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區筆記(七)



「從動土到今天(11日)入住,一共是88天的時間。」永久屋落成典禮暨圍爐儀式上,主持人的聲音自信與驕傲地透過麥克風,清楚地傳遍永久屋每一角落。雖然宴會桌明明就在如工地旁的房子旁邊,但鎂光燈似乎全然忽略那些飛揚的塵土、高聳的鷹架,任憑「短短兩個月左右我們讓災民有幸福的家」的宣傳語句飄揚。


鏡頭對向政府官員和穿著制服的慈濟人們(噢,還出動大機器手臂像拍片現場),掛在半空的螢幕播放著十日部分居民入住時,慈濟的訪問片段。影片裡有一位我訪問過、大同大學一年級、布農族女孩李孟佳。她說很高興可以住進大愛村,會把這裡當成自己的家。我相信,因為她也是這樣對我說的。李孟佳歷經在土石流中翻滾而後被驚險拉起的過程,她說再也不敢回去了。


但是她的媽媽Abin,卻說著截然不同的話。Abin很想回山上,因為山下「除了房子什麼也沒有。」沒有謀生能力、文化難以適應;Abin說,「只有像女兒這樣到山下唸過書、生活過的才可能習慣。」而慈濟也忘了把李孟佳的擔憂說出來。李孟佳渴望安全、希望不要再擠在營區了,但她也同樣擔心「慈濟是佛教,我們信主耶穌,我們生活其實被干擾。」


李孟佳說的話一點不假。慈濟說,我們不會排擠其他宗教,我們為災民建教堂,我們請秘書處的劉星妤上山去把長老教會的教堂模樣帶下山來。外觀一樣,但是教堂多了門聯─「人間有大愛,天堂有曙光」。問李星妤原本的教堂「真的長這樣嗎」?她坦承確實沒有門聯。再問那為什麼要加上去而且有「大愛」兩個字?她支吾無法回答。




下來災區第幾天了?從上周六開始至今剛好一周。除了第一天到那瑪夏、第二天和重建委員會副座陳振川「喝咖啡談心」、第三天到縣政府外,其餘時間都在大愛村。而幾乎每天來到這裡,都會有讓人氣血攻心的新發現。


比如,第一次只是看到四根木柱和刻上慈濟大愛園區的巨石陣(慈濟語);第二次,則發現大愛路上的石頭被刻上了災後景像與感恩的話。以為,看見「一早就看見浮屍在大馬路」已經很誇張了;沒料到第三天再去,看見了「大家一起看大愛電視,叫一家人感恩」,甚至還有「我願我微薄財產能賣掉一半捐大愛台」。第四次,看見慈濟打造一尊尊慈濟人像立在公共空間的草皮上,看見災民從營區搬進工地。第五次,也就是今天,看見蝗蟲過境般的慈濟人擠進大愛村,有領隊像進香團一般舉著「請往這走」的牌子,看她們的捐獻變成房子、社區有著「她們的」信仰與符號的模樣。





或許是,為了不讓有人再誤會我真是一個偏激又不客觀的記者,十日部分災民入住當天,慈濟秘書處的人竟在廣大的園區中找到我(而當時我已經在一戶災民家中了)。來也好,就訪問。於是和E花了將近一下午的時間,訪問秘書處鍾易叡、李星妤與簡東源(噢這是學長)。


我們問,怎麼會有這麼誇張的語句在石頭上?難道慈濟的人完全不知道「災民選擇進大愛村就是不想再回想山上那些可怕的景況嗎?」簡東源先是說「真的嗎我們要再了解一下,這真的不太好」;但隨後的回覆又是:「那些都是災民上人文營時發表的心得,也是災民『自己選擇要刻上去』的。」


但當問「是哪些災民」,慈濟人無法回答我。她們不知道自己溝通的對象是誰,是嗎?於是我訪問了不下二十名災民,她們的回覆一律是「我們沒有說過這個啊」;居民說「都沒錢了還捐一半給大愛喔?怎麼可能,妳會嗎?」也有災民說「寫什麼浮屍真的太可怕了吧!」更有災民說「我國小沒畢業,連字都不會寫…


為了再繼續平衡,我訪問了營建處顧問陳瑞源,他是整個大愛園區的設計者。陳瑞源說:「那些話的確都是災民說的,但是是我選出來放上去的。」啊哈,謝謝陳老師的誠實。但再問,景觀專業的他不認為這樣的呈現不當嗎?他卻說「那些意見畢竟是災民在慈濟人文營自己寫的心得,我只是mix抽出幾個。總不能有人的不想放就都不要放吧?」陳瑞源繼續補充:「如果那些不想看的災民,她們可以ignore嘛。


我該告訴陳瑞源人文營的狀況嗎?當慈濟人要求她們說出心得時,很多災民說「我一輩子沒講過心得。」學過訪問的、參與組織的,也就能很輕易了解,要引導式問話多容易。即便沒有辦法引導,我也很難排除慈濟會自圓其說,畢竟在這篇筆記裡,李星妤就是這樣對幾乎一句話都沒說,只有點頭搖頭的妹妹引導啊。


面對陳瑞源和善的臉,我無法生氣,但感到深深深深的無力與哀痛。我不認為他是故意的,他是真的覺得這樣也無妨。但我不知道,究竟要抽取多少人的意見才能叫做「基礎樣本數」以做出「這樣放也沒關係,不想看的人就忽略」的決定?


畢竟當問起有哪些災民想放、我想了解他們的意見,整個慈濟高層沒有人能回答我這個問題;更進一步來說,如果真的懷著慈悲心,不要讓人觸景傷情,不是比較好嗎?想要記得災難的人,難道沒有這些字句提醒就會忘了嗎?想要捐錢給慈濟、天天看大愛台的人,難道不刻在石頭上,就會不看了嗎?



十一日下午,主持人的聲音依然嗡嗡嗡地響著,宗教音樂也輕柔地流洩。開始動筷。這時候打著燈光的舞台上,有莫拉克的災民跳著傳統舞蹈,底下的每一桌,都有至少一位慈濟師姐陪著災民吃飯。這一餐,是素食。三百桌宴席還未坐滿,所謂「主人」的災民也還沒完全上坐,最前方的官員如立法院長王金平、總統馬英九、行政院長吳敦義、立法委員候彩鳳等人,已經被國安人員保護得好好地開始吃飯。




我不知道該怎麼直視這一幕。原住民根本沒有圍爐這件事,好嗎?原住民們告訴我:「我們開心也烤肉、不開心也烤肉!」問災民可不可以烤肉?災民們說,「是沒有禁止啦,但慈濟會一直叫我們盡量不要;我們住人家房子就是寄人籬下,好像就要『尊重』。」災民的家,尊重的卻不是原住民的傳統與文化。


為了要有一個安棲的屋子,她們必須簽下一張契約與生活公約,那張公約上頭寫著:「不能亂丟煙蒂、亂吐檳榔」、「不能養家禽、家畜,養寵物必須不妨礙安寧」(不是說尊重動物權所以吃素,山上的狗都亂跑的知道嗎?)宗教信仰或活動要經管委會同意(這裡住了布農、魯凱還有平埔族要如何統一?)…




十號那天,災民告訴我們,要先入住的人得先進教堂,有牧師嗎?沒有。但有和上人的Live連線,上人再次告誡三不,希望災民住進的大愛村成為國際示範村,災民可以不聽嗎?不行。不聽就不給交屋。


我其實相信宗教最後終歸統一。善、愛、包容、同情…也因此在災後,慈濟基金會副執行長林碧玉告訴我,有原住民加入慈濟了,我並不意外,宗教本是寄託。但這終究還是要靠個人的選擇,並且是在自然的情況下。慈濟有些理念,若非在災區宣揚,我會樂見。比如吃素,確實較友善動物、較節能減碳;比如少一點欲望,確實就少掉許多破壞。但我還是強調,不能在災區,或,不是在一切尚未安定的這時候─拿人手短、吃人嘴軟,這道理是不變的,災民怎麼拒絕?當慈濟不斷強調「你們受災,但受接濟,是有福的人」?






而其實我最生氣的是,大愛村根本還不能稱為家而是工地。目前進到大愛村,宛如在參觀工程作業:整地、打地基、蓋房子、貼磁磚、裝潢一直到入住,每一階段都有。這些災民多數都有孩子,多半年紀都很小。還在施工作業中,卡車進進出出,孩子就在這樣的路上奔跑。不須經環評的這塊園區,恐怕也不必有任何監督作業,揚塵嚴重的程度根本無法住人。


南沙魯居民田美菊的孩子才一歲,就要住家沙土飛揚的房子裡。我問她們「會擔心嗎?」沒有一個不搖頭。問她們希望整體園區好了再入住嗎?她們說是。但她們無法選擇。因為慈濟告訴她們:「如果不在過年前搬進來,那家具(加上生活用品共88樣)就不給妳們。」



況且,營區也不再給她們住了。缺乏中繼的她們能怎麼辦?她們真的有選擇權嗎?更別說除了部分永久屋已經蓋好,這裡一點生活機能也沒有。連晚餐都要到車程三十分鐘遠的地方買。而為了符合十一日這天剛好是「動土後第88天」,前一天搬進來的田美菊、先生中風、一家人沒有工作的田美菊,還得應慈濟要求接受訪問,在考慮揚塵太可怕、要打掃家裡的情況下,把孩子託給保母帶,且自己付錢。




就在高官和慈濟人自high的宴會上,我和E等人轉身離開,忽然聽見一位女性抱怨的聲音:「慈濟都照自己想幹嘛就幹嘛…」我走近她,聞見她身上的酒氣;不久後她的未婚夫來了,對我說她們的故事。




蔡高利,甲仙大田村人,他家離寶隆大橋很近,全毀。蔡高利88歲的父親在八八風災後,因驚嚇過度入院,家中全毀的他把父親帶下山後沒多久,八月二十五日,就過世了。在那之前,他的哥哥也在約兩個月前過世,按習俗,他不能娶妻入門。


就在這時候,入住大愛屋的決定迫在眉睫,他想住進來,因為蔡高利肝癌才剛開完刀,掀開衣服,好長一條疤痕,他說:「我也不知能活多久,但我有小孩子兩個,加未婚妻,卻因還沒結婚不能算戶籍。」


於是一家四口抽到14坪的房子,慈濟打電話通知他明天(十二號)交屋。蔡高利去看房子,鷹架還在外頭,連磁磚都沒貼,工人告訴我們:「明天大家就都去過年,最快也要三月才好。」打電話問慈濟,慈濟的人說「只是先交屋,還沒有要他住」。我們搞不清楚誰說得才對。


蔡高利的事整個甲仙鄉都知道,鄉長也替他寫了陳情書,他不斷地陳情但沒人理他,簡直像《不能沒有你》裡面的武雄。他眼神黯淡地告訴我:「我去縣府,縣府叫我找慈濟;去找慈濟,又叫我找縣府。


捂著開刀的傷口位置,在黃昏裡他站在水泥都未乾的永久屋下:「我抽到這房子根本睡不著。」蔡高利不解,永久屋不是要讓災民一家團聚嗎?他有實際困難,不是真的要都豪華,只要四個人住得下就好,但連這一點卑微的聲音都不被聽到。


不,其實慈濟聽到、縣府聽到,但沒人理他。只說,依法行事。因為依法就是戶籍只剩蔡高利一人,哪管他不可能一人住進永久屋,誰來照顧無法工作的他、未結婚登記的妻兒怎麼辦?他似乎只能選擇租屋,但以後誰來賺錢工作養家?這些煩憂都沒人理他,慈濟與縣府只管一件事:「蔡高利,今天落成,來參加典禮噢!


