為是看到什麼就批評什麼
所以自以為是的抨擊
你說的基本常識
我都有...而我有的基本常識
我想你應該連個屁都不到
你以為我在偷懶...
我覺得你在無聊亂放屁
我問他乾你屁事
這樣在網路上發言
未免也太不負責任
純粹找人吵架嘛
請問你是失業族...
失業在家太無聊嗎

bruges 提到...

氣死我了
看的起你...才問你
看你網誌寫的頭頭是道
以為你應當是熱心的人
你的自以為是
讓我倒盡胃口

匿名 提到...

給樓上的同學:

如果您認真看過格主的部落格,就會知道他不是失業族群,也會知道他的文章的來龍去脈,而不是只有「好像參與了很多集會遊行」。

而且格主出來回答你,你一開始好像也沒認出來他就是主人,「你以為我只有問他嗎,你以為我這樣叫交差嗎」。如果你是認真要做作業,為何連主人都認不出來,這就是你要訪談的對象呀

這個世界是互相的,你用什麼樣的態度去面對別人,就得面對別人可能會用什麼樣的態度對待你。更何況,我覺得格主還客氣了。

Chyng 提到...

bruges:

你的回應方式還蠻讓人傻眼的。之所以回絕你,正是因為你「自以為是」的態度。留個E-mail、把問題丟出來,別人就有義務回覆你嗎?不回覆你就必須遭受你的批評嗎?我不是沒有幫過學生完成作業,帶著出差的也有過,只要對方讓我覺得「有誠意」,只要「我的時間允許」。你在請求別人之前有考慮過別人的狀態嗎?

更別說你根本搞不清楚你在跟誰對話。質疑你的人就是我。你直到第二次回覆才搞清楚。

在別人的部落格無的放矢加咒罵髒話,就是你所受的教育嗎?設計集會遊行的大道?你有基本常識?做作業首先要搞清楚重點和主旨,先去把集會遊行搞清楚再問問自己要不要做這題目!

如果這就是你「看得起我」的態度,那還真希望你「看不起我」,也希望其他人可以不必被你看得起。

另外提醒你,你的言論相當不當,已涉及毀謗,在這裡鄭重地請你公開道歉,否則我會轉告校方,請自重。

匿名 提到...

假如原留言同學真的有去訪問其他社運工作者或是團體的話,我想...畢業題目,應該可以往其他方面發展!

Ken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匿名 提到...

不能同意樓主再多了. 現代教育對於 "尊重與禮貌" 的要求實在太低. 原來現在的大學生只有這種水準

Hao-Zhong Wang 提到...

to bruges:

我個人也參與了很多集會遊行,可是我幾乎都很滿意耶,沒有感覺到什麼不合理呀。你考慮看看要不要訪談我,或者乾脆換個題目好了?

提到...

很可惜沒辦法參加,但是很高興透過轉載看到這些問題,也對各位的努力感到感謝與支持。

Wenli 提到...

作為一個建築系準畢業生,如果文字技巧磨練不夠,是很難通過口試的,特別是如果因為在網路上,就不使用標點符號--很難想像你在繳交學校作業時也是採取這種標準。

從我也唸過建築相關系所的經驗與觀察來看,一個建築師或將來可能成為建築師的人,為了要對他所可能掌握的技能,以及在可見的未來控制現實空間形塑的權力負責,首先要有優秀的溝通技巧。當然,基本的禮儀與社交知識,自不待言。

從你的畢業設計題目來看,在台北,並不需要額外去設計一條「遊行大道」,這種「抗議專區」的設計,中國在北京奧運期間已經實作過,而且是失敗的。

你所提出的幾項設計條件,只要透過交通管制法規與合理的集會遊行規範就能做到,看不出有需要動到都市空間改造,這是殺雞用牛刀。

當然,你的整個設計思維過程暴露出來的,還有這個國家建築設計教育的深層問題。很難想像你在評圖場上,也會用同樣的語氣回答老師的提問或挑戰。

建議還是改個輕鬆、愉快,而且可以充分炫耀的題目。那些你原本打算在基地模型上用卡紙裁出來,當成比例尺用的社會弱勢者,恐怕是無法直視並回應你的感覺良好與自我中心。

以上。

匿名 提到...

