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後半年】慈善有界線




莫拉克風災已半年,重建爭議卻未隨災民入住永久屋而平息,進一步演變為「慈善團體成主導、政府失責罵不到」的弔詭狀態。風災重建,政府與握有龐大資源的慈善團體互利,遭殃的還是風災中的原住民。


2月11日,總統馬英九參加大愛村落成典禮。馬英九手戴白手套,與慈濟基金會副執行長林碧玉緩緩走入教堂,將證嚴法師的訓誡「十在心路」,置於十字架底下。


而大愛村主要幹道大愛路上則擺置許多風災崩落的大石;上頭分別刻有風災發生時的景像描述及災民感恩慈濟的話語。如「一早就看見浮屍在大馬路」、「大家一起看大愛電視,叫一家人感恩」、「我願我微薄財產能賣掉一半捐大愛台」等字句。


原民文化盡失

「慈濟有必要對『大愛石』、『十在心路』等與其組織相關的圖騰、象徵清楚說明!」對於慈濟在大愛村置入許多圖騰、語言與象徵,中研院民族所副研究員丘延亮表示,他從未想過在21世紀還能看到如此活生生又露骨的殖民表現:「對熟知宗教的我來說,真的被考倒!」


大愛村在興建之初,不少災民與民間團體即擔憂,從慈濟強硬興建一致性的房屋,及過去在他處的重建經驗來看,都可能「破壞原民文化及宗教信仰」,因此慈濟由發言人何日生前往中研院民族所,對文化留存與建築形式等做法請益專家。


當時中研院民族所播放建築師謝英俊在屏東瑪家農場平台興建的中繼屋立柱儀式給何日生看,並強調:「這是原民對於空間的必要過程。」擔憂宗教與異文化的衝突,丘 延亮也特別叮嚀何日生,應遵守金剛經強調的「行布施,不住相」。但從大愛村動工、興建乃至整體設計,甚至將原民文化弱化為觀光產業,不但悖離專家建議,也 未尊重在地居民。


儘管慈濟聲稱「這都是災民自發且同意的」,但丘延亮認為,因有災民表示「不知道此事、石頭刻的字很不妥」,慈濟有責任告訴社會大眾「慈濟指的『災民』是誰」;且慈濟營建處顧問陳瑞源也已坦承主導權在慈濟。


信仰被迫改變

丘延亮表示,重建過程政府失職,加上台灣人素來對宗教寬容,才使慈濟能以「善」之名,行錯誤暴力之事。他擔憂若情況惡化,慈濟和政府將讓人民完全失望。


慈濟不斷宣稱「蓋教堂就是尊重原民信仰與文化」,但丘延亮說明,教堂落成需「把教堂獻給上帝」,此儀式需要神職人員執行。但2月10日災民入住時,卻是由 證嚴透過Live連線勸誡居民「不要抽菸、不要喝酒、不要吃檳榔」;大愛村落成日,則是政府要員與慈濟人在十字架下放上「十在心路」,教堂沒有聖化。



「這對信仰者就不是教堂。」丘延亮表示,這是至今教會對此事都沒有正面回應的原因。「從安息日的角度解讀,會認為這教堂是魔鬼的而不理會。」而遭殃的就是災民。


「災民多半是教徒,但入住大愛村後,對慈濟的要求多半難以拒絕。」災民坦承。「慈濟叫我們這樣做,如唱歌時手勢要跟她們一樣,我們也就這樣做,久了就習慣了。」


丘延亮表示,災民與慈濟因著永久屋贈予而有權力關係:「當10個藍衣人面帶微笑看著你,請求你一些事,有可能說不嗎?」丘延亮表示,集體力量下,個別災民「要說不相當困難」。不能說不、與原信仰不同,加上教會無法介入,「這對信仰者來說很難堪」。


雖教會過去到原民地區傳教也受批評,但丘延亮表示,教會傳教僅傳教士,就算有「麵粉傳教」等事,也未強迫居民放棄原民信仰;但慈濟的行為建立在「災民一無所有」的前提下,又改變原多重信仰的性質與空間,「恐怕產生真正的改變宗教信仰事件」


政府為宗教背書

2月11日大愛村落成,總統馬英九戴著白手套將證嚴訓誡置於教堂,丘延亮痛批,不論馬英九有無意識,已是「一國元首變成宗派的白手套」,並且褻瀆信仰。丘延亮強調,設若發生問題,「要負很大的責任」;更別說現在恐怕已違反政教分離原則


十在心路雖類似靜思語,但慈濟另有「新十誡」,其中一條更要求慈濟人不得參與任何政治或遊行活動。丘延亮擔憂,若改宗逐漸發酵,是否箝制人民權利?