蔡高利用「被糟踏」來形容自己。鎂光燈照著高官照著樣板的災民,他卻不被看見。


而,感恩大道(大愛路)上依然有石頭刻著:「感謝慈濟讓我有新的房子住,讓我有溫暖的家。爸媽你們終於有新房子,不用擔心後半輩子。」




這幾天,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我要怎麼樣才不會因批評慈濟而叫反慈善、反慈濟,或攻擊真的在服務他人的慈濟人?當災區筆記系列總是受到慈濟人的炮火攻擊時,我該說,我曾經去訪問過天母國小的靜思語教學,並且認為靜思語部分內容透過教師引導,確實可以陶冶品格嗎?


我該說,我敬愛的高中老師是虔誠的佛教徒,在高中時,我們天天都要抄靜思語,而畢業時高中老師親手抄下的靜思語卡還被我妥善保存嗎?我該說,我認為慈濟回收保特瓶做成賑災的毯子真是太好的發明了,我畢竟是跑環保這條路線的啊。我該說,報社業務部的同事就是慈濟人,而我多喜歡這位大姐,因為信念善的她總是那樣和善嗎?


我想問:我們要怎麼樣才能站在另一邊卻不被視為只是眼紅的消極的無聊的諷刺的批評?我不了解。這和我所理解的善那麼不同。我理解的善是「觀看每個人的需要」,是「同理心」,不是,不是現在大愛村裡被我看見的這些啊。


這些這些這些這些這些不利於慈濟的負面發言為什麼總是只有我聽見呢?因為,我懂得在我訪問時卻有慈濟人面帶微笑站在災民與我旁邊聆聽並想補充時對她們說:「不好意思,我訪問時不喜歡有人在旁邊聽,而且災民有『主體性』,可、以、請、妳、走、開、嗎?」






很難讓人不憤怒。這些被一般社會視為正面而良善的教條,當遇上異文化與災難後所可能帶來的創傷,若在單方面意願下不斷行銷(不論軟硬),都已經造成一種隱性暴力。


於是我說這是一場表演。慈濟說,中繼屋不好,幾年就要拆了,給她們永久屋。但是永久屋既然是要住一輩子的,怎麼會必須被冠上慈濟的一切?於是我說,這裡非得叫大愛村不可。我說,這裡怎麼可以不充滿任何關於慈濟的非語言符號與圖騰?畢竟這裡,是「這些慈濟人的錢」蓋的啊。只是我不明白,付出,就要看到實質的、歸根性的回饋,真正是佛教教義所欲傳遞的真理嗎?


紀錄片導演Mayaw Biho(馬躍對不起我知道你不喜歡人家叫你導演)曾經這樣說:


「如果用漢人所學的知識去作原住民的東西會滿危險的,因為漢人所唸的課本滿多是刻板的複製,如果帶那樣的心情,既使你擁有愛心,你很有熱忱,卻很容易作錯的事情。」



慈濟所做的不僅重覆馬躍的憂慮,同時也包含了慈濟以此進行宣揚自己的目的,而我甚至認為,宣揚自己的目的早已大過幫助災民,否則,不會如此強硬的,就為了示範村而利用各種手段逼人入住、就為了趕在「88」這個有意義的數字,要人住進工地...


從災區筆記系列一我就說過:「每一張臉,都要盡力使她們清明。」這也是民間團體在災後立刻要求中繼屋的原因。不管多困難,每一種聲音,都該盡可能地被聽見。今天離開災區,在高鐵站欲購票時,手機響,是蔡高利。他問我:「胡小姐,妳明天可以陪我去縣政府嗎?」我卻已經必須離開,無法陪他到縣府,無論是於私地行政程序協助,或是於公的紀錄或訪談。


於是我只能繼續寫著這樣的筆記。


---------

註(2010/02/12):

中午左右,莫拉克新聞網的夥伴E打電話來說,這篇筆記中的蔡高利,今天去慈濟之後,換到了28坪的房子,不用擔心跟妻子孩子分開了。這裡要特別謝謝自由時報記者蘇福男大哥,昨天他在截稿前被我吆喝來採訪,蘇大哥承諾追蹤,不曉得是否因此達到溝通的目的?不論如何,謝謝蘇大哥,也很開心蔡高利可以安心一點了:)

120 則留言:

Earthqueck 提到...

看了你的文章,實在很欣賞你這樣敢說話的記者。
今後會常常回來Follow您的更新。
這裡不是"非死不可"不然還真想幫妳按個讚!!


PS:小弟不才也有出現在Plurk上,不知是否有機會加您好友呢?

Mercury 提到...

加油!我相信你的報導是有其必要性的,原因不是因為針對特定團體或組織,而是所有的事都有兩面(或以上)的觀點。在很多時候「我是為了你好」這句話的背後,或許同時也為受協助者帶來了很多說不出的無奈。

starshine 提到...

這一系列的筆記,看了真的是讓人無奈又傷感...立場與立場之間,怎會如此難以溝通。

匿名 提到...

紀錄詳細 實際的筆記
值得繼續閱讀
或許將一些不同的記錄呈現
讓有些人感到不舒服
但畢竟這些也是事實的一部份
民主國家就是尊重不同意見及聲音
許多的事件與政策是可以被攤在陽光下討論的
這才是真民主
而非ㄧ言堂式附和
加油

voicelee's voice 提到...

小小更正一下,慈濟的說法2月11日是「動土後」88天,而不是「災後第88天」。

匿名 提到...

是呀!我是為你好這句話常常都是說者希望聽者照著說者的竟意思作,而非真的比較好.

卡五盎 提到...

光看報導就火冒三丈
您在現場感受一定更深
辛苦您了
幫不上忙
只能轉PO您的災區筆記
加油!!!!

Chyng 提到...

Earthqueck:
謝謝你的鼓勵,不過容我拒絕plurk的邀請:P 因為那裡是我的情緒發洩出口,希望保留一點空間,謝謝:)

Voicelee:
謝提醒,已修正。

卡五盎:
好久不見,請用~

小狸說 提到...

"每一張臉,都要盡力使她們清明"

繼續加油

匿名 提到...

妳好,看到妳寫的災區筆記讓我感到相當憤怒
那種憤怒是參雜著許多無奈的
我本身也是原住民對於這樣的報導感到非常的不平
昨天我也很密切的關注大愛台的報導
不知到為什麼慈濟的作為
讓我覺得很像"變象的置入性行銷"
很謝謝妳寫出弱勢的聲音
讓我對這個議題有著相當的關注
希望妳能持續的讓大家看到
一般新聞沒辦法看到的事實
加油!!!

匿名 提到...

看完感覺一陣鼻酸,接受慈濟救助就代表整個文化、習俗都被抹煞掉了吧。

我個人很敬佩慈濟在世界各地的善行,慈濟真的有在做事,這是你無法否認的,但是做善事真的有必要搞成這樣嗎?

Jill 提到...

在您的文章字句裡,許多許多,都很熟悉,彷彿數十年前我身在南投921災區的所見所聞,歷歷在目。十多年了,「慈善霸王」變本加厲,出發點一切都是以慈濟為主、以上人之語為念、以大愛為宗。面對諸多批判,總有一套自己的說詞。只能悲嘆:真正不求名聲低調做事的慈善團體,拿不到這麼多的善款,所做有限。真正該出面負責的政府,事前只想省事事後只求沾好名聲,永遠不知道該如何健全「災難救援體系」。當各主流媒體一面倒地批判災民如何難以伺候、得了便宜還賣乖,又有誰知道,小林村的原有文化,已經在「拿人手軟」的強勢下,逐漸消失……

Sean 提到...

文章字裡行間仍能感受作者不滿的情緒,我想報導當中隱約的個人情緒表達,可能是造成部份人認為你"反慈濟"的原因之一。如果再看看一些讀者的回覆,這種印象更會有放大的效果,而就事論事的立場,就更容易被模糊了。或許在文章中,可以減少個人情緒的表達。不過我不是記者,對如何報導也沒研究,純粹個人看法,這方面僅供參考。

最後希望慈濟上位者能看到文章後,反求諸己,虛心檢討。從早年小團體的單純行善,到如今成為台灣最大的慈善機構。慈濟的確需要更專業更細膩的手法去推動每項慈善工作。因為這份文章,也去看了大愛新聞的報導。看到一些無私奉獻重建的志工,說實在也不忍再說些什麼(文章也說的夠多了),且身為局外之人,只用"慈濟"二字就去批評,對這些人也不盡公平。只能說"用對的方法,把事情作對"真的很重要,作慈善工作也是如此。

Arlene 提到...

「於是我只能繼續寫著這樣的筆記」這句很無奈卻很棒,謝謝致力與示範。我們都將因為這股力量這樣繼續。

匿名 提到...

你是位好記者
keep walking~

Tina 提到...

你好,看了你的報導,其實我五味雜陳...

當然您報導小人物的無奈與辛酸是另一個角度,去反映社會這些角落的聲音是好的

因我工作業務的關係,我也採訪過大愛村,在興建過程期間

我不能說她們都沒錯,但從去年八月到今年二月份,就能有永久屋的部分興建完工,是很多人付出的心血所換來的.我讚嘆.許多國際團隊也造訪驚豔速度之快.

因為在九二一的時候,這種事情根本沒發生過,中繼屋後來被強拆,居民流離失所,這就是這次為什麼慈濟主動跟政府爭取蓋永久屋的主因.

為什麼慈濟會想蓋大愛村,我想經驗來自於南亞海嘯,她們也是到那個島蓋了一片很大片的永久屋給災民住,有了這個經驗,她們想為台灣這片土地作回饋連結.

我本身不是慈濟人,我也不是基督徒,但我很感動,可能是我接觸到的是以工代賑的災民,日以繼夜熬夜趕工的建築朋友們

套句一個老師跟我說的話,很多事情不深刻就膚淺,膚淺就會一再重複歷史,我相信,這次的大愛村,儘管不甚完美,但過程讓有深刻參予的人們深刻,有成就感.

匿名 提到...

關於回收寶特瓶作成毯子這件事,並不是慈濟的發明!
你若有心去問問紡織業的,他們會告訴你國外早就有人在做...其原理就是將回收寶特瓶作成纖維(就是化學纖維啦~),然後再將他做成衣服或其他的織品。

匿名 提到...

你的觀點令人深刻

匿名 提到...

新聞採訪重視的是平衡報導,很多事件都是一體兩面,您看到了負面消息固然屬實,也是災民心聲,但災民的心聲也不是一言堂,正面的回應呢?報導價值或許沒有負面來得高,畢竟台灣的媒體都以報導負面消息為首要之務,no news is good news??

匿名 提到...

