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寮,別哭(上)

(圖片來源:阿雄




果沒有中科四期開發,彰化縣二林鎮的相思寮,還是數十年如一 日,閒適度日的村莊。居民住在滿是綠意的小巷弄、仍保持紅磚或竹篙厝的建築,以養雞豬、種田維生。但當中科四期宣佈落腳二林時,相思寮的命運徹底受到翻 轉:一群6、70歲的相思寮長輩,在明年1月底後,將全數遭到迫遷。


瞎咪攏毋災



相思寮,位於彰化縣長卓伯源欲引進的兩大工業區(中科四期、精密機械園區)的夾縫地帶。半年多前,中科四期計畫案被提出時,首先因工業廢水對環保衝擊過大 而造成地方民眾反對。當時卓伯源不斷在環保署審查中科四期的環評會議中率眾表示:「二林居民全數贊成!」二林的地方頭人並要求受廢水影響的福興、王功一帶 居民「非二林人勿管二林事」。


當卓伯源說「二林居民全數贊成」時,卻忽略了相思寮這個只要一小時就能探索完畢、住著數十戶的村莊居民的意見。


「阮攏毋知政府要給阮徵收!」滿臉皺紋的相思寮農民楊玉洲,戴著帽子、駝著背無奈地說:「政府只給居民一張公告,就要強制徵收!」但只會台語、識字程度普遍不高的她們,根本看不懂公文寫什麼;而中科說要召開說明會,卻又無法考慮相思寮多半是農民、時間需配合的問題。


相思寮居民一直到中科四期審查都快完成時,才知道自己的房子和土地都要沒了。楊玉洲算是較早知道土地要被徵收的民眾,他的兒子曾在接到公文後,到主要負責變更土地利用的區委會開過一次會;但在那之後就再也沒有任何通知。「而且我們根本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


做秀政客阻礙討論

中科四期在環評通過後,土地變更程序也快馬加鞭進行。在11月12日通過確認前,彰化環保聯盟總幹事施月英分別在11月5日與12日帶領相思寮民眾北上陳情、要求入區委會發表意見,但區委會只開放5日的會議讓民眾入內。


當時正值年底選戰,中科四期通過與否,分別對卓伯源與前立委林重謨的妻子有決定性影響。林重謨因妻子投入選舉,趁著具爭議性的中科四期審查之便,多次在環保署與區委會以拍桌、飆髒話指出中科四期問題的方式,希望製造曝光度與民眾支持度。


林重謨的舉動非但無法解決相思寮居民土地被徵收的問題,在中科四期有著行政院長吳敦義表示要「全力協助通過」的政治壓力下,更讓營建署有理由在最後一次審查,以「你們上次已表示過意見」為由,找來龐大警力,阻擋民眾入內發表意見,避免妨礙會議進行。


然而,當天民眾想要入內,不僅是要表達不想被徵收的心願,也希望了解,萬一被徵收後,失去土地與房子該何去何從的安置措施。11月12日,彰化縣府首次報告安置措施,在未經居民認可下,區委會已同意通過中科四期開發。


法律聊備一格

施月英表示,中科管理局雖曾到當地開過土地徵收說明會,「但參加的民眾沒有一個願意被徵收,中科對這些卻都沒有回應。」顯然說明會只是形式,民眾意見無法被真正聽見。


中華民國律師公會環境法委員會主任委員詹順貴表示,依《行政程序法》規定,利害關係人應有陳述意見權利;大法官會議第409號解釋也指出,徵收計畫確定 前,必須傾聽被徵收人的意見,平衡公、私益的利害關係以促進決策透明化,「但公務人員濫用《土地徵收條例》,讓人民永遠只能接受徵收的政策」。


《土地徵收條例》中第3條雖明定,強制徵收人民土地必須具有「公益性」,但台灣對土地徵收向來不夠嚴謹;相思寮居民痛罵:「私人土地去蓋工廠讓廠商賺、我們沒家可住、沒地耕作,這樣是公益嗎?