集會遊行在某些時候,是臨時性、議題性,更有些具有特地定點性質。更不用說到目前台灣大部分的社運團體,都傾向希望修改集遊法、或是廢除集遊法。如以此角度來看待Bruges同學的畢業題目,我真心希望這位同學要重新思考ㄧ下題目了。
再者,"遊行大道"跟"陳情專區"的差別哪裡、遊行大道跟腳踏車專用道孰輕孰重。或許萬華龍山寺的遊民朋友,更希望B同學幫他們設計ㄧ個符合他們生活需求的專用道路。
最後,要提醒B同學,在你要提問之前,是否應該先搞清楚你是在問誰問題,以及問這問題的意義,更不用提,你是公開留言,就應該知道會有別人也可能會回應你。

bruges 提到...

我搞不清楚您們所謂假惺惺的禮貌,您認為我應該好好有禮貌的詢問,有禮貌的應對。但您有沒有想過,您的回應方式並不禮貌。我並沒有要求您對我做什麼,我也沒有一定要您回覆我,我只是希望能有多一個討論空間,您沒有時間或質疑我的方式,您大可以不用回應我,因為回應我也浪費了您不少時間不是嗎?而您也沒有搞清楚狀況就抨擊我,您就很有禮貌嗎?

我不是不滿意您不回應我,才留了下面的言論。萬事都有個起頭,您把可能是這個人的起頭給堵了,您還敢說您是這件事情的先鋒者?我想您應該沒有時間去在意這種事情。

或許您這樣是在教我,告訴我還有很多管道,我應該更認真看待。但我想您對我有些誤會了。而我要是純萃要再別人部落格謾罵我大可以像前面幾位留言者,留個匿名。我甚至留下了我的部落格,雖然是個跟您的部落格相比低俗的不像話,起碼我對我的提問負責。

我對於第二篇留言的失控言語感到抱歉,我不應該因為您的不禮貌也口出惡言,因為我就跟您一樣不禮貌了。我並不是因為對於您說要告知校方而感到害怕才抱歉,而是對於我的修養感到羞愧,竟會因為這樣而氣到失去理智。也謝謝您"熱心"的告知我還有那麼多的專家、學者、社運團體可以讓我問。

bruges 提到...

謝謝以上的各位
你們雖然謾罵
對我有許多的意見
但還是提供我不少意見

匿名 提到...

理由這麼多,啊你是要不要把你那些不實指控和毀謗列印出來吃下去再說?

Chyng 提到...

bruges:
我想你搞錯了。一直到現在你還是不理解我所謂的不禮貌。什麼叫「假腥腥」地詢問?我不是因為你沒有尊稱「您」(天啊我超怕這個字),而是你的留言顯示了你對作業的輕率,也顯示亂槍打鳥的態度。而我要強調:我並不是隨便回覆你的要求。

如果是我向別人請益,我不會初次就將「我的」作業問題丟給別人,叫別人「E-mail到我的信箱來」。我一定會說,我有個作業想請教,是否可以和你聯絡?

你覺得我可以不回覆你,你不會怎麼樣;所以我的回覆讓你覺得「不禮貌」因而你動怒。但這不就是亂槍打鳥嗎?所以我才問:「我很好奇你都是這樣做作業嗎?如果別人不回覆你,你要怎麼交差?」

其次,從我的遊行與參與抗議的經驗來看,我怎麼也無法理解你的作業規劃。誠如Wenli提到的,集會遊行的人受限制是在於法令與態度而非空間的問題,這是我為什麼說你沒有做基礎功課。這無關乎「建築專業」。

而「交差」兩個字也沒有惡意,是你過於解讀。並且容我提醒你,你是個成年人,要對自己的言論負責,說出「因為你先怎樣,所以我怎樣」是非常不負責任的說法。

而也容我再說,你的留言其實充滿反諷,「我不應該因為您的不禮貌也口出惡言,因為我就跟您一樣不禮貌了。」這是一個怎麼樣的道歉啊?

我也不覺得你的部落格低俗,也從未認為我的部落格高尚,你這樣說,真的是欲加之罪了。老實說,若你覺得這些是「謾罵」,何須理會我們?

我可以第一時間就打電話給曾光宗老師,但我沒有。因為我不認為這件事嚴重到必須告訴你的老師而造成權力上的壓力─只要你知道自己的問題,但顯然沒有。

大學生真無言 提到...