不曉得這位記者知不知道這樣的事?

http://groups.google.com/group/yotu/browse_thread/thread/1a4a925b5622bb63

匿名 提到...

面帶微笑、和顏悅色地用麥克風和強勢媒體吹捧的語言和形象殺人於無形,對弱勢者進行變相殖民與支配。

這就是這群藍衫白褲的善霸們給我的觀感。

Chiaying 提到...

一開頭看到這些個人偶 我呆住了
是怎樣一個詭異的形象
我很難想像 真的要是被定位為"國際示範村" 這些災民將來要過怎樣的生活
而整個故事會被怎樣詮釋
經常會有"觀光客"來訪?
來看阿 災民現在過著怎樣的好日子 水災的時候 他們怎樣一無所有..
不斷複製一種意念 這些人受到慈濟幫助的 要感恩??
把別人的災難當成一個偉大的宗教助人的故事來傳頌??是一個典範??
看到這些寫著標語的石頭 和偶像
我想到寺廟上有的一些圖畫或泥偶道德勸說或歷史故事之類 那確實是有正面教化人心的作用
但同樣的教化模式 展現在這個村子景觀設計 要彰顯的主題竟是慈濟人員的功德? 慈濟人員的大愛??
我真的希望慈濟能收掉這些在災民傷口上灑鹽 在自己身上貼金的宣傳廣告
慈濟可能是無心做這些景觀 但請從災民的感受多想想 把這些障礙撤下來吧

alice 提到...

謝謝你寫下這些報導! 請你繼續讓更多人到看這些文章! 加油!
我大學的時候也在澳洲的慈濟幫忙過,只是,真的很失望! 幫助人是要幫到對方需要幫助的點才算有幫助到人,而不是以自己的觀念和價值觀去看待這些弱勢或是災民! 更不應該因為自己有能力幫助他人,而覺得自己比其他人高一個等級! 文化,宗教,生活背景都是需要被尊重的,不想看到慈濟繼續這樣把一套公式套在別人身上!
我希望這樣的有影響力的慈善團體可以繼續好好經營下去,可是請她們先好好檢討一下! 怎樣才能讓被幫助的人能夠有尊嚴的接受這些幫助呢?

匿名 提到...

請問部落格有RSS feed提供訂閱嗎?謝謝。

David 提到...

同意Sean所說,文章字裡行間感受作者不滿的情緒,就部份讀者而言,自然會相信您所說的,慈濟就是這個樣子,對慈濟也是不公平
就新聞報導來看,滲入個人的情緒在內,容易模糊焦點,而失去了您所原先所要強調要尊重他人的善意,造成所謂的"反慈濟"效應,不妨儘量不涉入個人情緒在內,僅提供拙見供您參考,
不論是個人,家庭,乃至團體,一定有其優劣之處,也有不同的面向,就如大愛台只報導正面與好的消息,一些八卦媒體只報導空穴來風,社會負面消息,易失之偏頗,你的文章突顯出慈濟有許多進步的空間,讓人稱許,這樣的報導不僅是慈濟可以做為檢討改進之處,也是值得讓我們個人及團體要深思的,如您能從多方面及更深入的了解,把不同的事實完整不帶情緒地呈現出來,把所謂好的與不足的皆呈現,相信會更好,僅提供個人意見供您參考,如有冒犯,請見諒

Chyng 提到...

Sean:是的,我不否認有不滿的情緒在內,而其實我也沒有要刻意迴避。對我來說,這是一種與讀者交談的方式,也是溝通理論中的一種手法,試圖找出我與對方可能有的共鳴點,去引發讀者還想繼續關心此事的方式。這比躲在金字塔報導寫作原則後的文字有力。不過當然也有缺點,就是很容易被負面攻擊。所以我一直很強調這是「筆記」而非「報導」,因為這裡收集的素材在報導中會是另一種呈現方式。

Tina:
我所知道的和你不同,據參與九二一的學者表示,慈濟在九二一發生時就非常想要蓋現今大愛村的示範住宅,不過當時沒有成功,直到現在。

我當然也對她們的趕工感到敬佩,畢竟災民中確實有部分是想入住大愛屋的,能夠盡快提供他們住所,我想所有人都會贊成。但那畢竟是部分人,還有更多一部分的人的需求不在這,卻被慈濟以壟斷資源的方式斷了後路,這是我所不能接受,且認為需要受公評的。

而在趕工的這部分,我會想知道的是,有多少工人為了要趕交屋而發生工安?她們有沒有領到該領的工資(加班費)?還是就只是以工代賑的八百元?

這些問題,如果有快速的組合屋提供安置,就不會發生。這是我想強調的。

至於參與建築大愛屋會讓人有成就感,我就不知道了。只是我曾聽見工人說:「慈濟真的很夭壽。」以上。

匿名:
謝謝你的更正,不過我會這樣寫是因為慈濟確實廣用於賑災,我覺得也挺好的。

匿名:(太多匿名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區分,大家留個簡單的ID好嘛?)

我當然知道事情有一體兩面,也謝謝你信任我看到的負面事件對你來說屬實。你的發言我其實不意外,但我也一再強調,公正客觀不是負面的寫一寫、正面的也寫一寫,這對我來說,甚至不叫新聞,而叫訊息,因為它缺乏觀點。

報社已過世的社長有訓:立報的報導是要平衡其他媒體的報導。而不談報訓,只要你搜尋大愛村的新聞,各家媒體幾乎是一面倒,知道為什麼嗎?因為慈濟高層介入媒體,刪掉記者對負面現況的描述。

所以對我來說,去寫正面的回應沒有意義,想看正面回應,在資訊爆炸、網路發達的時代,想看不怕沒得看。至於台灣新聞喜歡報負面新聞,恐怕是你對新聞操作的誤解,新聞是第四權,站在監督的一面,有負面新聞,不是很正常嗎?

最後一位匿名:
應該是有可以訂吧,網址頁應該有可以訂的標示:)

匿名 提到...

看了文章後,我只能說慈濟善行做為是缺乏經驗且落後,還需要多學習參考其他先進國家。
「柔性暴力」很貼切的形容。

Chyng 提到...

David:
謝謝你的意見,已回應Sean,請參考。

Jill 提到...

你好!對於這篇文章我與你的看法相近,在這個重建的村落中,災民的主體性被壓迫,而慈濟仍以行善自居。有時「善霸」的力量比「惡霸」更可怕。

又,這篇文章可借我轉載到我的FACEBOOK嗎?謝謝!

Chyng 提到...

Jill:
請用。

Jill 提到...

謝謝!已貼上我的FB
剛為了這篇文章還跟我家的老人家有一番爭執,老人家其實並非佛教徒或慈濟的信眾,但她的想法是:「人不應該在接受救助時還不知感恩」即使我認為文章本身並未抹滅慈濟的付出(他們真的提供遮風避雨的場所,也提供食物,在第一時間衝到災區救助災民。)也的確提供了一些不同的看法(例如救助本身也應重視災民的主體性)。但老人家只說:「這篇文章我實在看不下去了」,並未將文章看完,這是我覺得有些可惜的。

我已經厭倦見樹不見林的報導,這樣的私人筆記對我而言更具參考價值。

daphny67 提到...

12日早上八點多到慈濟指定的地點大愛村教堂集合..說要交鑰匙給災民的我們
結果從八點多一路唱著知福惜福慈濟團康歌曲到了近12點
我相當不解請問師姐為何還有節目表
難道今天我們是來參加表演嗎
師姐安撫我說是要等林碧玉副總來致詞
還有與上人的現場連線
於是我們按著節目表表演了三個多小時
大愛電視台也拍的不亦樂乎
然後一個一個唱名到台上去讓師姐迎接去看房屋
深怕攝影機拍得不夠清楚
但是房屋根本就還沒建好
到了屋前他告訴我們啊你們的房子還沒好
應該沒有急著住吧如果急的話有蓋好的先去住好了
接著說如果不急那就結束今天的任務了
原來前面三個多小時的鋪陳只為了這五分鐘的交屋
為了要災民同意搬進房屋從一開始的說明會就與地方基層聯手欺騙 從房屋坪數到交屋
我不懂如果災民可以連人的基本尊嚴都沒有
究竟跟家裡養的寵物有什麼不同
我在教堂外面等待的時刻師姐一直告訴我慈濟的大愛有多偉大 還替原住民蓋了教堂
直到我看到心寬念純觀自在的門聯忍不住笑了出來
也許有人認為 災民們不該有怨言 畢竟是接受人家的幫助
但是如果接受強迫的幫忙而必須放棄尊嚴
我只能說真的相當令人遺憾
經過這次我對宗教團體與政府真的非常的失望
那個大愛村的家園我想會像符咒一樣僅僅綑綁著災民們吧

菜市場名~ 提到...

你好,我在猜想,也許你這樣的文章,看在被叫去(或自動去)災區服務的志工們(打掃或是建築或是煮食)的眼裡,真的是很偏激反慈善吧(笑).我覺得某些回應講得很正確...如果政府能夠有所作為,慈濟就不用負擔這麼大的社會責任...(自然有不會有這麼大的權力?了).我們一家都是慈濟會員,也會看大愛台,但是也常常在批評慈濟(笑~ 我犯了10戒)一如我本身矛盾的行為,有時候真的不知道該拿這個團體怎麼辦!

愚人 提到...

我很好奇,如果這樣的粗糙只是少部份人決策,那猶可想像(但可不接受)
但是如果是整個團體顯露出的組織文化氛圍,那只好很酸的說,慈濟真是"修行"的好地方

Lola 提到...

感謝你能為原住民發表多些心聲,反應不同於其他報導的部份!對於慈濟,我不意外,只是覺得對於該被尊重的原住民主體以及渴望家園重建的住戶們,被視為表演節目的一部份,宗教文化生活習俗被剝奪,甚至被當作觀光旅遊景點?很為他們感到無奈!但我相信正因為這樣,上帝的兒女們在信仰上更不會輕易地動搖,因為這和基本教義相差甚遠啊!願上帝保佑他們,能在磨難中仍見希望,在困境中找到平安與喜樂!
ps. 不想反慈濟,也尊重各個行善的宗教組織,不過這和我所在的英國教會或是稍有了解的台灣幾個較大組織的基督教團體相比,他們真的有很多功課要學,首要之事就是要去聆聽求助者的心聲,而不是以助人者自居,要求助者感恩就夠了!

希望將你的網誌轉貼至臉書和Plurk讓更多人看到不同角度的報導!

Chyng 提到...

Lola:
請用。

公民老師 提到...

慈濟如果還是個公益團體而不是當作企業來行銷經營的話,是應該好好謝謝你的報導的。
如果已經腐敗發臭了,就該有良醫來動刀。

匿名 提到...

Chyng:
加油,你的無畏讓人讚嘆。
我聽過一句話:「救苦救難的人,是菩薩;受苦受難的人,是大菩薩。」是這些大菩薩用生死讓我們懂得無常與謙卑。感謝這些"不說話"的大菩薩們!

Earthqueck 提到...

Chyng:
沒關西我懂,就像是我的推特,也是設定為不公開用來幹譙、用來發洩用是一樣的...(反正很多外國人也看不懂我再寫啥,哈哈!)
祝您 新年快樂、人貓都安康!!