重建事宜BOT,不只是文化、宗教的問題。風災中重創的民族國小本由教育部與台達電基金會簽約認養重建,但台達電基金會表示,慈濟規劃在大愛村蓋大愛小學。雖曾與慈濟協調,「但慈濟很堅持要在大愛村蓋學校,不管台達電蓋不蓋」。


教育部國教司長楊昌裕表示,此事仍在與高雄縣府及慈濟協調。但高雄縣教育處長李黛華對此三緘其口、慈濟基金會秘書處則強調「是災民要我們蓋小學的」但南沙魯村民阿麗表示,災民只是「希望民族國小重建,不是要蓋大愛小學」。


楊昌裕坦言,因慈濟未清楚說明「是只要蓋硬體還是內部也一起接手」,若是興建「大愛小學」,就是私立小學,屆時除產生民族國小與大愛小學在少子化情況下互相排擠的問題,也包括「國有地能否無償做為私校用地、供私人營利」等問題,還要進一步了解。


善的界線在哪裡?
一般而言,第三部門(非營利組織,NGO、NPO)可協助推進公共事務。但丘延亮說明,一般定義的第三部門不能包括政黨、宗教團體,必須是自由組織結社的公益組織。但台灣對NGO、NPO認定過於寬鬆,以慈濟為例,根本難以區分是「宗教團體」還是「慈善團體」。


丘延亮以美國為例,即便是宗教團體投入公共行政事務,「也只能做業務,不能做宣示(教)」;中華民國全國律師公會律師詹順貴也質疑,若慈濟是慈善團體,「善行不該有任何對價,慈濟無權要住永久屋的災民簽約放棄回山上的權利」。


由於重建條例第2條明指政府可委託法人或團體辦理重建事項,政府和慈濟已「在同條船上」。從要求居民住進仍像工地的大愛屋、不提供原鄉重建資源、要求災民 感謝慈濟、及至文化宗教侵害及大愛小學疑雲,丘延亮認為政府與慈濟應面對問題並清楚解釋,勿淪為「國家力量替宗派利益背書」。(待續)


-----------------

2010/02/26更新:關於更多第三部門,可參考這篇:http://swat.org.tw/downloads/journal/020101.pdf

2010/02/28補充:丘老師補充說明,立柱儀式是大社族人在謝建築師蓋中繼屋前,先在瑪家平台進行立柱儀式。此儀式代表迎來祖靈。

38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加油!!
感謝你的持續報導!!

小杜白雲 提到...

贊同。

除了一句:「雖教會過去到原民地區傳教也受批評,但丘延亮表示,教會傳教僅傳教士,就算有「麵粉傳教」等事,也未強迫居民放棄原民信仰」

這兩者在本質上並沒有什麼不同,沒有必要雙重標準。

dd 提到...

相對的..也請聽聽杉林大愛園區其他教會人士的說法!
採樣不能只有反對的一兩位吧?
難道其他人都不是人?

杉林人物誌(陳良輝)
http://www.wretch.cc/blog/DaaiTV/11497788

Chyng 提到...

小杜白雲:

想傳教的本質當然相同。不過手法不同。我強調過N次有吧,系列專題要談的就是慈濟的「手法」,而非宗教本身好壞的問題,不是嗎?

志遠 提到...

宗教是非常危險的團體,匯聚強大的實力,但其理論基礎卻又異常模糊,可以為任何言論背書,造成這種實力幾乎到了可以為所欲為的地步,固然宗教自由依然重要且不應被侵害,但因為宗教力量龐大且欠缺實質的制度,自制就顯得更為重要了,否則誤用或浪費社會資源不說,光是成為社會不安定的因素,就否定了宗教自身存在的重要意義了。

Chyng 提到...

dd:

你是跳針了嗎?我應該說明過,我的報導立場是要「平衡其他媒體」吧?其次,我這篇的主旨應該很清楚,也就是,分析,而非呈現反對者的想法。

報導中有一段也提到:「慈濟都說是居民自願的」,但現實就是有人反對。而從「學術研究的角度」來看,這件事就是有問題。何日生也不是沒去請教過民族所,民族所還是慈濟自己挑的咧,現在學者出來講話也有話講,到底是怎樣?