基本上…如果要跟人請教問題但是只丟了一個email要人寄給你,
這個就算是相當沒禮貌的一種行為了。
一般就直接在留言的地方發問,或是請教是否能約時間請益,這個應該大學生以上都會知道的吧?
還是你去上課老師把上課的內容mail給你就好,人也不用到教室?

建議以後要這樣發問就去奇摩姿勢佳就好了。

Bowen 提到...

天呀好丟建築系學生的臉!!!!!>\\\<

匿名 提到...

只是,可不可以也別以偏概全,不要一發生什麼事,就現在的大學生真是如何如何的好嗎?
每個人所受到的教育,身處的環境,自身的態度都不盡相同,不是所有大學生都這樣子的。
這麼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實在是有一點點過於主觀了。

Chyng 提到...

匿名:
不好意思,這裡的留言回覆似乎沒有你說的狀況。如果你是指在bruges那邊的留言,或許到那裡回覆比較有效果。

bruges 提到...

我之所以留e-mail是因為我希望如果時間允許,可以深談。很難相信你會認為我在偷懶、想要你直接告訴我答案。或許,我從沒有想過要這樣,發問然後直接得到答案,所以我完全沒有那一層的戒心,就直接的發問了。正如你所說,你認為正當的詢問方式"我有個作業想請教,是否可以和你聯絡?"是這樣。
那是我冒昧了,我的確是用輕鬆的態度在留言,而我也沒有只想將作業內容提出,尋求你的解答。我只是想要先說明來意。沒有想到造成"沒誠意"的誤會。
你說所謂的遊行受限於法令,並無關於建築專業,遊行者走在街上就是一種空間,對於都市空間就是一種改造和影響。流動的空間、和臨時性需求的一些簡易棚架,這些怎麼會無關於空間。廁所、攤販、看板、舞台、車行、人行、所走的動線、經過的場所,是行政院、是總統府、廣場、公園、休息地點,如果經過更精密的歸納設計,是否更可以發聲,如果有一天台灣的政府開始正視遊行,因為台灣跟遊行就是脫不開關係的。那是否反映在空間上,就會有所謂的遊行者空間。是我太理想、還是太無知?所以才有人建議我換題目?
正如小時候家長時常說的,先動手就是錯的。而部落格就是先罵人先不對。我是真的為我先動口道歉。但我也必須說,有許多人也覺得你的留言帶有些許挑釁。我同學也嘲笑我太容易被使弄。

我是滿腔熱情的想要跟更多相關人士對談,我是一心想要為這些人做些什麼,可以和這個社會、和這個都市共存、達到一種張力,權利與人的箝制的張力。對於網路部落格和網路語言的不熟悉,讓我們的開始不是一個很美好的開始,雖然我是個所謂"愛亂發脾氣使性子的無知沒用丟臉的大學生"
起碼我很真誠、起碼我有理想、起碼我不只想認識、還想要做些事。我沒有在說漂亮話也沒有在做漂亮事,我只是想誠誠實實的做完一個我喜歡的事情。
我已經從留言中看到許多意見, Wenli的意見,其他更多帶有諷刺但是瘋狂的意見,都很棒。如果你能抽空讓我討教,我相信一定能獲得更多。

匿名 提到...

我是先看到你這篇文,留了言看了你的回覆,才去bruges那邊看的。
那邊的確很多,不過你這裡也不是沒有,要是沒有我不會留下那篇留言。

「 匿名 提到...
不能同意樓主再多了. 現代教育對於 "尊重與禮貌" 的要求實在太低. 原來現在的大學生只有這種水準

2010年3月17日下午1:43」

「 大學生真無言 提到...
基本上…如果要跟人請教問題但是只丟了一個email要人寄給你,
這個就算是相當沒禮貌的一種行為了。
一般就直接在留言的地方發問,或是請教是否能約時間請益,這個應該大學生以上都會知道的吧?
還是你去上課老師把上課的內容mail給你就好,人也不用到教室?

建議以後要這樣發問就去奇摩姿勢佳就好了。

2010年3月17日下午5:32」

沒有要辯駁什麼或爭吵什麼,只是想說一下我的感想罷了。

匿名 提到...