匿名 提到...

都是這樣啦 我在基督教醫院工作 也強迫我們要上信仰課程 什麼尊重別人的宗教 都是鬼啦

葉小鬼 提到...

… 慈濟在救災的時候說實話也是惹惱了很多單位…

猶記當時打電話去慈濟總部,連誰負責都跟我說不知道…

後來屏東縣政府還讓慈濟停止進入一天

真的太過分… 一直用自己以為的方式在幫助別人
當時災區需要什麼通通都不管,人一直送進來就對了,也不用理解她們的人送進來造成多少困擾
那時候對慈濟的印象就已經很差,現在看到這些筆記更差
都是自以為在對人好,我不懂 到底是對災民好還是對慈濟好?

lembert 提到...

今天到外婆家「行春」,對我的信仰有意見的姨丈聊著聊著就說起慈濟的好,他說的好我全不反對,但腦子卻一直想到最近大愛示範村的事,於是只好一直傻笑,他有意見是因我的信仰中有做風強硬的,但他卻不知慈濟中也有做風強硬的。
慈濟的好,大家都看得到,但慈濟的不好,卻少有當事者以外的人知道,不相干的人就算了,竟連慈濟人也都看見,看見了也只能大嘆無奈。
原本對台灣這種對弱勢必需推很大力才會動一點點的政府,像慈濟這種單位的存在會是一種不得不的,但其做為的強勢,卻又令人不敢領教。這樣的慈濟是當初上人想像中的慈濟嗎?應該不是吧!但是為何慈濟人會放任這樣的情況呢?

(我那邊的做風強硬多在私領域產生,難以處理,但若發生像慈濟這種在公領域強硬的,豈能不來個一人一信給領導層級。若慈濟在這方面無法改變,它的傾毀將是可以預見的,就像北極的海冰數十年後會在某個夏季突然消失一樣)

EVACCANEER DOOM 提到...

慈濟怎樣先不提 文中的胡小姐跟蘇先生
倒是路見不平幫了蔡高利先生一把
兩位無冕王義舉值得所有新聞界從業人員學習

也希望系列報導跟良心媒體能發揮影響力
讓慈濟「功德會」能好好發揮愛心行善助人
不要費心力在作表面功夫或是招搖炫耀
畢竟「造寺寫經,度僧不可勝紀,有何功德?」
達摩祖師曰:「並無功德」

jie 提到...

您好,請問您這篇文章是否能讓我轉載至我的fb與plurk當中?
一直以來,慈濟從一個默默行善的小團體日益茁壯成一個慈善巨人...但是,漸漸的這個巨人似乎開始變得越來越強勢,越來越喜歡歌功頌德的感覺...
希望能夠藉您這篇文章,讓更多的人願意去思考這個慈善巨人是否真的需要些改變!
加油!希望能夠繼續看到您的紀錄!

David 提到...

難得有人能夠不懼媒體甚至宗教霸權,而做出平衡的報導。

Chyng 提到...

jie:請用

匿名 提到...

daphny67說:
12日早上八點多到慈濟指定的地點大愛村教堂集合..說要交鑰匙給災民的我們
結果從八點多一路唱著知福惜福慈濟團康歌曲到了近12點
*慈濟志工忙了好幾個月沒有怨言,等個半天就算當志工吧!或當是修行也可以。祝福您更有耐心面對世事。
我相當不解請問師姐為何還有節目表,難道今天我們是來參加表演嗎
*不表演也可當觀眾啊。
師姐安撫我說是要等林碧玉副總來致詞
還有與上人的現場連線
於是我們按著節目表表演了三個多小時
大愛電視台也拍的不亦樂乎
*表演可以讓無數愛心捐款的人看到您們的幸福,以後更願意付出。
然後一個一個唱名到台上去讓師姐迎接去看房屋
深怕攝影機拍得不夠清楚
*拍清楚讓捐款人知道捐錢有在做事,而非「錢」下落不明。
但是房屋根本就還沒建好
到了屋前他告訴我們啊你們的房子還沒好
應該沒有急著住吧如果急的話有蓋好的先去住好了
接著說如果不急那就結束今天的任務了
原來前面三個多小時的鋪陳只為了這五分鐘的交屋
*急著讓災民早日進住過年也有錯?
為了要災民同意搬進房屋從一開始的說明會就與地方基層聯手欺騙 從房屋坪數到交屋
*請問您捐多少被騙?有人自己不富裕捐百萬都沒說被騙。
我不懂如果災民可以連人的基本尊嚴都沒有
究竟跟家裡養的寵物有什麼不同
*許多國家的災民無家可歸,尊嚴何在?
我在教堂外面等待的時刻師姐一直告訴我慈濟的大愛有多偉大 還替原住民蓋了教堂
直到我看到心寬念純觀自在的門聯忍不住笑了出來
*佛教徒為基督徒蓋教堂都以心寬念純去做,而您卻教導他們為一句門聯計較。
也許有人認為 災民們不該有怨言 畢竟是接受人家的幫助
但是如果接受強迫的幫忙而必須放棄尊嚴
我只能說真的相當令人遺憾
*建議您去蓋有尊嚴的房子給災民吧!坐而言不如起而行。
經過這次我對宗教團體與政府真的非常的失望
那個大愛村的家園我想會像符咒一樣僅僅綑綁著災民們吧
*符咒緊緊綑綁著的可能是您的心。

匿名 提到...

所以我懂了,匿名的朋友你們要就是要災民配合你們作秀對吧!!早說咩!!
為的是什麼??
更多的捐款??我懂了....
動不動就人家捐多少?是你已經捐了數百萬了嗎?
要別人認份別不知感恩,難道你們的大老心態就很可取嗎?
那怎們不說說不公平的契約條款,怎麼不說說裝飾用的石頭在傷口上撒鹽的事實?
怎麼不說說裝飾造景上的置入性行銷?
我願意變賣捐財產捐一半給慈濟??這算什麼?
說這麼多來解釋都掩飾不了有所求的善行是沒有功德的事實!
有你這樣的解釋更顯出這團體的蠻橫
只會讓人更討厭

@_@ 要匿名就大家來匿名.

Chyng 提到...

不要大家都來匿名啦拜託,這麼多匿名好麻煩低~

匿名 提到...

所以我懂了,匿名的朋友你們要就是要災民配合你們作秀對吧!!早說咩!!
*發自內心的感恩叫做秀?要做秀也要有本是啊!沒人會去強迫任何感恩戶做任何事?
為的是什麼??
更多的捐款??我懂了....
*沒有錯,為的是更多捐款做更多的事。慈濟人四十多年來一步一腳印才獲得善心人士肯定。否則他們為什麼部捐其它團體。看看這則報導吧!
『全球知名網路搜尋引擎業者谷歌Google總部,首次將鉅額年度公關費用捐贈給25個慈善機構,佛教慈濟基金會是其中之一。2月2日,佛教慈濟基金會收到來自美國舊金山面額50萬美金支票,對於Google發揮企業回饋社會的良能,慈濟基金會深表感恩。
有感於全球尚未完全走出金融海嘯陰影,
Google改變以往編列公關預算作為獎賞饋贈等慣例,首次將這筆2000萬美金的預算用來作為慈善用途。經過多翻詳細觀察與評估,總共篩選出25個慈善機構,其中包括慈濟基金會。事實上, 2009年下旬,Google總部的網站上即揭露此項訊息。2月2日,Google總部一張署名
【Google Inc. Charitable Giving Fund of Tides Foundation】
,面額50萬美元的支票(約1600萬台幣),
郵寄到慈濟美國總會,美國總會也在第一時間將此訊息轉回花蓮本會。』
(撰文:徐伯卿,資料來源:基金會宗教處,2010/2/3)學慈濟放下身段,全力付出總有一天會得到認同的。

動不動就人家捐多少?是你已經捐了數百萬了嗎?
*我是薪水階級,零星捐助不算,百萬共捐兩筆。去年環保回收物賤價,大愛台資金不濟,我標會捐100萬,我的房貸還有100多萬沒還清哩!
要別人認份別不知感恩,難道你們的大老心態就很可取嗎?
*要別人感恩就不要行善。
那怎們不說說不公平的契約條款,怎麼不說說裝飾用的石頭在傷口上撒鹽的事實?
怎麼不說說裝飾造景上的置入性行銷?
我願意變賣捐財產捐一半給慈濟??這算什麼?
*這不算什麼,還有人發願要奉獻一生給慈記呢!
說這麼多來解釋都掩飾不了有所求的善行是沒有功德的事實!
*如果基督徒為佛教徒災民蓋廟,不知有和所求?
有你這樣的解釋更顯出這團體的蠻橫
只會讓人更討厭
*蠻橫的是什麼人?問上帝吧!任何人不能代表上帝。

Chyng 提到...

來,給正在吵架的兩位匿名一點建議跟提醒。

第一,兩位已在互相討論公共議題,不是對我的文章抒發已見、也非與我對話,請為自己的言論負責留下ID,下次再以匿名顯示,恕不公開。

第二,兩位回覆彼此的方式其實很不好閱讀,會搞不清楚哪一句才是發言者說的話。此外,建議不要逐句回覆,逐句回覆只會更針鋒相對。

第三,引用新聞報導請留網址就好以免太佔版面,謝謝。

匿名 提到...

不好意思版主我真的不是故意要匿名
只是我不想和如此狂熱的人有所交集
所以還是以匿名方式回應
我沒打算和某人繼續吵架下去
所以麻煩還是幫我PO一下
今天上來看了看對方的回覆
我真的不想再多講什麼
這篇回覆字裡行間透漏的訊息,我看懂了
我再也不多言,不會再來回應
就當作是我的請求
請幫我PO出來讓我澄清一件事
我不是基督徒請不要在拖別人下水
因為他最後的回覆有講到"基督徒"or"上帝"
希望不要牽連到其他人或另外的團體
畢竟人家也有很死忠的信徒
以上
就這樣我不會再講了~感謝您!!

dd 提到...

其實沒什麼好吵的...
這社會乃至全世界的現實就是如此..
凡事都有"必要之惡"..
就像高爾一面宣傳減碳..一面卻被人檢視其奢華..
但卻又不能否定他宣傳減碳的努力..
例如:郭台銘..
一面事台灣首富..一面又是大慈善家..
首富的成就可以是壓榨許多人的結果..卻又無法否定其行善的事實!
例如:康師傅企業兄弟...一面是慈濟榮董..協助開發援助物資..一面入主台北101施放花錢又排碳的煙火..
所有事情都不是單一方面單一條件就能定其功過的!
一個人可以單純...當為一團體乃至政府大到國家...就無法單純看待了!就像社會黑白兩道共存一樣的現實!

chao-fu 提到...