不要再用什麼選擇性報導、平衡報導這種事來做為討論的基礎,沒有意義。你自己貼出來的大愛台報導不就是這樣嗎?如果大愛台也呈現了負面的聲音,我、們、需、要、這、樣、一、直、寫、下、去、嗎?

Earthqueck 提到...

訂閱回應用!!

很怪耶~總是有人很愛拖東拉西來要比較
這世界不比較會很難過嗎??
沒事又要搞個杉林溪出來...
真是喔....很累耶!!

喔買尬低 提到...

看不慣聽不慣就不要來
每次來就硬要把自己的想法罐到別人腦袋裡。
如果說你要大家都很愛慈濟很擁戴慈濟那請你去你自己的BLOG好好的宣傳。
這裡講的是真相
看不慣就別來!
想想你家的裝潢可能是砸死過人的石頭在刻上妳心中最沉重的痛這樣很看了很爽嗎?
硬寫些置入性行銷的文章這樣很正確嗎?
這些個大愛石就是最好的真相!!
如果只有版主說就算了,網路上也有很別人在講。
難道都是傻子、都是騙子、都同時偏頗?
那也未免太有默契了吧!
明明知道實情卻又刻意掩蓋事實這樣也算是正確?
這年頭難道連光明正大說謊都要接受摽揚?
什麼跟什麼...什麼鬼阿!真是的!!

Earthqueck 提到...

昨天和朋友分享了這個網頁

朋友說...

慈濟呢就是拿眾人的捐獻來做老大的團體...

而且他說他不懂為何靜思堂一座比一座更豪華...

給社會觀感他認為只有兩個字可以形容"虛華"。

也許他講的很過分,可是我想不出有什麼可以反駁的耶...

驍驥 提到...

幾年前,跟媽媽在慈濟的一個活動中拿了一個書籤,上面寫道『縮小自己,尊重別人』,看了十分喜歡,牢記在心。即使現在想起來也是十分喜歡啊!

志遠 提到...

推樓上~
Louis D. Brbrandeis:如果我們還有時間經由討論而將虛偽及錯誤予以揭露、經由教育過程而避開邪惡,則對於言論可能帶來弊害的最好救濟方法,將是更多的言論(more speech),而非強迫沉默。
所以說,既然是在言論自由的國家,那不同的聲音自然會共同形成言論市場讓人選擇,而使社會選擇出正確的言論,更何況,大愛台似乎擁有更多的資源,在這種情況下,從不同的面向上揭露事實,我看不出來有什麼不正確的地方。

匿名 提到...

不要再用什麼選擇性報導、平衡報導這種事來做為討論的基礎,沒有意義。你自己貼出來的大愛台報導不就是這樣嗎?如果大愛台也呈現了負面的聲音,我、們、需、要、這、樣、一、直、寫、下、去、嗎?

版主回應的又真實又好笑
加油

dd 提到...

我貼的那個不是要給您看的!
畢竟這是您自己的部落格!您有權利要不要張貼!
我只是要讓來逛此處的朋友也聽聽不一樣的聲音(如您所說的)..該文被倪主播暫不開放..但是大愛台網站有..難道陳良揮.孫麗花他們講的都是違心之論?他們也沒有因此改變信仰吧!還是說他們在教會的地位身份不夠?不能代表牧師呢?

(同樣的..人都有選擇性,還是有很多人不會去該網站看文章的..所以您願意讓我貼出來平衡報導,那就太感謝您了)

杉林人物誌--教會長老安身安心 向慈濟道感恩
http://www.newdaai.tv/?view=detail&id=67126

(節錄)
基督復臨安息日會長老 陳良輝:「我要呼籲我們這個原住民,進入到這個大愛園區的那些族人,一定要把一些在原鄉的那些壞習慣要留在原鄉裏面,我們一定要把好的習慣帶到大愛園區裏面,因為我們要表現出原住民布農族的風格,是一個善良的而且是純樸的。

(節錄)
基督復臨安息日會長老 陳良輝:「我們基督復臨安息日會的教義是不可以抽煙、不可以喝酒、不可以吃檳榔,我們這個是,您身為教友的時候,他就會有限制,基督復臨安息日會的這個教義,跟慈濟人是有一點相似。」

(節錄)
基督復臨安息日會長老 陳良輝:「我沒有來這邊之前,我們也有一個感想,是不是我們將來到這裡的時候,我們是不是一定要當慈濟人,但是,有一次,我跟上人在高雄靜思堂,在跟他一起講話的時候,他就有講,說我們叫您們來這邊,也不是叫您們當慈濟人,因為我們在這個地球村,是一個融合的,不要分族群,也不要分宗教,我們大家都能夠互相幫助,互相勉勵,互相鼓勵。」

ngc3372 提到...