我不覺得版主一開始的發言有挑釁的意味, 就如同你不覺得你的提問有不妥一般, 至少你所謂的 "輕鬆的態度" 的發文提問方式 沒有表現出該修飾的禮貌跟字句斟酌, 即使這樣很虛偽. 至少, 在這之前, 雙方都是互不相干不認識的. 除了這裡, 周遭有很多人, 都曾因為像這樣"要求" 回覆的留言困擾. 我想如果是你自身, 遇到有人裝熟並採用理所當然的態度要求提供自己的心血, 都是感到莫名奇妙吧. 文字, 是可以仔細書寫並表達態度的, 如果尋求資料這麼的急促, 連多寫幾個字的時間都沒有, 如果我是版主, 我想我會很擔心提供的資料出去會變成什麼樣子. 事件過程到現在, 應該不是任何人為了筆戰, 或是閑閑沒事找碴, 而是多五秒的時間去思考線上的每個文字所帶來的意義, 並帶著一定的正面心態, 或許最初的回應文你就不會發出來了.

Chyng 提到...

匿名:
我的回覆沒有辯駁的意思,在回覆你之前也略看過留言。對於「現在的大學生也只有這種水準」,我的解讀是這位匿名在指Bruges,並不是一竿子打翻一船人;至於另一位留言者說「這個應該大學生以上都會知道的吧?」老實說,在回覆你時,我考慮了一下,因而我的回覆也用了「似乎」,而非絕對。確實你可以解讀這位留言者是以偏概全,但我看了兩次後回覆,是因為我覺得他所說的大學以上都知道,是指「讀到大學應該知道吧?」

進一步談,「請你到Bruges那裡留言」不是防衛或攻擊,而是我的確也看到跟你一樣的事,僅此而已。

老實說,若真的引發「大學生都怎麼樣」的言論其實很麻煩。在Bruges那邊有人留言投訴蘋果有之、他的文章被貼到八卦板有之,同業紛紛說「希望明天不要處理這種新聞」─這種言論引發了會被炒作,對我也沒有好處(還得跟同業賠罪),不是嗎?

Chyng 提到...

Bruges:
我接受你的抱歉。但經過這些波折,很抱歉暫無意願協助你的作業。希望你能順利從其他願意回覆你的人得到幫助。

Maetel 提到...

農再條例的文章呀....(幽幽地發出呢喃)

PowerOp 提到...

古有「嗟!來食」,今有「嗟!來答」 XD

==
人曰嗟來答,我是不答的。

提到...

想說在兩邊同時發布也好,又想針對回應事件表達想法,於是發布。




給bruges:

經過昨天一天大家對你有告誡、反諷、指責,以及作者與一些回應者點出他們看到的問題,我想你在生氣或其他情緒之餘,其實應該要感到慶幸。尤其是對你講述道理的,他們在感到氣憤之餘還是願意跟你講道理,希望能讓你明白加以改進,我認為他們是真正對你有益的。

每個人都有情緒,也容易在情緒之下犯錯,當然我相信因為這次的回應,不僅對作者本身對你也造成了不便與困擾,也許,你後來才明白你這次所請教的,是在知名度相當高的部落客(對於我來說,甚至是值得尊敬的長輩),而沒有謹言慎行的後果是你初始也未預料的。我不想猜測你是因為怎樣的環境或心情變化寫下回覆,但是在讀過你的回應之後,我還是懷疑你是否有看到問題的本質?同我之前的指責(我當時也是太過氣憤而失去理智),我認為那是在對做作業的基本心態上的問題(很多人也指出這點告訴你了)。

說實在我是四技商業設計系學生,對於大學制或建築系,做作業的方式我並不理解,也是透過前面幾位長者的回應才明白集會遊行的本質與企圖等等深刻的問題。而我認為像這樣針對題目透過網路搜尋資料,甚至留言請求協助(這點其實我還蠻佩服你的勇氣),其實是算很普遍也不錯的方式,只是問題出在你請教的方式,就如同前面幾位所講的,是因為在你提問上,看不到尊重,所以讓不只作者,就連旁觀者都覺得氣憤。雖然第二篇的謾罵是讓大家氣憤的主因,但是起因難道不是第一篇請教的方式出了問題才引來這麼多非議?