我是以非常輕鬆的心情在談事情,而且對事不對人。如果我的口氣讓人不舒服,謹向daphny67與版主致最深歉意。我是六十多歲的慈濟志工,國小五年級洗禮的天主教徒。因為認同慈濟理念而加入慈濟志工行列,在慈濟認識許多教友,慈濟志工裡也有基督徒、回教徒、一貫道蓮友…也介紹很多人進入慈濟。下面這一位記者本來對慈濟也有疑惑,但瞭解後加入慈濟卻很歡喜;
**師兄~
我要謝謝你這一年來的指導跟愛護~
這不是客氣話歐~
過去的一年,因為接觸到你~
讓我對慈濟有機會進一步瞭解~
特別是靜思生活營,讓我整個豁然開朗~
也瞭解到自己有多麼的幸福~
抱怨減少了、快樂也跟著來了~
真的很感恩師兄~
祝福你在新的一年裡,事事順利~
**合十
慈濟讓許多人得到快樂沒煩惱,當我獲得快樂的源泉、消除煩惱的秘訣後,其它的一切(包括錢)對我來說都不重要。我很理智,絕非「狂」熱,而是虔誠熱烈付出。像我們這樣的人,別人很難理解。
基督、佛陀在世都有許多人反對。慈濟受到批評並不意外!但是慈濟是聯合國正式NGO的成員,為台灣做了國民外交,為印尼的回教災民蓋大愛村、清真寺,連修道院都高掛上人法照。許多外國元首來台都指名參訪慈濟。
世界上沒有一個慈善團體百分百完美,要批評很容易,能走過四十多年沒被批倒很不容易。因為慈濟每位志工無私,到國內外賑災都自掏腰包。歡迎大家找一個自己喜歡的團體去付出,為世界盡一分心力。
祝福大家 新春快樂!(因為很忙不再討論)
匿名者 CHAO-FU

捲 提到...

其實這不是黑與白的問題,而是對多少錯多少的問題,做....乃至於做好做對其實有許多很大的差異,我去了幾次那瑪夏,但沒去過大愛村,但的確能感受出大愛村的一切跟原本許多是有差異的。

老實說機構與團體也是需要內省,有內省才不至於傲慢,但很可惜慈濟這方面居然是如此的匱乏,自大都是無內省來的,然後就會產生許多暴力。

很感謝作者,即便這不是第一個寫出類似的文章,但就是要有這樣持續不斷提大家努力報導的人,才能讓弱勢發出聲音,也讓大如慈濟能思考是否缺乏了一種叫內省的能力。

臭及林 提到...

如果說"慈善的程度"是可以打分數的,不知道大愛村可以得到幾分?那如果"政府在這次天災上的作為"也可以打分是數那可以得到幾分?作者點出旁人看不到的深刻觀點確實達到某種聲音傳達的效果,但如果大愛村有75分的水準,筆者似乎希望他得要95分才叫做行善?而多數人認為在此事上不及格的政府,筆者何不多多抒發高見?
個人才疏學淺,在此留言疏見,僅僅覺得如果做慈善得要盡善盡美才行,那是否會降低年幼一代行善的意願?反正做了啥都被批評不好。
行善施政永遠無法滿足每一張嘴每一個人。
行善沒有施展一點手段,是很難貫徹與壯大並提供"行善效率",畢竟行善團體需要龐大的人力、物力與財力,若沒有宣傳如何能夠?你真的相信大悲佛法就足以感召人人投效奉獻?缺乏實際案例的訴說,要如何博得認同?
天助自助者,災民若無自我作為,我想就算大羅金仙來拉拔也一樣繼續災難下去~天災發生的當下就是悲劇的開始,政府和慈善團體都是輔助,讓災害減少的次要角色,能靠自己站起來的才有明天的家園吧。

Chyng 提到...

dd:

對不起,我不認同以「必要之惡」來解釋慈濟在風災中的作為,詳細論述會在之後刊出的專題回答。

在這裡簡單回覆,我從災區筆記一開始就提過,我不是在攻擊慈濟,請把這一點先放在心裡再去讀筆記內容(當然,我的書寫方式很難避免讀者產生偏見,我不否認)。我從來沒有否認慈濟做的善事,所以你也看不到我責難慈濟人在災後進災區打掃或送物資─儘管在救災時期那麼龐大的人數也會造成負面影響;同樣的我也沒有否定慈濟進入校園做長期陪伴的事。

我的觀察是慈濟太怕負面報導或論述了。有些事不是「反正它有做好事」就可以抵銷負面影響,否則強暴犯難道只要捐了錢,就可以抵銷它犯罪的事實與對他人造成的傷害?

至於你舉的例子,我可以很明確地回答:那就是企業或富人的贖罪券。

以上。

臭及林:

你搞錯了,我沒有要為慈濟打分數。你的論述和dd是相同的。政府不及格的部分,請進八八水災這個tag,我相信批評政府的不少。而接下來的專題也會繼續批評政府政策,針對大愛村的討論,拿此類比並無意義。

我相信這個時代任何事都需要行銷,但請注意我在筆記中所論述的是「為何要把這些行銷手段放在大愛村裡」,而非禁止、厭惡、反對慈濟行銷。話說慈濟幫災民蓋大愛村這件事,真有必要透過立碑刻石才叫「看得見」?從風災發生至今,新聞傳媒報導「慈濟行善蓋大愛村」的新聞我想不下百件,這些不夠嗎?

最後,我很贊同災民要靠自己站起來,但當他們想回鄉靠自己的力量往前走,慈濟和政府又是怎麼對待她們的呢?

dd 提到...

回 Chyng:
如果您認為 臭及林和我的看法是相同的..
那也表示了其實整個社會是有相當比例的人是認為"瑕不掩瑜"...這也是事實!你說不是嗎?
身邊如今已經沒有半個人再關心八八水災的災民如何如何了?絕大部分的人頂多在事發後的激情捐個款就結束了!之所以有您認為的這種種瑕疵..沒錯!那是慈濟太過份宣傳的結果,因為我知道團體成員複雜,各自理念不同!我也不覺得您在攻擊慈濟!只是這社會不明理的人太多了!您沒有否認慈濟團體善的一面!但那也止於像您如此有智慧的人!更多的只是抓緊把柄落井下石而已!

Chyng 提到...

dd:

你的意思是,你跟臭吉林可以代表多數人?在這篇文章底下留言回應的讀者,很明顯和你們倆個抱持非常明顯且不同的想法吧?

其次我要再次強調:慈濟的所做所為不是瑕疵。我已經以強暴犯比喻過了,難道你認為強暴犯的行為也可以稱為瑕疵?

我沒有做過統計,不清楚台灣多數人是否真的認為捐了錢就了事,但我也不認為捐錢了事就有道德瑕疵,我一直認為,每個人有他可以付出最大力道的部分,或許捐錢就是,那有何不可?

但深入並持續追蹤,確實才可能讓錯誤不再重覆,可惜的是,多數人礙於生活、非NGO工作者無法親臨現場,於是她們只能藉由媒體了解,但主流媒體的消息就是這麼少,所以,我認為如莫拉克新聞網、苦勞網、立報甚至許多部落客對於此事的負面論述不但有其必要,且非常重要。

至於說我有智慧真的很謝謝你,我相信很多人一定也都很有智慧。而我從來相信讀者不是傻子,會使用網路的人多半也都具有一定教育程度,多元訊息只會刺激思考,不會妖魔化的。

以上。

dd 提到...

請看清楚..我是說:" 有相當比例的人"並非說大部分人..
況且..您用強暴犯來比喻慈濟..您不覺得自己比喻失當嗎?
因為您自己主觀念認為這行為如同強暴!才會這麼說吧!
當然每個人一定都是主觀的..
只是要告訴您..不見得每個人都認同您而已!
認為這是瑕疵又如何?難道我不能認為它是瑕疵?一定要和您一樣認為它是強暴嗎?
這也是事實..您也應該會接受吧!

dd 提到...

對..沒錯!同樣的..
主流媒體對慈善援助的報導一樣...nothing!
如果慈濟沒有持續報導..我根本已經看不到後續安置與善後的情形了!
會到苦勞網..88莫拉克news..您的部落格..關心的人有多少?
只因為我有將這些網頁當作書籤..每隔一段時間就來關注一下!..
但是更多的人只因為轉寄文章而看到不好的一面去妖魔化慈濟!只是您太高估網友罷了!~
並非要您做什麼各打五十大板什麼的!
我想您應該也有本事可以訪問一下慈濟當事人對您文章中的控訴有何澄清的地方當作平衡吧!
對了..我忘記這不是報導而是您的筆記!
但是,我真的很感興趣想看到的另一面向!
期待喔!

反思 提到...

不過其實現在原住民會多半信仰基督教或天主教,也是因為教會在早年正是以一模一樣的做法來"進佔"原住民的生活.或許宗教團體就是難以避免這樣的做法吧.

我倒想反思, 如果反過來是原住民原本信仰基督教所謂的"異教", 而現在去幫助災民的是教會, 教會是否會主動建造供奉各種異端神祇的廟宇呢? 如由教會出錢蓋土地公廟, 或者佛寺?

Chyng 提到...

dd:

我被你考倒了耶~原來「有相當比例」跟「大多數人」並不相同,我真的很疑惑噢,麻煩開釋~

另外我不覺得用強暴來比喻失當。強暴就是:一件本來愉悅的事,但某方已經拒絕受到這種愉悅,另一方卻仍強加執行。

而我的比喻是有事實做為基礎的。以災民並不想在未完工前搬進來為例,慈濟卻執意孤行,甚至要脅不給物品,這樣清楚嗎?

你覺得人家已經拒絕並提出要求,慈濟仍然不理會,這只是瑕疵嗎?當然,你若要一直覺得這就是瑕疵也可以,「我不同意閣下的論點,但我誓死捍衛閣下發言的權利」,因此,我也沒有說你是錯的,只是強調:我並不認同。

另外,主流媒體真的沒有做任何慈善援助的報導嗎?那麼以下這些是什麼:

杉林大愛村入厝 災民喜圍爐(中時)
高縣永久屋入厝 慈濟席開三百桌
(聯合)
大愛永久屋/重建家園 也重建了心靈(聯合)
大愛永久屋/重建總班長 鐵漢原有柔情(聯合)

姑狗一下,很容易看到的。

另外,關於媒體這一段,真的不太懂你在講什麼耶?既然苦勞網、莫拉克新聞網以及我的部落格這麼少人看,只有來訂閱的人如你才看得到,可見比起主流媒體力量真的很小;而承上我所找出的資訊,主流媒體已經報導了,慈濟的大愛台也經常強力播送你所謂的「重建安置消息」(光落成那天我看大愛台至少有五則以上的消息喔~),轉寄文章的影響力怎麼比得上呢~

至於控訴真的講得太嚴重了啦,寫下事實就叫控訴的話,那大家都不要講真話囉?

而且我也不是故意省略慈濟的發言啊,林碧玉就是告訴我她只跟真的災民講話,就講這樣一句話就走了啊,你要我怎麼辦才好呢?我不能造假為她寫更多,是吧?

關於有爭議的如「三不」,慈濟跟我說不會強迫,我也全文照錄不是嗎?你到底期待什麼,嗯?

反思:
是的,你所提到的也是我在思考的,並且會在接下來其中一篇專題提到或是筆記中談。

dd 提到...

我指的主流媒體沒有報導的是"過程"
您說得那些都只會報導開始或結束而已!
否則我也不用上莫拉克88news等網站關心吧?
而..您說的"慈濟卻執意孤行,甚至要脅不給物品"我要如何相信這不是您的一面之詞? 如此的幾近指控..是否應該需要更有力的證據?據我所知,慈濟方面是否認的!如果您要這麼說..那請提出人證!另外,"相當比例"並非"相當大的比例"..您自己是文字工作者,語意為何應該清楚吧?"相當比例"意同"相對比例"!