加油!
人們對宗教團體真的太寬容,彷彿口中滿嘴善意,做什麼事都對了一樣。

Chyng 提到...

dd:

我這次讓你露出訊息,是為了要回應你。避免說我資訊不公開。

第一,請注意我在災區筆記七的回應中曾說過,新聞請貼網址,你昨天已經貼過了,今天又貼一次還把內容都貼出來是怎樣?下次再有同樣情況,我會刪除。

其次,我無法得知孫麗花她們所說的是否為違心之論。但在這篇分析報導中學者也提出「集體力量」及「權力關係」。從心理學來分析,鏡頭中受訪者說的話或表現不見得會比文字工作者的觀察來得準確,因為有「霍桑效應」的影響(請自行Google)。

也請參考這一篇:http://translate.google.com.tw/translate?hl=zh-TW&sl=zh-CN&u=http://xwjz.eastday.com/eastday/xwjz/node184948/node184950/u1a2628345.html&ei=FbuHS97fPMqIkAXizsFR&sa=X&oi=translate&ct=result&resnum=1&ved=0CAcQ7gEwAA&prev=/search%3Fq%3D%25E9%259C%258D%25E6%25A1%2591%25E6%2595%2588%25E6%2587%2589%25EF%25BC%258C%25E9%258F%25A1%25E9%25A0%25AD%25E5%2589%258D%25E4%25B8%258D%25E8%25AA%25AA%25E7%259C%259F%25E8%25A9%25B1%26hl%3Dzh-TW%26sa%3DG

最後,如同有些讀者所提的,我這裡不是給你「宣傳」跟「平衡報導」用的。這裡,是提供討論用的。如果你要討論,很歡迎,比如請你告訴大家,你到現場去了嗎?去了觀察到什麼?你所理解的狀況是什麼?我所寫的地方有何錯誤嗎?慈濟有沒有改善空間?實際地談,而不是一概地只說:都沒有聽慈濟的聲音啦。

我要再次強調,網路真的太方便了而讀者不是傻子。請不要浪費大家的時間,謝謝。

crazyearth 提到...

這裡有小錯誤?

當時中研院民族所播放建築師謝英俊在"台東瑪家農場"興建的中繼屋立柱儀式給何日生看

如果我沒記錯瑪家農場在屏東,台東另有介達跟大鳥部落的立柱儀式~

慕情加油!繼續寫下去!

Chyng 提到...

crazyearth :

手殘,立刻更正,感謝抓蟲XD

匿名 提到...

我對本文有許多聯想,是因為讀者文摘「中國香港公司」所公佈的民調,慈濟排第1,馬排37,是否中南海透過聲譽有令名的宣傳品,用來打擊馬英九,很直得懷疑。
或真的是台灣政府不做事,才有慈濟宗的活動空間?
事實上,如美國前總統布希上台時所說的1句話:「沒有任何慈善團體作的比政府好...」
由這句話延伸到921大地震、納莉颱風等等,我們只知道1件事,政府根本麻木不仁...

DU Ahio' 提到...

容我這樣說,人類是需要進化的,每1個人都是。從茹毛飲血到西裝畢挺,都是1種進步的演化,沒有人否定民族、信仰價值。但是,有些比較聰明的進化(或被同化)人,總是限定原住民非要茹毛飲血不可?
有人認為平埔族人穿西裝皮鞋,就失去了原民的滋味和資格。於是,原住民只能穿草裙跳迎賓舞,以娛樂自以為高尚的文明人嗎?
我不是慈濟人,但是,每次災難發生時,為何政府的救濟支援,總是慢1大步?
ㄚ旭

Chyng 提到...

阿旭:

進化與進步相同?與其說進化,不如說適應吧?我不知道你對原民文化到底有「多了解」。你從現在的現象切入去看,當然很容易二分為:「不然要叫原民退回原始生活嗎?」但我們所要討論的不是這個。原民的生活文化被改變,就是因為長期被殖民、介入的結果,而今部落裡有人想要恢復,並與「現代生活調適」,不管未來走向如何,我們所強調的是「主體性」與「主導權」。

救濟本來就該有界線。據我了解我所接觸的災民們,「並沒有要政府給我們那麼多。」但她們有基本需求如水電、如原鄉重建的條件,但慈濟與政府配合斷了基礎,卻介入後端的文化與生活方式,這才是問題。

DU Ahio' 提到...

