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局擺爛 后里居民只能怨歎

中科三期環評無效仍不停工,工廠營運污染每天不斷外排。環保署31日仍照原環評被撤銷前決議,每3個月召開「環評結論監督會議」、環保署、台中縣環保局的監測資料顯示中科三期違反環評承諾,卻無法可罰。監督小組僅能決議「再釐清」,居民直嘆:「監督會議根本沒意義!」


環保署長沈世宏曾坦承,中科三期環評結論被撤銷,廠商目前排放的污染等於沒有環評結論把關,但他相信廠商不會違反原環評承諾。不過「中科三期環 評承諾監督小組」31日開會時,不僅發現中科局的放流水排放違反環評結論,許多監督小組委員提出建議都被中科局以「不需要做」為由反駁,居民健康恐怕難以 維護。


中科三期原環評結論規定,懸浮固體(SS)不應超過10mg / L,但台中環保局指出,依據環保局監測資料顯示,SS曾多次超過環評承諾標準;環保署水保處也說,中科把污染問題指向「是上游生活污水排放影響」,但水保處對照監測數據發現「污染源『非僅生活污水』」。


中科管理局反駁,「去年10月9日至15日連續監測採樣符合環評承諾。」台中環保局質疑,中科管理局僅做一次採樣,「每季一次監測具合理性跟代表性嗎?這能說符合環評承諾值?」水保處也質疑,中科三期是否在監測時配合停產、導致數據不一致。


台中環保局直指,中科三期放流水不符合環評承諾值。但因環評稽查權不在台中縣環保局而在環署,環保局無力可施。對此,中科局表示「會再了解」,而環署則指示「看環保局能否跟中科一起進行監測以釐清」,對違反環評承諾無計可施。


監督委員陳鴻烈與張瓊芬進一步指出,放流水最大問題是毒化物。中科局的放流水只做一般性分析,並未監測科學園區有毒、有機溶劑。陳鴻烈婉轉表 示:「不希望中科成為下一個RCA廠。」他認為中科若要繼續營運,必須做重點監測並提出廢水處理方案及各廠區的廢水處理狀況。但此提議被中科局回絕。


后里居民陳欽全透露,中科放流水導電度一度飆升至超過8千度、平均也有5千度,超過農業灌溉水標準750度,嚴重影響農民灌溉,也擔心重金屬殘留問題。中科局說:「導電度在2250度都還算可用的灌溉水」,至於重金屬則都符合標準。


陳欽全反駁:「中科監測點有問題!」他表示,中科在牛稠坑溝跟大甲溪匯流後7公里遠的虎眼一圳進行檢驗,當然驗不出什麼東西。「牛稠坑溝下立刻就有農民承租河川地耕種,水早就引去用了!」農委會要求環署立即處理、正視農民多年來的疑慮,但環署僅表示可考慮增設監測點。


除了廢水,空氣污染也很嚴重。監督委員郭崇義指出,中科局每季一次的空氣監測無法反映空污排放對環境的影響,如影響呼吸道的酸性氣膠會附著在PM2.5上,中科局應以PM2.5而非總懸浮微粒(TSP)做分析,且頻率也要增加。


陳鴻烈說,TSP和PM2.5監測不同,「若真的重視居民健康,就要做監測和分析!」他表示,PM2.5會影響肺部,「PM監測真的很重要」,呼籲中科局同時監測,但中科局說,當初只承諾做PM10和TSP,不願採納PM2.5的建議。

朝陽科大環工系教授林盛隆感嘆,環評不見得能完全預測開發後的產生問題,廠商雖可說「依法行政」但不符環評精神,希望中科局審慎考慮。后里居民感嘆,中科三期不停工以維護廠商,居民的健康性命根本不值錢。

3 則留言:

只能怨嘆嗎? 提到...

我發現,其實台灣人大多數還是對台灣環境保護的認知不夠,認知不夠,就不夠關心,像好多有關台灣環保的網頁,看的人有多少?
如果有名人能為台灣環境發聲就好了
就像這次的反廢除死刑,朱學恆、九把刀的號召,的確把犯王子病末期的馬總統給ㄔㄨㄚˋ到了,台面上關心環保的目前只知道陳文茜,但是總覺得她並沒看到台灣環境真正面臨的困境,說白點,其實她還是有她的政治考量
我知道九把刀是中部彰化人,以他的影響力,至少能讓更多人知道台灣在王子病總統帶領下的鴨霸政府,已經傷痕累累了...

名人的號召下,是不是多多少少能改變王子病政府的作為?
因為我已經看不下去了,從抗爭到怨嘆,只能接受事實嗎?

翊羚 提到...

你好~我是環境資訊協會的湯寶
目前是地球日專案的執行
因為再經營地球日的FB粉私頁,
希望可以提供給大家更多元化的訊息
不知是否可將你的BLOG連結到
FB匯入外部網誌文章的功能中?
敬請回覆喔!
謝謝你。

Chyng 提到...

翊羚:請用。