Chyng 提到...

dd:

你要這樣解釋也是XD,「相當比例」跟「相當大比例」確實不同,很抱歉,誤會你了耶。

如果你指的是主流沒有辦法詳加報導慈濟善行,那確實是,但新聞操作上本就不可能這樣做,每天有非常多新的訊息要被處理。

但我同樣認為莫拉克新聞網無須處理太多慈濟善行,原因我說過了,莫拉克新聞網站立的位置是監督面,同樣的,我也是。歌功頌德的事,慈濟已傾整個電視台之力在做。獨立媒體所要做的,就是在災民提出負面說法時,去向慈濟求證。

接著來談你說的「指控」,這件事真的很弔詭,同樣的,我要怎麼知道慈濟人不是在說謊?面對這些爭議,我能處理的並不是去找出證據來。發生在災區中的事太多、據居民表示,居民面對慈濟隱性或顯性壓迫的事太多,我不可能在每一件事發生時都在現場,你談證據這件事,真的太為難。而新聞工作者要做的也不是「抓犯人」而是求證。

因此我也說明過,面對許多負面消息,並非沒有詢問慈濟說法,但慈濟選擇沉默,或選擇說謊(如大愛石,慈濟秘書處說是災民自選出來哪些該放,但災民代表與慈濟營建處顧問都否認,營建處還大方表示那是他選的)。

我想狀況應該非常清楚。報導上該有慈濟的反駁聲音時,絕對不會也能夠少,不論是在圖片說明或文字報導上。災區筆記中我也盡量做到這一點(三不、蔡高利、大愛石),但恕我坦承,就像你在質疑我一樣,我也會質疑慈濟的否認,因而情緒影響下,筆記中如你所提的交鑰匙,確實就沒有慈濟的否認說法。而那是因為,在訪談過程中,已對慈濟失去信任。這種心情和體悟,不是和慈濟磨的人不會了解,而我想我已很克制地在多數私人筆記中仍盡量做到平衡,不是嗎?

至於人證部分也可以跟你說明,能夠完全放上新聞消息來源的,絕對會放;有的受訪者希望受到保護,畢竟已經住進大愛村,但也只是住,很多事都還在進行中,未來仍有許多事需要協調,希望避免壓力的情況下要求隱匿,我可以接受,也覺得是道德或義務─這是我收取了珍貴說法後唯一能回饋受訪者的:讓受訪者少些壓力─至於有爭議時,我想受訪者會願意出來做證。在那之前,我還是想讓受壓迫者的聲音被聽見,即便要受到像你這樣的人的質疑。

以上說明

Earthqueck 提到...

dd

我實在沒般法看了你的回應,然後默不作聲。
我必須站出來說我並不認同你與臭及林的看法。
就算也許如你所說的ä23;部分,但我想說的至少我不是。
必要之惡的論點我也實在無法認同。
我十分讚同板主的說法。
包括強暴的比喻,這形容非常的貼切。
但也許真的不雅,所以讓你覺得刺眼吧!

至於這次事件政府可以打及幾分&慈濟這樣已有75分而我們確以95分來要求。
其實這種事並沒有人想去比較,至少我認為板主並沒打算這麼作。因為這只是找個目標來脫身的罷了。
就像之前新聞說的:課堂上啃雞腿的學生要老師自給己先檢討自己在來檢討學生。
這樣是對的嗎?
問題是出在行為人本身吧!
老師教的不好你的錯就不算嗎?
真不懂你們這是什麼論點...

匿名 提到...

很感動 也對你為災民發聲的精神感到欽佩

我覺得:同情不是施捨... 不是階級的劃分 你悲慘--我幸福 你無力--我有錢 所以我有權決定... 更不是強行意識的植入...

由慈濟這件事 回觀馬總統三鶯部落把原住民當人看之事件... 這種傲慢與心靈欺凌 如果深植於政府體系與人數最眾多的慈善團體... 才我們我們該深深憂慮的 這種文化的形成與運行 對台灣影響久遠...

匿名 提到...

以自己的觀點來看事情是很正常的.

但如果你代表大眾, 要監督的是政府. 在其他方面你並沒有任何的立場. 如果可以, 請拿出更好的選擇. 抱怨是改善不了任何現實.

情緒上的表現並不專業...

yeatz 提到...

我身邊的慈濟人不少,在我看來基本上都是好的,我常常覺得我實際上對這些志工的工作並不深入,去批評什麼也不盡客觀。
當我在看您的這一系列大愛村的筆記的時候,腦海裡是會浮出一下畫面,和善的臉,以及相信自己做的是好事的師姑師伯們。慈濟人也是人,隨著組織的龐大,是有很多令人覺得不是那麼完美的作法,或者讓人認為意識形態上粗暴的行為。
但我想,大部分的人都不否定慈濟身為慈善機構所做出的付出,我們身邊的慈濟人大多不是可以影響慈濟作為的人,大愛村建立的形象由誰決定?這些負面,卻有建設性的意見如何能有效傳遞到慈濟的核心,甚至證嚴法師的耳裡?組織的內省,必定是透過這些人才有可能達成。我不知道如何才能達到這個目的,但我相信是有的。
亂說了一通,只希望轉錄傳遞這些訊息的人們不會壞了格主的原意(希望我沒有誤解原意),而變成了反慈濟的言論,我們只是希望能看到好的改變,不是嗎?

thomas.0126 提到...

慕情:這議題已討論夠多,妳也回應很多,看見與否?相信與否?很多時候都是心態問題,很難一時解決,把時間與心情,留給新的文章或筆記吧!我想把妳這一系列文章,調整順序,轉連載到雙月刊的司改雜誌,好嗎?

Chyng 提到...

匿名一:

這部分我會寫在專題裡,不過這真的很複雜,我希望自己可以談得清楚:P

匿名二:

你搞錯媒體對於監督的定義,監督意指公共事務,而我也不認為我做的事叫「抱怨」;至於情緒表現不專業?那真是見人見智。新聞不只是訊息。新聞包含各種故事與脈絡;記者不是超人,記者是人,沒有同理心、就不可能有情續,因而我懷疑對這些事件無感的人,如何寫出好新聞。

以上說明

yeatz:

當然,所以我在筆記中也自問,要怎麼寫才能夠不傷害那些真的只是在付出的人,但在寫作的語言使用上,確實很難區分。我會盡量嘗試,做不到的,也只能抱歉,希望無辜殃及的師兄姊們可以見諒。

詹律師:

當然,請用~

yeatz 提到...

Chyng,
呵,之前寫的意見基本上不是給您看的,更不是對您有什麼批評,而是給來這個blog看的網友們,希望大家多客觀的想想,僅僅是生氣或憤怒,而帶著這樣的情緒轉錄文章,那就可惜了這些很棒的筆記了。

初來乍到,會好好拜讀您的其他筆記的:)

小杜白雲 提到...

看了您的文章,覺得慈濟的確有可以改進的地方。

但我總覺得,慈濟並不是一個萬能的團體,她是一個佛教團體,而且也沒有隱瞞她就是一個佛教團體。每個捐錢給慈濟的人都知道她就是一個佛教團體。

因為她是佛教團體,所以還是遵守最基本的佛教戒律,就是不殺生,就是茹素。

很多救災人員都曾反應吃素不夠補充體力,但至少慈濟總是即時提供熱的食物,又不收你錢。

慈濟有許多人也許很自溺,但至少不會對人惡言相向。

慈濟在教堂門口掛了個寫了「大愛」的對聯,但至少沒把佛祖請進去,至少還願意花錢去蓋教堂。難道上帝就沒有「大愛」嗎?(我覺得這個詞很中性)

慈濟有很多作為我不欣賞,但也許我們無形中用太高的標準在檢驗他,希望她做的更好。

要如何週全的照顧原住民災民,這應該是政府的責任,而不是慈善團體、宗教團體的責任。

只是這個政府太無能,我們可以嫌慈濟做的不夠好,卻找不出可以做的比她更好的機構了。

Chyng 提到...

小杜白雲:

重點是,蓋大愛村給人不是慈濟自己的精舍或道場,那是人家的「家」,憑什麼因為慈濟收了善款為災民蓋房子,災民就要接受慈濟的戒律呢?儘管總可以反駁「我又沒有強迫他們接受」,但當整個場所充滿慈濟圖騰與象徵、大批人力不斷說服,並強調災民為受方、是有福的人、要感恩,集體力量下,沉默螺旋是很容易產生的。

大愛這個字當然中性,但重點是教堂不會有門聯。慈濟沒有請佛祖但放了十在心路,這部分的影響將有一篇專題做討論。

而我也不同意大家是在用高標準在檢驗,甚至我覺得無須區分低標或高標。慈濟做為一個有影響力的組織、接手公共事務,就該受到嚴格的監督,這和是否為政府無關。

小杜白雲 提到...

所以版主認為慈濟是在從事「委託行政」的工作嗎?還是單純的民間慈善事業?

這部分我不太了解。

至於教堂,可能是因為我從來不認為教堂「應該」長成什麼樣子,也還見過中國宮殿式的教堂;所以對於掛個對聯覺得沒什麼大驚小怪,比如說屏東那個外國神父穿著原住民服裝,我也覺得很好。這也許是一個非基督徒的偏見吧!

LULU 提到...

這種置入性行銷狠讓人作噁!!!看完很憤怒!我記得當我還沒看到你的文章時,之前看電視新聞在救災,還跟友人說:挖~慈濟好有效率喔比政府還厲害!! 結果當下我的朋友必口不語,只回我一句話:你知道的事情還太少.慈濟不是電視上看到的那樣. 現在我終於知道為什麼了!!我覺得台灣需要你這種記者!!!雖然我知道好記者在台灣很難生存下去,會被打壓甚至警告威脅(黑的白的都會用這招,只是名義不一樣)但我真的很希望你可以繼續寫下去!!!我覺得台灣每個人都應該看過你的文章,見識"真正得新聞"!!!我不要花編影劇新聞!也不要虛偽的造假形象新聞!我只要你這種接露真相,發人省思關懷弱勢的好新聞!!!請你千萬千萬一定要繼續寫!!!!!!!!!!!!也希望台灣可以有越來越多項你這樣的好記者!!真的是用生命用熱情在寫新聞!!

cj 提到...

一個標榜大愛的慈善團體在此提出反駁,真的讓我瞠目結舌,慈濟師兄師姐的和善哪裡去了?
默默行善的慈濟如今何在?名利權勢還是人情世故所不能捨棄的,慈濟亦如是?

提到...

您好,我是社區營造學會的工作同仁,看了您的報導之後也心有戚戚焉,強迫的幸福不一定是幸福,不知道我們能否在電子報中使用您的文章呢?好讓更多人可以了解和聽見災區的聲音

Chyng 提到...