DEAR Chyng
謝謝你很快回應。
我當然知道你所說的「問題」,可是,天可憐見,當你看到自己族人那種淒苦無助的眼神,乞求你:「請給我安身立命之所,」無法用椎心之痛來形容。
我相信學者的論調,但那些論調絕非親身體驗的部落人所能堪。
祝安
ㄚ旭

Chyng 提到...

阿旭:
對不起,我看不太懂你在講什麼。如果你仔細看過我的報導跟筆記,應該很清楚大部分族人所說的是中繼屋,非永久屋不是嗎?

DU Ahio' 提到...

DEAR Chyng
很抱歉,我不是來抬槓的,無論永久屋或中繼屋,都不是平埔人所想要的,只是家沒了,山上又回不去,生存有問題,沒有人能忍受殘酷的現實。慈濟屋只是暫時的啦,過幾年後你看看,部落還是會遷回去的。
慈濟?去它的吧。
ㄚ旭

thomas.0126 提到...

災後重建本是政府責任,但莫拉克颱風災後重建條例(第2條)有讓政府可以委託民間團體執行的規定.對照大愛村的土地,是由高雄縣政府提供,且災後重建委員會全力配合慈濟的做法,雖然我不知道政府是否有另外撥交經費給慈濟,但顯然慈濟在做的工作.性質上確實屬於的性質.從這個角度出發,慈濟所做的事,就不能也不該以單純的慈善行為看待,而且因為含有行政行為(也就是代表政府的作為)的性質,用較嚴格的態度,檢視慈濟如版主這一系列文章所描述的所做所為,就不為過了.個人建議,如果各位讀者,可以把我以上從法律觀點所做分析,先思索一下,或許看了版主這一系列文章後,替慈濟鳴不平的讀者,可以重新思考版主想表達的觀念或想維護的基本人權價值,至少應該更能體會版主的心情.當然最該指責的仍是無能的政府!

thomas.0126 提到...

我的留言第5行以下應該是:(但顯然慈濟在做的工作,性質上確實屬於委託行政的性質),漏掉了委託行政4個字,抱歉讓版主與大家一頭霧水.

匿名 提到...

只會批評,不如來個實際點的建議或幫忙!不然會讓人有酸葡萄心理的想法.政府負責?但為何從未見地方政府負責?

Janet 提到...

您好 我非常認同慈善有界線的意見。事實上,宗教以援助之名粗暴介入受災戶弱勢者的文化,就倫理原則絕對無法站住腳。此外,也違反國際上1998年針對Internal Displacement安置重建的原則,建議政府單位的重建工作需確實負起治理監督的角色,不要偷懶便宜行事丟給慈濟,同時搞清楚理解這套行之有年的國際基本原則,這種以宗教為名的粗暴援助方式,是違反國際組織人權的最基本最基本的概念。今夕到底是何夕?

Guiding Principles on Internal Displacement
http://www.idpguidingprinciples.org/ 可以找到英文版本

Chyng 提到...

Janet:
謝謝提供:)

詹律師:
感恩補充捏

匿名 提到...

我堅決反對慈濟假藉幫助之名,改變原住民文化,就如同文化強暴者,硬要單純的百姓接受他们的教派,如同希特勒般.若真如同佛家的無欲,又何必爭掛牠们的標語或人相片如同墳墓上高掛的相片呢?真是假善為冒的人.

匿名 提到...

我覺得版主的標題下的很好,「慈善有界線」!

「尊重」的意義,在於讓自己與讓他人都有真實表達自己意見的自由。

「尊重」的意義,在於讓自己與讓他人都有權利保持沉默的自由,就像每個人都有對話的自由!

宗教,或者是信仰,在最高的尊重之下,就是在求同的過程中,也能存異。

因為能存異,就能讓不同信仰的原住民用基督教的方式「獻堂」、「聖化」,

能存異,「慈濟叫我們這樣做,如唱歌時手勢要跟她們一樣」就可能不會發生,

能存異,就不需有人經歷「當10個藍衣人面帶微笑看著你,請求你一些事,有可能說不嗎?」

能存異,就能謙卑的接受其他人對你所聲稱的「是災民要我們蓋小學的」聲明所做的檢驗。


最後,

「我並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是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

如果對別人的「相異」不能認同,至少還可以選擇擁有這樣的風度。

匿名 提到...

宗教沒有問題,教宗可能有問題;教宗沒有問題,教徒可能有問題。

yu 提到...