今天無論作者本身是不是知名的部落客,內容教養如何,但在向人請教、請求協助上,提問者本身還是該具備一些基本的禮貌不是嗎?所謂的禮貌不單單言語上的客氣,而是對於對方個人的尊重。難道不是因為對方所寫的文章感到有那麼點佩服,所以才向他請益?那麼回應對方對於文章、議題的用心,是不是應該思索、消化過對方的文章,再就自己的問題去延伸請教,甚至討論?我相信如果是這樣的話,非但協助你的可能性提昇,甚至可能對你人脈或經歷上都有很大的幫助,我想這也會是你出題教授所樂見,而非變成今天這樣情況。

前面會說你對於自身學習的怠慢也謂於此,希望你能明白。而我會想對你提出說明,主要因為我也是學生,也會犯錯,而覺得你為此支付的代價實在有點超過你犯錯本身,而你似乎還不明白重點所在,由氣憤感到遺憾。

希望這件事能讓你改變對於做一件事與對人的態度,共勉之。

匿名 提到...

我比較好奇bruges同學是今年六月的畢業班嗎? 如果是 莫怪格主會如此回應,因為到畢業只剩下三個月,誰都會覺得你很沒有作作業誠意。
且對訪談者的態度如此不好,且 bruges同學你根本沒有作引導式的問答,學長老師沒有告訴過你訪談技巧嗎?沒有你不會先拿前輩們的訪談紀錄看嗎?隨便丟出模糊的問題就想要得到回應,我只能說你真是純真阿。且格主並非空間工作者,你一下子就問人家"有什麼空間可以改造"這是作訪談的態度嗎? 且畢業設計的重點有一半是在其過程,你妄想跳過那個過程難怪會被人討伐。

且社會性議題本來就是需要比較多的時間去投入跟參與,你想站在圈圈外面就得到資訊?且還沒開始就跟人起衝突,我看你最好別碰這議題吧。非主流性議題本來就是難作,且做到最後可能也沒有個標準答案,你沒有對這題目抱持著熱情就別裝模作樣。

匿名 提到...

bruges:
有求於格主,竟然敢叫格主email給你,這不是極度的無禮是什麼? 伸手要東西人家就要給? 應該是先詢問格主願不願意讓你請教,若得答覆願意,再相約見面商討,而且是你親自前去拜訪他,而不是打伸手牌要人把東西直接給你;搞不清楚狀況,即便沒認出是格主回覆,這blog也不是你的,你沒有在這裡口出穢言的權利,這些謾罵,完全可以形容你自己。

匿名 提到...

起碼,起碼,起碼,

起碼是別人客觀對你的評論,

自己對自己做出這種評論,

讓人不禁覺得這是一個多麼自我感覺良好的人。

匿名 提到...

看到以上的回覆,我實在無話可說。
先聲明,今天友人傳給我看這篇文章,才偶然知道這部落格,本人跟兩方一點關係都沒有。

bruges同學一開始只不過是看格主似乎在集會遊行方面有一番見地,才留言向他請教,在我看來他的第一篇留言並無不禮貌或冒犯之處。再說,以下這句
"我想請問一下
你在遊行的經驗
有什麼不合理的或您覺得都市的空間可以做改造的
可以mail告訴我嗎"
就是認為格主對這方面很有經驗,才會向他請教。
而"可以mail告訴我嗎"這句話也可看出他並沒有勉強格主回答他的問題的意思,格主是可以婉拒的,如果婉拒的話也就算了,我實在是不懂為什麼格主卻要這麼銳利的回應他
"Chyng 提到...
bruges:
這位同學,我很好奇你是這樣做作業的嗎?要是沒有人回你mail,你該怎麼交差?都市空間改造有專業組織可以訪談,有學者可以訪談,這一點基礎知識應該有吧?遊行者多為社運團體,要訪談也是很容易,這樣做作業未免太偷懶。"

有專業組織.學者可以訪談,那問其他對此方面有見地的人難道不可以嗎?為什麼這樣就叫偷懶呢?去問專業組織難道就會比問格主要多說一點話.還是多打一點字嗎?從各方面廣泛蒐集資料有什麼不好呢?功課不會難道一定要問"專業"的老師,不能問其他厲害的同學嗎?
既然不願意回答,不能好好的拒絕嗎?為什麼還要這樣亂教訓人呢?

希望其他一起跟著罵建築系同學的人,真的是因為覺得那位同學不對在先才罵他,美國有個族群叫作"Followers."

還有"誹謗"這個詞是不能隨便亂用的,用之前要好好查清楚意思,否則可能會貽笑大方。

匿名 提到...