小杜白雲:

這種分類沒有太大的意義,因為不論是哪個分類,它的對象都是公共事務。

教堂和神父的比喻不同,神父穿上原民服飾展現的是他對這個文化的認同或尊敬,但蓋教堂有門聯可不是災民主動提出的。主體性是很重要的事,而不只是建築物的問題。

Lulu:

謝謝,也請多參考苦勞網和莫拉克新聞網,前者很多社會議題,後者對風災有詳細的紀錄。

Cj:

請用

小杜白雲 提到...

我認為這個分類是很重要的。

因為慈濟的大愛村若是屬於委託行政,即代表政府將部分的公權力委由民間團體來執行,其事務仍應受行政法規的規範。

因此,憲法上的平等權的效力則可要涵蓋至委託行政的部分,比如說,公權力對於宗教應一律平等,不可以利用公權力來宣揚某種宗教。

但如果慈濟這部分所為是單純的民間慈業事業,那就沒有憲法、行政法對公權力約制的問題。

此時憲法的重點可能反而在於保護宗教團體有自由宣教的權利,因此政府機關應避免干涉慈濟的宗教活動。

這也就是說我們應該先搞清楚慈濟在這件事情上的地位,才能給予適當的批判。

Chyng 提到...

小杜白雲:

你指出的問題其實很弔詭,也就是民間團體一開始反對政府將重建事宜BOT給民間團體的原因,在這一層面上,任何問題或缺失都可以較輕易地指向參與重建的團體,但在此同時,參與重建的團體又以善來做為包裝,任何批評都好像失去正當性,又或會有像你這樣的人跳出來問:為什麼不罵政府?

在我的立場,這波報導將較多重點放在慈濟,很明確地就是它是實際上在負責重建事宜的人,針對政府批判部分在風災一開始就做過了,既然它已BOT出去,再罵政府多半是隔靴搔癢,針對握有主導權的人提出質疑跟批判,事情才有轉寰的餘地。但這不表示政府不能再被指責,所以在系列報導中你也可以看到我對政府的質疑。

針對你想區分的部分,我之所以說沒有太大的意義是因為你很難去區分,它更不會是什麼憲法保障宗教傳教的問題。地是國家的,慈濟出錢蓋,但慈濟的錢是全民,或是慈濟的信眾與「相信慈濟會好好做」的民眾捐的,因而即便最保守來說,慈濟將善款視為「自有資源」,在土地這件事上也不是,更別說動用國軍為大愛村鋪磚。

而若從災後重建條例來看,第二條就明指「本條例之主管機關、執行機關,及各執行機關得委託或委任其他機關(構)、法人或團體辦理相關事項。」要說不是委託行政,那還真難解釋。

而我也想問一個或許大家可以思考的問題:慈濟到底是宗教團體還是慈善團體?或是,企業?在這災後過程裡,其實慈濟也不是宣教,它不是強調讀經或弘法,而是勸善;這當然也沒有問題,如果只是在這部分,我想社會不會有太大的反彈。但除了勸善感恩,它在大愛村一系列過程所附帶給災民的是「團體的價值觀」,講白一點就是「組織目標」,以實例來說就是「我以後要加入慈濟」、「我要把微薄財產捐給大愛台」、「我們一家都要看大愛台」。

姑且不論災民是否會照作,這部分的行為,不論做為一個企業、慈善團體甚至是宗教團體都非常不合理。若它是企業,可以在公共事務中置入性行銷嗎?若是慈善或宗教團體,善難道是無顧他人感受而強行嗎?這也是我在災區筆記(二)中最後的提問:是不是我們走入了「慈善的陷阱」?

至於若你要討論宣教這回事,也可以跟你說一說,姑且不論國外對於宗教與慈善團體的分野非常清楚,即便你拿憲法第七條來看,所寫的也是=中華民國人民,無分男女、宗教、種族、階級、黨派,在法律上一律平等。」何以慈濟可以宣教,而打壓原民原本的信仰,並對原民的文化加以侵害,而侵犯了憲法保障的種族權利呢?

以上。

dd 提到...

打壓?侵害?這真是莫須有的罪名吧?
彼此認知不同!
人家又無強制力!
這樣就叫做施壓?
又不可能每天監督你"三不"
這就像反核團體一樣..非去核而後快!
然核電還是最乾淨的能源!缺之不可!

Chyng 提到...

dd:

是不是莫須有,社會自有公評;而為了要有公評,正負「事實」都該被呈現。我還是強調,你可以不認同我對此事的評價,但事實就是事實,慈濟就是做了這些事。

我再耐著性子回覆你最後一次:看清楚,沒人要「鏟除」慈濟,大家在討論的是它做事的手法,不要隨便冠罪名。

至於核能跟這件事也無法相提並論,不要沒有辦法對話就另闢戰場。這樣只會模糊焦點,就針對慈濟的事來討論即可。

如果你還是只想抒發己見,也不是不行,不過你自己斟酌看看,有沒有深化討論的價值。

以上。

Earthqueck 提到...

http://www.wretch.cc/blog/Bernstein/15978698

板主您好我在上面的網址有看到和您累似聲音
希望您去看看。
也希望您貼給大家看看!!
看看"大愛石的真相"
連謊話都可以光明正說了....
而且還會照會採訪者呢...
快讓大家看看原來慈濟這樣辦事!!

Earthqueck 提到...

http://0rz.tw/kdpjn

這個是簡東源寫的文章
剛好說明他說謊的事實...
他早就知道大愛石的內容

而且那篇文章真的很驚人....
尤其是裡面寫道:
"鄉親看到自己未來的房舍,興奮不已,頻頻詢問何時可以入住?什麼時候要搬進去?"

"XXX在布置的新家內,一邊泡茶,一邊表示,他是災民,但是遇到貴人慈濟人,變成貴族。那瑪夏鄉、桃源鄉與六龜鄉等地鄉親在打掃休息時高興的又唱又跳。"

真的是無言...
貴族...又唱又跳.....

禁語 提到...

希望你這一連串文章不會受到善霸的壓力,像那位不知道何年何月何日生的,就常會問你是那個媒體的?我跟妳主管很熟之類的話

Chyng 提到...

禁語:

你是同業喔XD可以偷偷透露是誰嘛,我可以不公開留言,哈。

這位先生就是這樣啊,第一次跟我見面時說「妳文章寫得真好」,等到災區筆記一出來,就說「妳有夠不專業」。隨便聽聽就好:P

faintglow 提到...

From wiki, 慈濟:

1992年進入中國大陸援助水患災民時,和大陸領導階層達成「一個目的」、「二個原則」、「三個不為」、「四類物資」、「五種協助」[4]。此五點成為日後慈濟國際賑災的五點共識。[5]

一個目的:賑災。
二個原則:直接、重點進入災區,深入最無人關懷之處。
三個不為:不談政治、不刻意傳教、不搞宣傳。
四類物資:溫飽的物質、復耕的物質、衛生的物質、解決居住的問題。
五種協助:造名冊、請提供車輛、維持秩序等等。

慈濟這次行為明顯違背了:"三個不為".
難道這是"國際"賑災的準則,不是"國內"賑災的準則?

Chyng 提到...

faintglow:
謝謝分享,你的部落格不錯耶,我也有去聽跨年演唱會噢:)

匿名 提到...

過年期間我和朋友去了一趟大愛村,看到慈濟嚴重違反[三個不為],我將決定退出慈濟。

大愛村的做法已經嚴重違反社會工作倫理:大石上的刻字理應以正面語句安撫人心,卻句句刺入災民的痛;置入性行銷/傳教的景觀設計,讓人無法苟同;地方政府委託慈濟讓災民登記永久屋,卻造成災民因地方政府粗糙濫制的法規永遠無法重建自己的家園;永久屋的工程進度嚴重落後,近幾天有一半的建築臨時工被資遣,永久屋要蓋到何時;捐款人對慈濟對大愛村粗糙的規劃,信心已經動搖。

慈濟長期非專業領導專業的弊病已經在此大愛村完全浮現。拿過榮譽社會學博士學位的 證嚴法師不能忽視這些現象。

匿名 提到...

我們支持所有批評慈濟的意見,它們聽不進去我們自己來。希望樓上諸位智者有人登高一呼,讓我們取代慈濟,蓋有人性、沒置入性行銷、沒刻任何字的村落,讓原住民恢復古早信仰,不要信西洋教。慈濟從五毛錢可以做成今天規模,我們當然也可以。
大家元宵節快樂。

Chyng 提到...

匿名:
被資遣是怎麼一回事,可以請你多透露一些嗎?

匿名 提到...

慈濟基金會為了大愛村的工程進度能加快,除了慈濟的師兄姐排班幫忙打掃、施工外,還聘請一群臨時工蓋房子。前天聽說這批臨時工有一半解約了(大概為了省成本),剩下的進度大概希望自己的師兄姐排班完成。慈濟卻不知道這群臨時工難以維持家計。

幾十年來上人時時叮嚀我們,付出心力助人的同時,必須尊重對方(受助者)的需要,發放物資的包裹必定打包很整齊。對方有不同文化和宗教信仰的需要,要充分尊重(我們在歷年國際賑災中一一做到了)。

社會工作中最重要的倫理之一是對受助者的安撫與資料保密。慈濟卻偏偏把受災戶與過程拍片,直接在大愛台播放。版主可以去訪問一下各大學社會系、社工系、心理系的教授,將慈善機構的專業倫理與助人流程公開,教育一下社會大眾。讓大眾了解助人專業工作的嚴謹是不容忽視。

遷入大愛村的這一份合約,吃定老百姓不懂法律,讓災區沒受災卻遷入的居民白受損失。這大概要監察委員出面了。

這次88水災的大愛村,為何做成這樣子?真是令人匪夷所思、失望與丟臉。政府受國會、議會監督,龐大的慈善機構受誰監督?

匿名 提到...

我們光說不練沒有用,對災民一點幫助都沒有。我認同大家想看看,如何做一些跟慈濟不一樣的事。讓慈濟學習我們。

Rocks 提到...

我想說的是
不論社會上給予這一系列文章的評論為何
我都很欣賞版主您身為記者的熱情與膽識
對記者的印象
有所改觀

阿葉 提到...

慈濟有設〈大愛討論區〉跟社會大眾做聯繫
可惜〈大愛討論區〉就跟廢物一樣..批評慈濟的言論一律被刪除!

也因此你在〈大愛討論區〉看不到網友給慈濟的任何批評建言主題...因為根本無法
通過審核貼出...在我接觸過很多網站後...我認為:〈大愛討論區〉是全台灣最獨裁
霸道網站,不信的話你花點時間親自註冊體驗!

假如慈濟在建永久屋前能好好利用〈大愛討論區〉跟災民做聯繫管道...今天還會發
生災民拒絕進入永久屋嗎?網友還會批評慈濟是霸道團體嗎?我尊敬的證嚴法師你
看到沒?

匿名 提到...

那個說自己是六十幾歲的慈濟志工
我說啊...
你自己覺得慈濟好
不代表別人覺得好啊

還有...
什麼叫做"一貫道蓮友"?
你們慈濟人果然都ˋ這樣嗎?
用自己的觀點去衡量別人
不懂也要裝懂
就連賑災也是這樣


你們很"口連"ㄟ
連自己發源地花蓮人幾乎一半都反對慈濟了

"佛家一文錢大如須彌山"
請問在災區建造"慈濟人頭像"是必要的嗎?

