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義公平,就是延緩徵收半年




中科四期去年動土後,預計在本月18日強制徵收相思寮居民的土地與房舍。8日經立委林淑芬協調,國科會承諾延緩半年迫遷、徵收,但對強制徵收卻給予極低補償一事,中科管理局卻仍認為:「我們做到了公平正義!」


8日下午,相思寮8位居民北上,與國科會主委李羅權、中科管理局長楊文科等人協調迫遷事宜;相思寮後援會成員許同學表示,相思寮包括萬合農場等聚落,一共有28戶,多數居民在國民政府來台前世居此地,但國民政府強制將土地變為國有財產,居民土地持有狀況落差極大,加上徵收補償很低,一旦迫遷,將製造新的社會問題。


萬合里居民邱建欽上有70多歲的父母、下有2個分別讀高中和大學的孩子。「我們一家就靠我做工生活,這棟房子是唯一依靠。」從日據時代住到現在的邱建欽一家一直是蔗工,國民政府來台後,將邱建欽一家居住地劃為台糖地,被台糖土地包夾的邱家,宛如釘子戶。


邱建欽說,台糖不給她們土地跟所有權狀,加上父母都不識字,無從爭取,幸好60多年來台糖未向她們收取租金、也未驅趕她們。「但來當蔗工的真的是弱勢中的弱勢。沒錢搬走。因為沒權狀,房子不敢蓋太好,沒料到現在被趕,只賠地上物,一共70多萬。」


邱家不是萬合農場中唯一的「黑戶」。據相思寮後援會調查發現,還有居民只獲得30萬元左右的補償。居民洪條坤是農民,和太太與3個兒子一起務農。「你土地跟房子都徵收走,要叫我們重頭來過很困難知道嗎?」


洪條坤以前也是蔗工,胼手胝足蓋了房子希望給孩子「一代過一代」,他的3個兒子都沒工作,回鄉靠種菜種果樹生活;一講起徵收就悲從中來:「真的是很煩。我乾脆自殺好了,反正有糖尿病,自殺了這些事就都不知道!」


相思寮的居民多半教育程度不高,但她們都明白:「縣長卓伯源說中科來,西南角會變黃金角,我們人都要死了,是有什麼黃金角!」居民楊玉洲和蔡閑花也說,今天若是要蓋機場等「公共建設」,她們沒話說;「但你逼死我們是給廠商蓋工廠,我們為什麼要搬?」


攤開中科設計規劃圖,相思寮其實可以不用搬。「只要道路移一點,滯洪池配置移一點,上百個村民的生計問題就解決。」台北大學不動產與城鄉環境發展學系副教授廖本全的專業是設計規劃,他直指,道路設計調整對廠區根本不會有任何影響,技術更不是問題,中科若顧及社會公平正義應該有作為。


事實上,為徵收改變政策並非沒有前例。以中科三期為例,曾調整徵收價格、竹科也曾就近以地易地減緩受迫遷居民的影響,但中科四期卻幾乎不願做任何調整。當居民請求將道路避開相思寮以免迫遷,楊文科卻對居民說:「妳們不要想怎麼樣可以不搬,應該要想『怎麼搬比較好』。」


楊文科強調,中科四期開發已顧及社會公平正義,會盡量爭取補償金,也協調台糖讓居民承租土地、彰化縣府也願意提供伸港的公有地讓居民承租。但對擁有土地多年仍被趕走的居民來說,承租風險更大、伸港與相思寮更是相差甚遠,謀生方式也完全不同。


廖本全以生態學比喻:「迫遷就是遷徙,下一步便是演化。這些人既邊緣又弱勢,演化結果可預見:只有淘汰!」但楊文科仍強調中科已定案,只願承諾延緩拆遷半年。至於變更設計一事將在一個半月後再行協調。


世新大學社發所助理教授蔡培慧認為,既已延緩徵收,應立刻廢止徵收公告,但楊文科卻說不能廢止。律師解釋,「只要需地機關以可能變更設計為由即可廢止徵收公告,沒有問題。」要求中科遵守承諾,勿讓相思寮居民深陷被徵收的恐懼之中。

4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國民黨將強行通過產創條例, 產業園區專章勢必將"相思寮"效應遍佈全台.

將有更多的農民與老人家流離失所, 可悲的台灣.

林淑芬委員辦公室 提到...

慕情,您好:

我是林淑芬委員辦公室的慧心,這篇文章是否可以引用在淑芬的部落格呢?

謝謝!

Chyng 提到...

慧心:
請用嘿:)

黑熊 提到...

簡直就是台灣版阿凡達
我真的懷疑"政府是人民組成"這句話
政府根本就沒有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