詹順貴感嘆,財產權是憲法保障的權利,《土地徵收條例》就是對財產權的最大侵害,要發動徵收程序必須格外審慎,但因《土地徵收條例》的假設便是「人民不能不服徵收的政策」,「公益」二字容易被濫用;導致被強制徵收的居民只能針對徵收價格多寡進行官司訴訟


詹順貴說明,徵收價格如何,於法有據,依《土地徵收條例》第11條規定,政府若要徵收土地,必須和人民做「協議價購」,也就是價格必須「談到雙方都心甘情願。」


但因政府財政困難,害怕協議價購被說是圖利,所以徵收價格便被簡化為「土地公告現值加4成」。詹順貴透露,法律制定至今,他未曾看過成功的協議價購案例,就連營建署也坦承協議價購程序只是「有名無實」。


被徵收者的權益就在公權力怠惰、法律徒具形式,及公告現值往往低於市價的狀況下,遭到徹底犧牲。


阿暖姨的目屎



相思寮的居民,多數在國民黨尚未來台前就居於此地。70多歲的陳黃暖從出生就住在相思寮,也是標準「自細漢做到老」的農民。頭髮已花白的她因維持勞動,除行動較慢外,看起來仍算健康,目前和小嬸同住,兩人都是寡婦,靠著現有的4分地維生。




走進陳黃暖的三合院,兩旁護龍隨處可見掛著的蒜頭、還留著泥土的紅蘿蔔,以及農具。傍晚4點,陳黃暖已經開始燒柴、準備晚餐。她說,鄉下人保留著大灶,逢年過節就炊粿、綁粽;她聊著房子剛改建不久的事,談著以前的生活,但談來談去,唯一無法侃侃而談的,就是徵收的事。


她搖著頭:「阮不曉講。」眼淚就掉了出來。赤腳踩在地上的阿暖姨說,她來這裡住很久了,從竹篙厝一直住到磚造的三合院,無法想像沒有「每日出來就看見天光、在田裡勞動」的生活,她更無法想像「關在樓房裡、不知怎麼維生」的生活。


阿暖姨的丈夫某天去田裡勞動時,發生車禍不幸身亡;隨後沒多久,同住的小叔也過世。對於早期農村社會的女人,丈夫是一輩子的倚賴,但傷心過後,她卻堅強地扛起所有田裡事務──早春播稻、二期種花生,養活自己和身體不好的蔡閒花,守護丈夫留給她的土地。


阿暖姨最近才剛翻修完房子,但中科才給她240萬徵收費,就要她把房子拆了。蔡閒花因為沒有土地權狀,一毛錢也拿不到。阿暖姨氣得顫抖地說,土地就是她和阿花阿嬤生活的依靠:「現在要我們走,是要我們做乞丐嗎?就算做乞丐,也要有地方乞討啊!」
(待續)

10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到底是誰在毒害台灣以及臺灣同胞呢?這些官員老是欺負百姓?說什庶民經濟!說什麼時大民怨!要安居樂業很難嗎?總之.非要天怒人願不可.就讓他們繼續自我欺騙.繼續自我感覺良好---傲慢下去吧.

Jasmin 提到...

最近開始看糧食戰爭一書,以及中科四期的相關報導,不禁開始思考,馬政府所提倡的科技與人文之島策略勢必沒有顧及國家的根本。
土地不是才是一個國家的本嗎?現在相思寮的居民為了迫遷而哭泣,在不遠的將來,他們或許也要為了健康而哭泣......
但這不是只是當地居民的事,以後我們要吃什麼、承受什麼呢......

Amos 提到...

看了真是令人悲憤吶...

阿濱 提到...

版主 平安:

請問我可以轉貼這一篇文章嗎?我是彰化人,卻不知道這件事情,謝謝你的分享。讓我們可以有機會關心這個事情。
敬祝平安
阿濱

Chyng 提到...

阿濱:
這個部落格的公共議題轉載都自便噢。也謝謝關心中科四期:)

驍驥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小狐狸 提到...

請問除了轉寄相關文章外,不知道是否有任何單位舉辦可供關心此議題的青年人為老農民們發聲?(實在很厭倦這樣子無力的看著悲劇發聲。)

匿名 提到...

雖然這些ㄚ公阿罵很可憐,但是國家要發展經濟,沒辦法啊

匿名 提到...

板主你好,

我很關心中科的議題,但總是不知該如何更進一步
請問你知道有哪些團體正在關注這個議題
或是該如何與您連絡呢?

很抱歉我必須使用匿名

Chyng 提到...

匿名您好:
我的留言需要審核,不公開就會只有我看見,所以您可以留下連絡方式和大名,我再回覆您,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