我老覺得你們都再揮霍別人給你們的捐款

很可恥!!

匿名 提到...

...之後面的文章太多前都沒注意到...
這位60多歲的志工留的言
看了真的很疑惑
活到60多歲房子貸款還沒繳完
卻跑去再貸款一百萬來捐助大愛...
也許你覺得這樣很光榮很使人欽配...
可是在我眼中看來我卻是疑惑及恐懼,還有狂熱過頭。
如果說我加入這團體結果是我要借錢來捐助他......
我覺得這太.....我不知道要怎樣形容
我打完這篇文章我待會就去取消我每月的固定捐款。
我就算捐給流浪動物之家也不想捐給......算了!
不想講。
抱歉我沒你這位志工那麼有能力...我退出。

匿名 提到...

匿名先生您好
您對一個60多歲,房貸還欠100多萬的人,標會捐100萬給大愛電視台的人感到疑惑是很正常的。用常理,聰明人沒人會這樣做。但是當台灣的影音媒體,每天報導燒殺、色情、血腥博取收視率而殘害兒童思想時,像我們這樣笨的人就想讓清流的大愛台能繼續生存下去。
我們到國外賑災,機票、旅館、吃飯都自掏腰包,各位捐的錢,一毛錢都不會流到志工口袋,您選擇流浪動物之家,我向您致敬,我每月以女兒之名捐1000元已捐8年了。有空到八里中華民國流浪動物學會帶狗狗散散步也不錯!至於我們捐錢並不會想到光榮或讓人欽佩這回事!前幾天一位賣菜阿媽捐500萬給母校蓋圖書館,應該也不是要讓人欽佩!但如果有人願意跟進,相信那位阿媽會很高興,不想捐的人千萬不要認為他狂熱喔?至少看到別人做好事,鼓鼓掌也沒損失吧!真的,不要用自己的思維去看別人所做的。他們的內心並非某些人能了解的。我六十三歲時失掉每月50000元的職業,兩月後再找到每月60000元的職業,除了付房貸、吃飯其他大部分捐出,我很健康快樂!每天很忙,在志工領域裡,我找到人生真實之路。虔誠祝福您闔家平安。

T.T.K 提到...

所以...
因為你講的這些
大愛石就不該被檢討?
大愛石上面的置入性行銷就都很正確?
有人公開說謊也不該被發現?(有人說沒有過問大愛石?)
大家捐獻的錢就該被拿去蓋一座動輒好幾億元的靜思堂?
內政部公佈的45億捐款只用9億也不該過問?
也有網友說討論區上只要有不同的聲音就被刪除這也行?
有記者報導出真相,就被人家說不專業?
不捐錢給大愛叫做沒有愛心?
那教堂又是怎麼回事?
只是交個屋卻變成大愛台的成果展示?這樣災民真的很開心嗎?
災民上來發言還要被你逐字逐句的回應?這就是你們所謂的大愛?
我看到的就像是版主講的善霸!
的確處處的出發點就是為了善,但真的是有十足的霸氣阿!

唉~你到什麼時候才會醒?
沒人要否認大愛或是慈濟
講出來只是希望這個台灣最大的慈善團體可以更好,不要只流於表面...
這不過是大家的一點心聲希望慈濟更好...
為什麼要一在解釋?一在合理化?
告訴我們你們是Google選出來的捐款對象?
那又怎樣?
這樣就可以把一切都合理化了嗎?

很多人說的很中肯樹大必有枯枝...
如果你們要這樣自我感覺良好那我也沒話說...
如果你覺得大家的想法和對你們的看法都是屁那就也算了?
那你就請繼續吧!沒什麼好說的!!
畢竟我們這種只固定扣薪的捐款也許你們沒興趣
不在意我們的感受,我也不必擔心會不會捐款被拿去蓋靜思堂...


另外"服務管理"這樣的課程到處都有的上。
這應該可以幫助你們,
讓妳們知道如何正確的處理客訴問題。
解釋不是一個好的處理方式。
畢竟你們是證嚴上人重要的一群孩子
請加油!

PS:請不要逐字逐句回覆,那樣感覺真的很不好,如果我是災民我可能會抓狂,好在我不是所以只會感覺很不好!!

對了!我覺得啊標會或貸款來捐比較狂熱,那個五百萬助學的阿罵我只能對他豎起大拇指!無話可說的GOOD!
另外,不是所有電視媒體都那麼嗜血,我覺得公視就很不錯阿!慈濟的各位也可以考慮捐助一下公視阿!那也是不可多得的淨土呢!

karens 提到...

這一系列的災區筆記文章可借我轉載到我的FACEBOOK嗎?我們雖然是第一線的救援單位,災後重建雖不是我們的專長,但這些內容可以讓我們為借鏡,謝謝!

Chyng 提到...

Karens:
公共議題請自便:)

小犬 提到...

我喜歡你的文章
也喜愛你的文筆

我會轉貼到FB
並且貼上原文網址

米加勒 提到...

不知能否借您的文章轉載
想讓更多人知道
並為災民發聲

謝謝

匿名 提到...

我在車站被慈濟抓去捐款過
雖然不是很多
但是我再也不捐給慈濟

我可不想我的捐款
最後變成一張老尼姑但自稱上人的照片
掛在受施者那裡

Chyng 提到...

米加勒:

這個部落格的公共議題都歡迎附出處轉載:)謝謝你對災區的關心。

匿名:

你怎麼知道現在大愛村掛了她的照片XDDD

大公子 提到...

推薦這篇文章
紀錄詳實,平衡報導。

這讓我想起了戴導拍攝《不能沒有你》時曾提及的「同理心」。

麥特 提到...

文章好長, 我居然全部看完, 其中
上面有一個網友, 轉載如下
---------------------------------
反思提到...

不過其實現在原住民會多半信仰基督教或天主教,也是因為教會在早年正是以一模一樣的做法來"進佔"原住民的生活.或許宗教團體就是難以避免這樣的做法吧.

我倒想反思, 如果反過來是原住民原本信仰基督教所謂的"異教", 而現在去幫助災民的是教會, 教會是否會主動建造供奉各種異端神祇的廟宇呢? 如由教會出錢蓋土地公廟, 或者佛寺?
---------------------------------

把腦筋轉個方式來看, 假設今天來的是信奉天主教或基督教的團體, 那顆大石頭的字換成了"神愛世人", 門聯變成了"天國近了","信耶穌得永生", 生活公約或記律為天主教或基督教的教律諸如此類的, 而原住民的信仰回到山上神靈, 祖靈.....
人的韌性決定往後的一切, 跳不出自悲的泥沼那就是只有等著被人同化的一天

匿名 提到...

更正錯誤:內文中提到的慈濟工作者"李星妤",正確姓名為"劉星妤".

Chyng 提到...

謝謝匿名,誤植了,不好意思。

匿名 提到...

借給我轉貼到FACEBOOK
謝謝

Alice 提到...

助人真的是善事,但一直要受助者記得人家的恩惠,強迫受助者說出感恩的話,銘刻行善者有多麼偉大,這真是變調的行善。
這是沽名而非行善。

匿名 提到...

Thank you very much. I live in the United States. Whenever there is something happened in Taiwan (flood or earthquake), we all donate money to 慈濟. We feel that 慈濟 is the NGO we can trust. I am forwarding your articles to my friends. We will reconsider our donations in the future.

紙袋人 提到...

因為張鐵志的反叛的凝視,我開始注意與主流媒體不同的聲音,而妳的部落格讓我又再次受到同樣的衝擊,雖然這是之前的文章,但請容我將這系列的災區筆記轉載到我的部落格,我認為這些事情都需要持續的傳播和討論、關心

有些新聞是我們不希望發生但永遠不應該被淹沒或遺忘的

衷心為妳祝福,也請妳繼續努力,只是上班族的我,也很希望能為這個島作些什麼,盡一分力,就像支持妳這樣的記者和任何願意刊登像妳的報導那樣多面向而具批判力的媒體。

Chyng 提到...

紙袋人:
公共議題請自便~

匿名 提到...

慈濟的精神還存在嗎?(http://tw.knowledge.yahoo.com/question/question?qid=1510120904315)

看看吧!!~又是一個受害者血淋淋的實證~而且...這次是"慈濟結合台灣政治人物"的殘害事件!

匿名 提到...

您好。
看見您這一篇文章,我並不知道該如何的說。
我本身也是一名記者,很多時候,我們看到的也許不全面,引起報道上有一點的不公正,
也許,大家對大愛村的成立有很多的看法,但我們不否認的是,災民們現在都有自己的家住。也許,他們的心裏有不滿,然而能有地方住應該是最重要的一環吧!如果,居民真的不能適應,那他們可以選擇不住,不是嗎?
很多時候,我們都很有自己的想法,每個人的一個想法,我們都不可能滿足每個人吧!所以,唯有少數服從多數。
如果有那麽一天,你們都有能力的幫助災民,你們會如何的幫助他們呢?
你們會聆聽每一個災民的需求而給與幫助?
還是你們也只不過會捐款幫助?
也許,感覺上慈濟沒有給災民選擇,
但是也不否認慈濟給災民的都是完整的物質上的幫助,屋子並非簡陋的,雖然說大愛兩個字給人感覺不舒服,但是大愛兩字也並非只有佛教徒的專用詞,而是每個宗教都不是希望每個人能自愛、愛人嗎?這不就是大愛嗎?
很多時候我們都對某些事情有偏見,但是,如果換是我們,我們又能做些什麽?
而你們如果真的同情災民,你們會怎樣做?

Chyng 提到...

您好:

謝謝您現在還關注這個議題,我沒有不贊同有房子住是重要的事,但我在系列筆記與專題中都提過,我為什麼質疑慈濟的看法。而重點就在於,整個重建的法規與配套,並不真的允許居民那麼有選擇權,因此你說的「如果不適應可以選擇不住」並不成立。

第二,我不認為重建這件事情上,所謂援助是滿足每一個人,但我也不認同,少數服從多數就可以成為真理。我所認知的援助,是理解受災者的需求再給予,而不是一種齊頭式的平等。當然,資源的使用該有它的合理性在,但合理性不該只是考慮政府重建的效率。

再來,我不覺得「只會捐款幫助」是一件不可取的事。事實上我認為協助沒有一致的定義,就是憑己所可。在我現在的立場、角色以及能力,我所給予的協助,正是寫報導。

誠如你所言,宗教希望每個人能自愛、愛人,我希望慈濟可以真的體悟這一點。因為那正是這場重建中,引起紛爭的其中一點原因。

pin 提到...

因為要做個有關社會組織的報告,剛好來到貴網站查詢資料,謝謝你詳實地記錄下八八風災重建大愛村的經歷,其實在網路上也有好多批評慈濟的文章,平心而論我覺得這篇文章已經算是平和地陳述看見的故事,我覺得每一篇報導就算是在報紙上看到的純淨新聞也會有其關注的角度及重點,但很多時候反而"重點""真相"是被隱藏的好好的,很高興能看到貴網站的文章,獲益良多,也期盼您的新文章,記錄我們這個每一天呼吸生活的島!!

Chyng 提到...

pin:
很高興對你有一些幫助,歡迎常來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