意見要版主核准才能發佈
只能說如果格主是個夠成熟的人,就不會擋下跟自己意見不一的人的意見,應該會讓它公佈出來供大眾評斷,但是如果還是擋下,那也就沒什麼好說的了。

Chyng 提到...

匿名:

如果你「已經」看過了所有留言,不是應該知道「我為什麼」那樣回覆他嗎?

在2010年3月17日下午5:07這篇留言已經寫得很清楚。

我對於你覺得我在「亂教訓」人,沒有意見。我對於我的態度已經有清楚的說明,而我沒有必要取悅任何一個來我這裡閱讀的讀者。你自己知道你跳出來講這些的用意即可。

最後,你的第二封留言對我是項「臆測」,既然你是第一次來,你大概不知道,不管是正負留言,我都會讓它曝光。而這與我成不成熟無關,純因這個部落格有許多公共議題,而我之所以在這裡開展就是希望獲得討論。

但,會有垃圾(廣告)留言,且在使用BLOGSPOT這個界面上我發現,沒有經過審核,我根本不知道讀者可能回了我留言。

雖然我旁邊設了一個最新回應的語法,不過它的刊出則數有限,有些話題如先前的災區筆記,一天有數十封留言,而有的留言又是因為看了災區筆記又跑去別篇做回應─甚至有讀者跑去回我兩年前的文章,為了能確實地做回覆,所以有這個機制,不知道這樣說明你滿不滿意?

貓的情事一二件 提到...

張大春作家的部落格裡也有相同情形。
有位同學留下了一些關於訪談作家的問題,然後請張大春先生回答這些問題並MAIL給他,詢問可否。而這位同學,不只在張大春先生那裡詢問,其他作家也都被問過。
說實在的,這種作業方式並不是不好,但不會是最佳選擇,而且可以更有禮貌些。你有權問問題,對方也有權不回答問題,而且是有求於人態度應該要更好才對。
在網路上用字遣字並不細心就算了,還為自己找理由,這不也是一種不負責任的發言嗎?

這個現象在張大春的部落格裡也引發了討論:當老師出了一份不甚容易的作業時,孩子們對於學習的態度是該如何?直接去詢問作家固然是不錯的行動,但是難道沒有基本的禮貌嗎?

對於不熟與不認識的人,留下個mail就要求回覆是失禮的,除了自我介紹及說明來由以外,應該先詢問能否交流意見,再進行下一步詳談:例時間點上的需求與急迫,可以使用email交流嗎?…等等
並不是說有一定的流程,而是需要循序漸進,尤其是一個陌生人。突然遇到一個不認識人唐突且半強硬的要求東西,多少心裡都會有些不舒服。
這就是所謂的禮貌,在古早以前這種禮節更繁複的多,現在由於有網路的便利,很容易就忽略了這種禮貌。

說忙,誰不忙?這不是一個可以原諒的理由,時間的控管在自己手上,若你忙不過來,即是時間的控管出了問題,在想"沒有辦法、沒有時間"所以要求別人配合你是太過於自我、自私的想法。老師當然不能接受你沒有時間所以作業來不及的理由,但這不是其他幫忙的人需要負責的,自己的成績不能要求別人負責,碰壁了要馬上反應接下來該怎麼進行與解決,而不是為自己辯解與出言不遜,這樣是無法解決問題的。

阿蟑 提到...

TO:2010年4月21日上午3:22 的匿名

你實在無話可說? 但廢話倒說了不少

『bruges留言並無不禮貌或冒犯之處?』

姑且不論他是否為了作業而這麼留言詢問
(雖然他第二個白目的留言已清楚證實)

單就請教這些專門深入的問題
對著初不相識的前輩
用簡短的幾句話就希望格主認真的回覆
這不是無禮是什麼? 這不是自私的狂妄是什麼?

而你竟覺得bruges沒問題
那表示你不但搞不清楚重點
而且問題比他更嚴重

重點不在於格主可不可以接受請教
而在於發問的人『態度』
夠『誠懇』嗎? 夠有『禮』嗎?

在格主被bruges以不尊重的態度對待後,
你去比較看看格主的理性論述
跟bruges的惱羞成怒跟鬼吼鬼叫看看
看是誰在『亂教訓人』?

匿名 提到...

兩邊都有不恰當的地方~~其他人別在加油添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