每個人都有發言權,blog本來就是在一種寫日記的地方,他可以說出自己的觀點,大家一起談談討論很好哇,但不要過於激烈,看完這篇文章不禁想起媽媽曾經說過的話,以前我也加入大愛每個月都捐錢做愛心,可是我近幾年我發現台灣需要被關心的人那麼多,為什麼我常常看到大愛在對岸蓋學校幫助對岸的朋友,為什麼不先就近最需要的台灣人民?
這句話我很感觸很多,因為我家附近就有一位這樣的老人,是啊是啊~~~~

每當一有災情傳出需要龐大的資金救援,大愛立刻可以發揮出團結力的精神,這一點我真的要豎起大姆指,向心力超強的,尤其在台北市的各大捷運、百貨公司、公車站等,都可以看到穿藍衣白褲的志工,此時也造成民眾的不便,出門還剛在火車站捐過了,下了公車走到公司經過百貨又捐,下班亦是,我知道你們並沒有強制執一定要,可是不投就覺得怪怪良心譴責(我個人)。

看到這文章突然想到這些~~,對不起我只是把我的看法說出,沒有要說誰對誰錯,大家的心都是善良出發點也是正面的

maureen 提到...

文中提到:「大家一起看大愛電視,叫一家人感恩」、「我願我微薄財產能賣掉一半捐大愛台」的大愛石,實在讓人感到驚訝,這個置入性手法的未免太明顯了吧...讓人聯想到對廣告贊助廠商表示感謝的行為。
如果善行變成某種對價形式的關係時,那接受幫助的人是不是也被暗示著必須付出些什麼以獲取這些資源?
還是說,那些居民仍擁有在這些“大愛石“上寫⎡上帝愛我,阿們!⎦的自由嗎?
為善的出發點是好的,但看完文章後,深深覺得能夠把善意“單純“的執行到最後一刻,在現實社會中真的是很不容易啊!

Chennien 提到...

回應大愛石的部份,
是全由受災鄉親填寫、徵集的。

看到許多偏激的想法,感覺十分痛心。
或許,作者在資料查證上,可更為用心。

Chyng 提到...

Chennien:

關於查證部分,不勞您憂心,這是記者該做的事。在此說明,當天發現大愛石時,即向慈濟基金會營建處陳瑞源請教,他的說法和你相同,表示災民所寫字句都在一本小冊子上(由災民參加慈濟人文營所寫),表示我們可向慈濟基金會索取。

於是我向慈濟基金會索取,基金會卻表示「已經沒有了」。由於大愛石的字句真的不太妥適(尤其是看見浮屍),在希望再次查證的情況下,訪問了實際參加人文營的人,訪談人數多達二十人,呈現意見則如此篇報導所言,災民要嘛不知道,要嘛表示不可能這樣寫。

風災滿週年時,我再度製作了專題,就這部分再度就教於慈濟基金會專員賴睿伶,她對大愛石說法如此篇報導所言:http://pnn.pts.org.tw/main/PFocus_postmorakot/permanenthouse_2.html

誠如文中所示,慈濟遲遲未能拿出證據,因此至今仍合理懷疑大愛石的出處。畢竟按理說,慈濟基金會當時動用許多志工及八八零工人力或刻或塗漆,就算塗漆者沒有複本,刻石者也應該有複本。

以上說明。

匿名 提到...

加油!!!!謝謝你的報導!!! 讓我想起慈濟在921大地震後 在南投地區重建學校 每間學校都有慈濟的標誌 跟 一模一樣的造型(寺廟的造型) 身為南投人的我 現在才驚覺 這些都是他們用大家捐的錢 幫慈濟本身做廣告阿

匿名 提到...

sm能行大神蹟的也能行大邪惡

崇拜''偶像''不能超過崇拜上帝

這就是捧人或偶像成偽神的危險

聖經早就明示

包子 提到...

我得說 並非宗教都是不好的 也非都是好的
其實 基督教過去或許也有錯 但那須要另外討論 而不是在這裡比較
否則這樣根本兩個比爛== 原住民一樣成為犧牲品
可是在我看來慈濟的行為已經嚴重構成善霸
也許對我們來說他們的所作所為合情合理 沒有違背天良也沒有破壞仁義道德
但是請注意 原住民的世界觀不是建立在仁義道德上的! 他們有自有的系統 雖然也許有同樣的結果 但是在不同的系統中 最小的行為也能造成最嚴重的後果
尊重他們的文化 不是把我們認為好的事情做出來就好 而是把他們認為好的事情 自己思考過濾、經過多次的溝通以後 幫助他們自己做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